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思想库报告

《思想库报告》2013年第22期 / 总第426期


编辑手记

金融危机之后,评级公司名声一落千丈,其评级准确性受到很大的质疑。其中一个很大的挑战是,评级公司的牌照经营方式导致了评级公司市场是寡头垄断,故而评级供给方过于强势,市场和监管层过度依赖评级机构。评级公司具有估值和履行合约的功能,但监管层对判定准确程度的认可,只是根据市场上几家规模较大的评级公司过去的表现确定的,数量保持在3-4家。这意味着评级公司与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牢牢绑定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

当下的欧盟和美国都处于财政开支过于庞大、有可能会产生债务风险的边缘。除了显现的财政赤字,对二者来说,福利系统中的医疗养老金等的负担也非常重。因此,除却对财政支出本身的改革——这意味着债务削减,以及扩大私人领域的消费和投资能力——还包括福利系统的改革,而这意味着人口年龄结构的走势需要得到关注。相较于人口结构稳定的美国,欧盟老年化严重。若欧盟生育率难以改变,那么它们对移民政策改革的需求将远迫切于美国。

尽管希腊的失业率高达27.2%,希腊人民对工作依然挑肥拣瘦,不愿意从事“卑贱”的工作。这是所谓的社会资本决定的:若从事“卑贱”的工作,社会资本会大幅贬值。从这个角度看,由于外来人口(移民)的社会资本结构与本地人不同,因此外来人口(移民)可以填补这一就业市场的空隙。外来人口中少量的top阶层不会对本地就业市场造成冲击,而其他外来人口则通过干中学逐渐融入本地就业市场,迫使当地劳动力市场更加市场化。

对中国地方债最大的担忧是地方债会不会造成系统性风险,即某个地方平台公司违约,会不会迫使当地商业银行陷入流动性风险。地方债的融资来源主要是所有投资项目收益、财政支持及银行贷款,此融资结构意味着地方债的风险取决于更少的银行贷款,以及更高的投资效率。

欢迎各位订阅者登录思想库博客think.sifl.org发表评论,与更多人分享观点。

目录

市场评级

监管、市场结构与评级机构的角色(一)

财政改革

欧洲和美国:身处财政崩溃边缘?

中国经济

希腊人为什么不愿意干“脏活”

以放开地方债化解地方债务


《思想库报告》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出品的一份公益性电子刊物,以国际智库之思想,关照中国改革之现实。若您想定制本周刊,请发订阅申请到thinksifl@gmail.com进行订阅;若您不想被打扰,也请发送取消订阅邮件至上述邮箱。《思想库报告》接受读者不定额的付款,用来支持本刊实现质量更高的翻译,以及内容更丰富的英文报告。您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进行付款,账户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前瞻2020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