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真人答题是在线教育的新赛道吗?

刘远举 / 2020-12-21 10:57:31

辅导孩子功课,是家长的痛点,也是舆论热议话题。这就催生出巨大的市场。据统计,2020年,K12课后辅导行业市场规模预计达到5300亿元。相比2019年的4830亿元,同比增长8.8%。

目前,这一领域比较成熟的模式是拍题答题。学生拍下题目,APP从题库中检索出图文、视频予以解答。不过,这个模式无法解决新题、生题,针对这种情况,作为后来者的学而思“题拍拍”以“真人免费在线答题”试图开辟新蓝海。那么,这个模式会成为这个领域的新赛道吗?

高成本、低需求

通过文字、图片、视频能解决的问题,就不必真人答题。目前,在线学习APP的拍题答题,能解决大多数问题,速度快、题目多,而且还是免费的,性价比极高。从供给来说,基于可复制性,可以大规模解决用户需求。而在线真人解答模式中,学生提交题目,系统匹配,分配老师,真人解答,针对搜索不到的特殊题、新题。这类需求的量不大,满足起来也不容易。

每一代人都是反复在做题库中的题,每年产生的新题并不多,毕竟新出一道题,也要成本。所以,新题只是整个解答需求中的极小一部分。

对于初中、高中的题目,并不是一般大学生看一眼就能解答的,也需要拿笔计算,然后提交讲解意愿,系统再匹配供需,其时间投入成本较大,成本也很高。这必然会产生师资短缺问题,从目前真人免费答的实际情况来看,即便是小部分需求,仍存在超时、无人解答的窘境。

总体来说,这个模式仍然处于需求小、价格高、服务少的状态。根据极光发布的《2020年K12在线教育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9月,以真人答题题拍拍APP的DAU均值仅在60万上下,并未掀起太大水花。

问题的关键在于可复制性

每一道新题,一旦被解决了,就变为旧题了,就可以放入题库,由真人在线回答,变为拍题答题。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一套发行量20万的教辅,出了一道新题,只要20万学生中,有一个人使用了真人在线答题。这道题就可以被低成本复制,不必使用真人来回答。如果要强推真人答题,诱导学生使用真人答题服务,甚至付费,就会留下某某APP题目少的印象。

某种程度上,真人答题,是一个逆互联网思维的产品。它有价值,但仍然无法形成互联网产品追求的那种网络效应。

互联网模式的规律之一,轻资产化,可复制并且易于放大,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成本,获得利润与优势。本质上,拍题答题就是如此,从真人走向智能,先期汇集答案,反复使用,用可复制性降低边际成本,从而降低总成本。也正因为如此,拍题答题模式才能火爆起来,成为稳定的商业模式。所以,真人在线答题无法单独成为一个赛道,只能是拍照搜题之外的补充功能。

真人答题的天花板与未来

那么,在线真人回答,是否可以拓展更高质量的服务,比如,举一反三,根据学生具体情况,进行拓展性教学呢?从其商业模式,技术模式来看,实现这一点目前有难度。

首先,做题家不等于是教题家。价格降下来,就需要找在校学生。985的学生,都可以称为“做题家”,这个群体数量大,价格便宜,但会做题并不等于会教题。

教学是一个专业的事,要懂讲解技巧,要知道学生的困难点,往往出现在什么地方,还需要了解各个知识点,融会贯通。老师群体有能力,但限于政策,这个群体人数少,成本很高。

其次,这种配对的方式,都是短期匹配,老师无法了解学生的长期情况,做不到因材施教。

第三,当下的网络技术不足以完成高质量的交互。

和网上问诊这种医生单向采集信息的沟通不同,教学辅导是一个高强度、双向的交流过程,需要写写画画。老师在学生的草稿纸上,画一个圈,可能相当于在屏幕上传多张图片,说很多话。真人答题的本质,就是提供文字、图片、视频无法提供的服务,但限于目前的互联网技术,很难达成目标。所以,在未来,随着AR、MR等技术的进步,交流效率的提高,在线的真人一对一模式,或许能够单独成为赛道,但在这几年,还看不到这种模式的出路。

刊于《新京报》 |2020-12-20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