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思想库报告

《思想库报告》2013年第23期 / 总第427期


编辑手记

评级公司市场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评价公司对公司债券的错误评级表现,与评级公司的业绩和利率没有关系。由于评级公司的产品是对信息准确判断,这种只能事后检验且技术复杂的金融产品,市场应该表现为评级公司的信誉以及公司业务波动是很大的。现实为何不是这样?这个市场是由监管层为了防止出现“柠檬市场”而故意设计成具有较高门槛的缘故——这一门槛对市场上表现好的评级公司置之不理,导致这些门槛内的几家评级公司与发行人一同推动了“玩弄”模型单纯地提高金融产品评级,而不是提高评级中的信息含量和准确程度。

美国“财政悬崖”的出现让经济学家们对财政支出进行了深入和持续的讨论。不管是基准线预算,还是替代预算,本质上都是在考虑过多的财政支出是否会影响效率和未来经济增长。借的钱都是要还的,展期意味着在透支未来的收入。考虑最经典的世代交叠模型,年轻时的储蓄等于年老时的支出,因此,既然无法无限期的透支,那么当代人的“过度”消费,就是下一代人的消费“匮乏”。将人口的代际变化和财政失衡放在一起考虑,是不能忽视的视角。

一种观点认为企业债过高不可怕,可怕的是利润率低于贷款利率,并认为企业不加节制的借款是政府迫使银行贷款给制造业、以让制造业大幅度出口拉动经济的结果。这一逻辑需要推敲,因为制造业是市场运行,同时银行商业贷款活动也是相当独立的。中国企业率相对国外高企,与中国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结构有关,也与被统计范围有关。高负债得以运行下去,除了主营业务的扩张外,也许应该考虑到制造业资金转入到房地产业的宏观经济扭曲。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最中坚和活跃的创新力量是企业家,刚开始被叫做个体户,现在则叫做合伙人,从小作坊,到大型互联网企业,到PE,他们蕴含的商业力量越来越大。从企业治理的角度看,个体户和合伙人所承担的“无限责任”是催生极大效率的动力。

欢迎各位订阅者登录思想库博客think.sifl.org发表评论,与更多人分享观点。

目录

市场评级

监管、市场结构与评级机构的角色(二)

财政改革

财政失衡、代际失衡与代际账户:基于2012年数据的更新报告(一)

中国经济前瞻

化解巨额企业债,唯有结构转型

从个体户到合伙人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若您想定制本周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思想库报告》接受读者不定额的付款,用来支持本刊实现质量更高的翻译,以及内容更丰富的英文报告。您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进行付款,账户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前瞻2020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