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越来越卷的选择,因为越来越偏的盲盒

高利民 / 2020-12-8 16:20:01

“卷”,是在当下即将进入职场的00后和刚刚踏入职场的准00后们中间流行的高频红词。如果是作为这种或那种昙花一现的流行中的一种,本属平常。出乎意料的是,“卷”居然有很宽的光谱:美团骑手说自己“太卷了”,交大高金的毕业生也说自己“太卷了”,这就值得一说了。

美团骑手的“卷”,一方面是送货强度不断提升、平台的算法正源源不断地卷榨出骑手们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最后潜力,另一方面伴随着骑手们生产力极限一再突破的是,骑手们的健康和生活也搓卷成了越来越紧巴、越来越缺乏打理的一小团。这里的“卷”,是一种“过头”,是骑手们生活与生产的双向极端化。

而交大高金的毕业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可这样的精英仍然在就业市场上处处碰壁,骄人的绩点和靓丽的简历并不足以让他们被录取,愿望与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让他们哭、让他们丧、让他们“卷”。他们的“卷”,是一种“低头”,是对未来的退缩、对未来的失望,和对当下的大尺度让步。

“过头”与“低头”,都是“卷”。前者向左卷、后者向右卷,骨子里都是“对当下的过度加权和对未来的过度去权”,“过头”是对当下的过度加权,“低头”是对未来的过度去权。“过度加权当下,过度去权未来”,这个组合正在不断侵蚀并企图主导年轻一代的人力资本市场,这与物质生活极大丰富、基本生存不再构成瓶颈约束后,当下不应被过度看重而未来应当被不断加权的理论状况、理想状况构成了鲜明的反差——这个反差的背后值得深思。

已经有不少的研究和批评谈到我们绩点制的教育体系下生成的人力资本与现实脱节很大,这当然很有道理,但还不足够。

以笔者之见,“过度加权当下、过度去权未来”占上风的一大关键是人力资本回报中的未来部分(盲盒)的分布在走极端,换言之,“未来红利”从以前密集的山包形分布变成了稀疏的尖峰形分布,尽管就全社会而言总体的红利数量未必减少甚至是大幅增加的,但受益者从一个相当大规模的群体偏转成了一个相对少数群体,于是就业市场的当事者“过度加权当下、过度去权未来”就成了最大化之举。

“未来红利”或“盲盒”为什么会稀疏化、尖峰化?这是因为经济正在向头部化集中的过程中。无论对经济中的传统部分还是新兴部分都是如此。对于传统部分,随着经济走向成熟,传统行业的优势向头部公司集中,少数头部公司攫取了行业中的多数市场份额和多数利润;而在新兴行业尤其以互联网高科技新消费为代表的新经济中,赢家不仅是向头部集中,并且是赢家通吃,同时,这些行业中科技含量的密集度更高,需要的新增人力资本的数量远低于传统行业,或者说吸纳的人才数量比例显著下降。这两个头部集中化,是造成“未来红利”或“盲盒”稀疏化、尖峰化的根子。

既然当下的“盲盒”越来越偏,这是一个给定条件,那么是不是就只能认命、只能屈从“加权当下、去权未来”作为优势策略?

如果个别人如此选择,当然无可厚非,但如果这样的选择成为主流的选择甚至绝大多数的选择,那么这就不仅仅是个人的遗憾,也同时是全社会的损失了。

就个人而言,与上一代不同,今天的准就业和新就业人群已经处在00后门槛上了,作为一个00后和准00后,过早、过大地去权未来,将极大地降低一生的总价值创造和总回报取得、同时也更大地降低了生命的丰富性期权和可能达到的高度。

对全社会而言,相对于00后准00后的父母辈而言,今天的人力资本的总价值是大幅提升了的,但如果因为盲盒分布的稀疏化尖峰化而无法充分发挥这些人力资本,那将是全社会的极大损失,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少这些损失,应当成为摆上议事日程的严肃课题。

“卷”既是抱怨、是情绪;“卷”又远不只是抱怨、是情绪。“卷”是事关新一代人力资本如何有效安排和进一步开发利用的大事。如何去“卷”?值得深思、更需要作为。

本文首发于2020年12月3日《南方周末》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