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十年寒窗不如一个丁真”的论调误解了什么?

刘远举 / 2020-12-24 11:05:39

丁真爆红本是皆大欢喜之事。不过近日在网络上也有一些声音,比如有人认为,他大字不识几个而爆红,对自己十年寒窗是不公平的,“我那么努力学习,为什么到头来没有一个长得好看,学历却不高的人成功?”舆论之中,似乎形成了“做题家”与大字不识几个的丁真之间的对立。

毫无疑问,不管是大字不识,还是“做题家”(这是是近来新兴起的一个词语,指的是出身小城镇,埋头苦读,擅长应试的青年学子),都是带有贬低性的称呼。不过,虽然简单粗暴,但也不妨就此而论,探讨一番。

笔者认为对丁真爆红不公平的看法是偏颇的,源于几重认识上的偏差。

首先,是对经济与市场的认识出现了偏差。

传统观念中,劳动的技能有差别,意义有高低,所以,可以给不同的劳动定价排序。在朴素的直觉中,科学家解决医疗、粮食等重大问题,而明星只是提供了娱乐,那么论待遇,科学家应该高于明星,也该更受拥戴。同样的思路,“做题家”寒窗十年,自然应该高于字都不认识几个的丁真。

这种观念的本质,不是以市场来定价,而是以计划来定价,试图给劳动定出一个高低贵贱的客观标准。相比之下,市场经济则是直接用稀缺性来解释价格,认为需求决定要素报酬,并相信价格体系是最好的资源配置办法。所以,科学家、明星、丁真、“做题家”的劳动价值,交给市场去评定就好了。

其实“做题家”也是稀缺的,他们在智商上要高于一般人,然后用十几年积累技能,使自己具备稀缺性,往往能获得高薪。但毫无疑问,丁真的稀缺性更大,不只在于颜值,更在于各方因素,在恰好的时机汇集。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稀缺性,并得到了市场认可。

其实,市场定价未必是最完善的。在市场中,大多数科学家注定没有明星赚钱。但市场繁荣,推动技术发展,财富积累,科学反而能更快发展。所以,科学家赶不上明星,“做题家”赶不上丁真,这种局面未必是最理想的,但却是符合人类社会规律的。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要鼓励勤劳致富,健全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和数据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机制”,就是对生产要素多元化、要素报酬市场化的认可。所以,在市场经济发展数十年的当下,对于这些本是市场经济ABC的基础常识,高知识的年轻人还会出现这种认识,值得深思。

其次,是对社会与贡献的认识出现了偏差。

根据我国社会当下的主要矛盾,可以说,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与向往,就是为地方为人民作贡献。从这个角度,丁真,乃至此次助推丁真热潮的社会各界,都为理塘人民幸福、理塘旅游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

丁真的走红,不仅为他个人带来了流量,也为他的家乡理塘吸引了成群的游客。如今丁真身后的父老乡亲,也开起了自己的直播,模仿或许很笨拙,但向往美好生活的心,与高知识的年轻人“坐标北上广挣钱”,是同样质朴的、合理的。

理塘曾是国家贫困县,与附近的稻城接待游客415.5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44.1亿元相比,理塘的旅游综合收入一直上不去。2017年理塘县累计接待游客55.2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5.41亿元,约只有稻城的十分之一。2020年上半年,理塘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15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890元。这样的一个水平,需要一个机会来增加收入。

丁真的爆红无疑给了当地一个机会。快手直播中,评论Top1关键词“我要去理塘”,出现了36.2万次,网络上“理塘”的搜索量猛增720%,比国庆翻了四倍。某种程度上,“理塘”已经从一个一般性的、区域性的、周边性的旅游目的地,变为了全国性的旅游目的地。这一轮传播换算成价格,是数以亿计的。可以说,丁真给当地作出的贡献,已绝非几个名校毕业生能比得了。

丁真的爆红可以说是被动的,随后政府介入、助推,但应该看到的是,这里面有丁真个人的主动选择。当地政府的安排更加长远,资源也更多,丁真学好文化后,未来获得可持续性发展的希望很大。但不得不说,这个未来也是有风险的。丁真没有选择在短期内变现,而是选择了能更多惠及家乡的方式。这就是丁真,为家乡作出的选择与奉献。这里有质朴的情感,有大局的远见,这些奉献与品质,是值得称赞的。

所以,直面对丁真的误解,各方大可理直气壮地用好丁真,让丁真的名气、让这个正能量一直保持下去。这也是对争议最好的回击。

第三个根源,也是最重的原因,是少了同情心与同理心。其实,丁真效应对当地的影响,已有很多报道了,但少了同理心、同情心,就会让人只看到丁真的爆红,而看不到丁真的父老乡亲对美好生活的渴望,看不到当地为了普通人脱贫致富的担当与努力。

学习的目的是正确认识世界,“做题家”们要把做题获得的知识转变为对经济、社会的正确认识。更重要的,要从浩瀚的人文知识中,去获得正确的情感、同理心、同情心,同胞之爱。这些非知识性、技能性的东西,不但能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帮助理性去正确认识丁真现象,而且也是从“做题家”向真正具有家国情怀,心怀同胞的青年知识分子转变的关键因素。

刊于《红星新闻》 | 2020-12-23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