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思想库报告

《思想库报告》2013年第29期 / 总第433期


编辑手记

虽然中国经济增长依然保持在7.5%,但判断经济形势依靠的是趋势。判断趋势的一个微观指标就是看企业的盈利能力。国有企业的盈利能力低于民间中小企业,而去除非主营业务利润后的国企,其获利能力更低,只有5.3%,为同行业私企获利能力的67%左右。国有企业有规模,但低效率。同时,中小企业的破产水平却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不少。

那么,应如何提高实体企业的生产能力?一种声音是对这些国有企业进行改革,一种声音是中国再次出台扩张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在宽松的政策中进行结构改革。鉴于2008年出台的4万亿,以及当前对无破产程序的地方债风险的顾虑,后一种声音是非主流的。主流的声音认为改革的方面有财政体系的改革,人口和资本要素市场的改革,以及改革国有企业。

在国有企业改革中,除了金融市场自由化改革外,处于产业链上游的能源产业的国企改革也是重中之重。一个是石油产业,一个是天然气产业,一个是电力系统。这三个行业的特点都是存在价格管制,设置价格上限。能源价格改革的阻力不在这些行业企业本身,这是一个利益分配问题:能源产业享受了垄断利润,那么工业部门就不能享受低能源价格的好处么?一旦涉及到与实体经济牵扯甚广的工业部门的利益,能源市场改革就太容易被“推迟”了。

和中国的情况一样,亚洲大部分国家都是放开贸易市场,但资本市场处于半封锁的状态。自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亚洲各国对放开金融市场一直抱有怀疑心态。事实上,如果国内利率没有市场化,放开资本项目的确会变成国家金融灾难。虽然资本自由话的呼声很高,但一定记住,资本项目自由流动只是国内金融市场发展的结果,而不是手段。

但凡牵扯到跨省市的资金转账,比如各种公共管理和福利,其改革都会难以推进。跨省市即意味着地区A对地区B资金的短期占用,同时为了及时支付而提出很高的流动性要求,这对地方财政会是一个时时刻刻的负担。分层级(中央---县)管理相应公共资源是破立根本。

欢迎各位订阅者登录思想库博客think.sifl.org发表评论,与更多人分享观点。

目录

中国经济观察

中国迫切需要“看的见的手”

电力价格:新中国领导人开始再平衡资源价格

为什么中国国有企业让它们的业务多样化

经济增长

亚洲经济自由增长的故事(二)

公民社会

医保异地结算要破除地方抵制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若您想定制本周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思想库报告》接受读者不定额的付款,用来支持本刊实现质量更高的翻译,以及内容更丰富的英文报告。您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进行付款,账户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前瞻2020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