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女厕所里的小便池,不是一个性别问题,而是一个年龄问题

刘远举 / 2020-10-23 13:39:29

最近,一条新闻上了热搜,阅读量达到 1.3亿。为了方便带孩子的母亲,山东SM淄博城市广场在女卫生间门口设置了男童的小便池。有人觉得急人所急,是好事;也有人觉得,自己被冒犯了,网上争论激烈,但基本上,批评者压过了赞同者。

其实,这是一个关于生活细节、场景、效费比问题的经验性问题,但在争论中,被意识形态化了,成为中国式女性权益的一个典型例子。

比如,有文章说,商场没有修让爸爸带小女孩进男厕所的设施,是因为刻板印象。似乎以这个词为据,就宣布商场错了。

刻板印象,这个词的意思,大致是指出于大众的、流行的误解,某个群体有潜力而未被承认。比如,普遍认为女司机不靠谱、不安全,但实际上,根据相关统计,女司机出事故的概率远小于男司机。这就是典型的刻板印象。但是,只要是事实,那怕不那么政治正确,仍然不能称之为刻板印象。

比如,妈妈带孩子逛商场更多,这是商场观察到的事实,也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而不是所谓的什么刻板印象。爸爸或许更多的带孩子去体育场、动物园,但带着孩子购物,可能更多的是妈妈。甚至,现在的中国社会,女性更多地承担了养育孩子的责任。但这个现象,仍然是现实,而不是一种“印象”。甚至再进一步,可以说,社会的“刻板印象”对女性造成了压力,导致她们更多的担负了养育孩子的责任。但是,对商场而言,它没有能力、没有义务去纠正这个事,它所要做的,就是满足女性顾客的需求,而不是,无视女性顾客的需求,不为她们解决问题,制造麻烦,然而来倒逼社会改变。这种牺牲具体女性顾客利益的行为,即便有一个宏大的目标,也不能赞同这种牺牲。

商场是出于好意,这个行为应该得到肯定,而不是一堆人去激烈的批评它。商场感知到了母亲顾客的需求,修建无性别厕所、建立母婴室,乃至国家制定强制标准,这些都是标准答案。但是,在已有的条件下,商场的厕所面积、位置、结构都是固定的了,该怎么办?批评者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要做大的改变,每层楼投入的钱肯定不少。在有限的预算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经理批1000块钱,下面的人去解决,最大性价比的解决方案,就是在女厕所里面设了一个小男孩的小便池,引导妈妈带小男孩去厕所,而不是在外面随地大小便。

商场的女厕所,设立一个小男孩的小便池,未必会构成多大的冒犯。从女性角度来看,首先,女厕所不是女浴室,都是有隔间的,有一个更私密的密闭空间,如果说连隔间都没有,那首先要解决的是隔间的问题。其次,小男孩小便被看到,是否构成一种冒犯呢?理论角度的确可以这样说,但实际生活中,这是一个常见的行为。这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不必认为破了男女之大防。

与这件事类似的就是,女性在公共场所哺乳。很多人也认为,这件事有伤风化,不雅观,但哺乳是人类的本能,小孩时时要吃,这是必然的需求。在开放社会中,不必对妇女裸露的乳房那么大惊小怪。类似的,小男孩尿尿,也不能说构成了非常大的冒犯。

再从孩子角度来看,正因为有隔间,对小男孩的冲击其实也比较小。相反,如果是爸爸带小女孩进男厕所,会对小女孩的冲击会更大。这也是为什么没有在男厕所设立小女孩的蹲便器的原因。

厕所里设个小男孩的小便池,本意是好的,效果也还是不错,起码用最小的成本解决了一个急迫的问题。这种解决办法,当然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但却是一个高性价比的解决方案;当然不是一个毫无冒犯的方案,但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却是一个可宽容的方案;当然不是一个应该提倡的方案,但却是不是一个不可接受的方案。在日本的女厕所里,也有小便池,显然,也是为了给女性朋友们带小男孩而特意准备的。

其实,小男孩尿尿这事,在生育过的、或者年龄稍大一些的女性那里,根本不算一个事。设定这类话题,使之成为一个争论点的,应该是年轻的充满思辨与论战能力的年轻女性。

实际上,在这个话题中,受益者与觉得被冒犯者,都是女性,所以,它本质上不是一个女性权益问题,而是一个女性意见内部的年龄过程造成的对立问题。正在养育低龄孩子的女性群体,显然没有比她们小一些的女性,更有时间与精力来参与争论,自然会在舆论上呈现弱势。然而遗憾的是,在这场争论中,很多女性,在性别对立投射向了那个尿尿的小男孩,却牺牲了背后的母亲。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年龄构成,平均年龄虽然越来越大,但是,随着人到中年,大多数人忙工作,忙着喂奶哄睡,忙着辅导作业,没空在网上去争论,去撕扯。这就意味着中国互联网的“意见年龄”构成会相对比较年轻。没有体会到生活的全部时,难免观点激进、偏激,由此,形成了所谓“厌小”文化,其实中一个表现,就是中国互联网上普遍的对“熊孩子”的厌恶,比如,舆论对高铁上、飞机上孩子吵闹的低容忍度。

现在,国家鼓励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很多地方出台了生育医疗费用待遇、鼓励用人单位发放婴幼儿保教费、落实陪产假等。除了这些物质条件,社会也需要在观念上,构建生育友好型社会;对孩子有好一些,对父母体谅一些,毕竟,生生不息,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基础。

刊于《南方周末》 | 2020-10-26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