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社区团购”爆发期正在到来,但不可能完全取代农贸市场

刘远举 / 2020-12-16 16:28:43

社区团购突然成为一个热门话题,除了带来方便与实惠,也有人认为,社区团购可能会伤害了社区菜场的商家。

社区团购采用“预售+自提”的模式,通过联合社区小店经营者、宝妈等“团长”人群,为居民提供高性价比的生鲜食材和日用品。消费者白天选好自己想要的菜品蔬果,到了晚上自己在小区自提新鲜、实惠的生鲜食品,避免了去买菜的繁琐与劳累。

社区团购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大约从2016年就存在。此前,社区团购一直存在诸多问题,不温不火,不过,随着多家互联网公司的加入,利用他们完善的供应链体系,社区团购正在爆发式发展。

某种程度上,社区团购的出现,只是中国人菜篮子变迁的最新一环。评价社区团购,不妨先回顾一下历史。

最初,是国营菜场,公社向菜场供菜,品种不多,质量也不高。当时,也存在少数的“自由市场”。

到了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经济政策逐渐放松,自由市场越来越大,市民在这里用钱、粮票与农民交易农产品,猪肉、鸡蛋、米、菜,甚至换碗与生活用品。自由市场人声鼎沸,烟火气中蕴含着更多人的希望与快乐。

后来,商品经济之声从庙堂响至江湖,自由市场被固化下来,变为农贸市场,一部分原本进城卖菜的农民,开始专职卖菜。第一代菜贩出现了,他们起到了沟通城乡产品的渠道作用。变化不仅仅在于菜贩,菜贩背后,整个供应体系也在发生着变化。在一个更加市场化的体系中,效率要求加大,大规模的养鸡场、养猪场的高效率,必然会淘汰一部分在改革开放初期通过家庭养殖富起来的人。

再后来,随着经济发展,中国人收入提高,超市出现了,超市生鲜产品的供应,质量更有保障,食品安全也更加令人放心,加之其副食、日用品的全品类综合供应能力,很多市民宁愿贵一些也要去超市购买。超市抢了不少菜贩的生意,不少农贸市场就此消失。

一部分菜贩退出这个行业,还有一部分转移到了小区周边的小菜场,小菜场以社区为中心,辐射范围更小。与以前的农贸菜贩多以品类为中心,只卖几种菜不同,小区菜场的菜贩品类很多,实际上,他们已经是第三道经销商了,价格自然也贵了,此外,他们还提供一些净菜增值服务。在这里购菜的市民,诉求是节省时间,价格并不敏感。所以,小区菜场并不是一个弱化,而是一个升级。如今,这个生态继续向前演进,或许下一个新形态就是社区团购。

社区团购的出现,背后是几个关键性因素的漫长积累。

首先是技术。下班在手机上,点几下选好自己想买的菜,然后在小区就能拿了。这在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是无法想象的。在手机收集消费者的需求的表象之下,是农产品供应链的数字化、标准化;压缩中间渠道,实现快速配送;预测需求,仓储分配;这背后是中国互联网长期积累的技术与生态。

其次是信任。回想以前的自由市场时代,家庭主妇们锱铢必较地讲价,讲完价,还需要斗智斗勇防着小贩在秤上做手脚,防止东西被换。为了防止是坏鸡蛋,卖鸡蛋的小贩,还需要专门准备一个灯,用来检查鸡蛋。显然,在这样的信任机制下,社区团购买菜,到提货点拿了就走,提出有问题就换或退,是一种奢侈的、不可能达成的商业模式。

现在人们对此习以为常的,网上购物、不用见面见货,免押金、有问题就换就退,这些新的商业模式的产生、生存并发展,是因为市场经济本身滋养信任,产生信用。经过40年的市场化,中国人在买菜这件事上,已经可以建立其信任,即便在线下交易中,也几乎没人在秤上做手脚了。

第三个因素,是经济发展。经济发展,会提高人们的收入,提高人们的时间价值,消费者就会把家务劳动转移为社会化劳动,省下自己的时间。同时,经济发展,也使得交易更加顺滑,没人再去检查每个鸡蛋,实际上也很少碰到坏的鸡蛋。信任增加了,交易成本变小了。经济发展,也使得产业链更密集、更高效,生产网络更发达,效率更高,足以支撑起社区团购这样复杂的业态。

当然,政策因素也很重要。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十四五时期国家将全面促进消费,顺应消费升级的趋势,鼓励消费新模式新业态发展,开拓城乡消费市场。2020年10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十余个部门联合印发《近期扩内需促消费的工作方案》,提出线下服务消费加速“触网”,充分释放线上经济潜力;开辟服务消费新模式;增加社区生活服务消费等措施。2020年7月14日,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公布了《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鼓励共享出行、餐饮外卖、团购、在线购药、共享住宿、文化旅游等领域产品智能化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发展生活消费新方式,培育线上高端品牌。

所以,买菜,看似是最细枝末节,最不起眼的生意,但背后并不简单,其形态演变需要技术、社会、市场、制度的漫长积累。从这个角度,是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互联网飞速发展,以更高效的产业链为基础,互联网平台才有能力,以市场之力来减轻家务劳动。中国的主妇们下班回家,才能不再往返一公里去买菜,而是在小区门口就能轻松地提走一塑料袋菜。国家的强大,市场的发达,正在这些细节之处。

社区团购压缩了中间渠道,对菜农的收益也有帮助,有利于乡村经济的发展。而且,社区团购也不可能彻底代替农贸市场,就像超市生鲜不可能彻底代替农贸市场一样。农贸市场仍有其存在的生态位,当然农贸市场会不可避免消失一部分,这一部分原来的菜贩,可能需要转行。不过,城市很大,机会很多,外卖、骑手甚至保姆乃至新业态中都有机会。对于落伍的人,除了政府理应提供的再就业培训以外,平台能力大,责任也大,所能腾挪的空间也大,不妨为这些人在新业态中,留出或设计出一些合适的岗位。毕竟,市场与科技的进化,既包括对消费者的善意,也该有对旧业态的一份善意。

刊于《南方周末》 |2020-12-15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