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年会

【财新网】学者激辩人民币资本账户放开时间点

近日,在由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等主办的2013年会“再启开放的力量”上,与会嘉宾就人民币资本账户放开是否应在未来三四年内推动,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何帆认为,资本账户自由化的时间点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在未来几年加速推动中国资本账户自由化,一方面在中国国内会有很多改革的压力,比如,中国银行体系中的很多不良资产可能会逐渐地提高。如果房地产价格下跌,对银行业打击会非常大。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销售交易部负责人、董事总经理黄海洲则认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最佳时间点是2003年到2007年之间,“但是,最佳时间点可能比较难以判断。现在最主要的一是要看清楚大方向,二是要有机会抓住就做,三是要建立起来相应的保险机制。”黄海洲认为,接任美联储主席的耶伦如果选择慢于市场的预期退出QE,新兴市场的压力会更小一点。这个时候,中国不用担心资本流出的问题,资本账户开放的力度可以更大一点。

何帆则表示了不同的意见。何帆认为,理顺国内要素价格的改革要优先于资本账户放开。因为中国对外资尤其是FDI已经非常宽松,最后没有开放的往往是短期资本。“如果开放是为了促进改革,更合理的办法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准入方面,允许一些外资机构到中国来竞争。在这个过程中,有竞争就会带来学习的机制,产生中国制造业曾经获得的效应。”何帆认为,如果是单纯开放短期资本流动,国内的利率汇率包括其他一些要素价格都没有完全调整到位的话,很可能就是邀请别人来中国投机,“投机就是因为你定价是错的,定价错又要开放就很麻烦,一旦开放再想关上就很难。”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认为,顺序正确可以延缓危机的爆发,但是,到了一个完全开放的状态下面,最大的问题还是产业结构和要素价格是否匹配的问题。

在孙立坚看来,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东亚国家是典型的按照教科书的要求,矫正了拉美国家不尊重顺序的做法,做了一个顺序的安排。但是,实际导致冲突的关键因素还是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不能顺应要素价格放开这样的市场环境。“现在,包括日本,他们今天又重新回到控制要素价格的阶段,长期保持低利息以确保自己的产业竞争力。”

何帆建议,现在的首先任务就是把可能出现的金融风险基本上控制住,对金融风险做一个预估,比如,加强对地方债的审计。另外,要通过风险的信号,使得各个金融机构意识到在未来几年会和原来很不一样。最后,则要等到要素价格逐渐能够达到一个相对比较均衡的水平。从国际环境看,至少要等到国际金融市场比较平稳的时候再来考虑。在这个过程中,要细分资本金融账户下的分项,对一些有助于对外贸易和投资的,要更加提高效率,更加便利化。“但是,对于短期资本流动这个最后的关口一定要非常谨慎,而且次序上要排在稍微靠后一点。”

财新网 | 记者:杜珂 | 2013-11-4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