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年会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年会2013精彩观点

由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与布雷顿森林体系再生委员会联合主办的“年会2013:再启开放的力量”由10月31日-11月1日在上海举办。

上海博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莫泰山:看好消费、信息、医疗保健行业的投资机会

在10月31日晚间的“鸿儒夜话”会场上,上海博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莫泰山表示,经济转型将付出巨大代价,看好未来消费、信息、医疗行业的投资机会。

莫泰山表示,目前经济转型中,企业将付出巨大代价。莫泰山举例指出,苏宁电器上市以来高增长,但从最近三季报来看,苏宁电器由线下零售商转型为线上线下并进之后,盈利并不理想。“上市以来第一次单季度亏损一个亿。”因此,莫泰山认为,经济转型将使企业和市场付出巨大代价。

另外,在投资机会上,莫泰山认为消费、信息、医疗保健行业的潜力较大。因为这几个行业占GDP的比重较低,处于发展初期。另外,莫泰山还表示,投资的突破口存在于新兴产业中。

对改革红利的认识方面,莫泰山指出,改革是一个短痛换长痛的过程,改革越快,暴露问题就越快,短期肯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高华证券副总经理兼研究总监马宁:金融市场化谨慎悲观,欠缺深层次国企改革

高华证券副总经理兼研究总监马宁表示,对中国金融市场化持谨慎悲观态度,本轮金融改革欠缺深层次的国企改革。

马宁认为,利率市场化不能解决资金配置的问题,本轮改革——包括经济结构的改革和金融改革——比较欠缺的是深层次的国企改革。

“影子银行短期持续增长,地方政府平台又有隐性担保,若不解决相关问题,即使利率市场化了,也还是错误的利率。”马宁说,“利率市场化和金融托媒将推动中国影子银行的场子增长。”

马宁还指出,中国经济供给方每年增长20%左右,而需求方每年仅仅增长10%左右,这造成了愈演愈烈的产能过剩现象。因此,可以参照美国MBS的思路,增加消费者的信贷消费,通过提高消费来刺激企业盈利。

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房四海:全球经济低迷,明年中国股市机会大于债市

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房四海表示,全球目前已经进入流动性陷阱阶段,明年中国股市的机会大于债市。

房四海对全球经济分析认为,在经济危机7年之后,全球地缘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对于中国来说,经济属于趋势性下行,三驾马车基本都失灵,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下行,投资沉闷,中央项目主导,且进出口趋势也下行。房四海表示,中国的重资产行业需要去产能,未来人民币将对外贬值,对内升值。

“全球经济总体仍然低迷,”房四海认为,“德国、英国、日本的经济复苏不错,但美国的复苏很不牢靠。”房四海还表示,全球目前已经进入了流动性陷阱阶段,全球制造业泡沫也在破灭阶段。但在中国股债市场上,房四海认为,明年中国股市的机会大于债市。

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总崔进才:利率自由化将使占信托业,7成的通道业务消失

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崔进才认为,利率自由化的推行将促使信托业转型,目前占到信托业务7成的通道业务将随之消失。

崔进才指出,利率自由化将促使信托公司转型,信托公司将转型成为类似于各类私募的机构,主要做股票、债券、PE等投资管理。崔进才表示,在利率被管制的环境下,银行理财业务繁荣发展,成就了信徒行业的高速增长。利率管制更加凸显了现在信托产品的优势,在利率自由化以后,占信托业务高达7成的通道业务将“被消灭”。

“以后信托将于私募进行PK了。”崔进才说。

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曹红辉:要靠和周边国家互联互通消化过剩产能

在11月1日大会的主旨演讲环节,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副院长曹红辉指出,光靠中国国内这部分需求恐怕也是难以消化我们现在形成的产能。因为中国绝大部分制造业产能都是世界第一大。所以必须要有新的思路来消化。

这个新思路是什么?首先要通过建立互联互通基础设施来推动亚洲地区经济一体化建成。要把中国的产能向周边扩散,让中国产能满足周边的需求,输出我们的产品,输出我们的劳务。第二,中国跟周边国家的基础设施打通,电力电信,多个领域打通建立跨区域的电网,通信网,水泥设施网,那么我们形成以中国为中心的向周边辐射新的市场经济体系,一个亚洲新型市场经济体系这是有可能的。这是能够带动整个亚欧大陆东部整个经济新一论轮增长的动力。

"最近我们跟中央有关部门一直研究下一步中国经济增长主要动力什么地方?大家知道房地产做不下去了,再做下去大家知道发生什么。然后光靠基建,国内基建也是大量的过度投资,很多公路没有车跑。但是向周边扩散是有必要,因为周边国家跟中国经济的融合度是存在一定市场需求。"曹红辉说。

关于中国的主要债务风险。大家都知道这个风险反应在房地产和地方政府的平台上面。而我们认为地方政府的平台和地方政府债务,总体来讲风险仍然可控。依据何在?最近中央主要领导也说仍然是风险整体可控,这个话怎么来?2010年以前应该比现在状况好,2010年到现在三年多应该是迅速恶化。我们认为地方政府主要的问题在于说它的财政的收入增长开始出现了递减,增长率在下滑,支出还在持续上升,土地的拍卖出现了问题。但是它这个风险仍然可控是因为它投资形成的资产在产生收益,绝大部分还是在一个净值为正的状态下。而且总规模仍然还是在可控范围之内,总体的财政收入是可以覆盖整体这部分支出,包括债务的支出。

至于说数据,规模本身大家也不用猜测,是多少也不重要,真正风险不在于规模,而在于说谁承担责任。我们经常讲在中国现行体制下,地方政府债务的扩张怎么样建立更加有效的债务规模扩张管理体制是它的问题的关键。化解债务风险关键不是说债务规模,而是规范债务扩张的行为,是要建立一个更加有效的约束机制,这是问题的关键。

我们认为对于地方平台的贷款,这个风险更有效的化解方式是建立一个债务总规模管理制度。建立一个地方行为的约束机制。第三应该是建立一个多种渠道的融资模式,譬如说通过公私合营模式,通过资产证券化模式转移这部分风险。我们对于地方债务性的风险总体来讲还是持一个积极态度。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 记者:贾晓然,高改芳 | 2013-11-1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