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梯次掉队,回归规律,教育军备竞赛

刘远举 / 2020-9-23 13:33:46

现在的中国社会,家长们都对孩子抱着很大的期望,特别是那些高学历家长,更是以自身为基准,凭借着对自身基因的骄傲,为孩子描绘着未来。不过,随着孩子长大,很多家长会不断遭遇失望。

社交媒体上流传着这样的段子:我儿子出生时,我觉得他非清北不去,幼儿园觉得985也行,上了一年级后觉得全国211也可以,二年级后觉得能上个本科就OK,这不经过了半年歌华有线授课,我感觉他考个高中都难。

从个体角度,每个人刚刚出生的时候,都拥有无限可能,随着天资展现,希望收窄,不仅是家长的失落。每个人对自身的希望,其实也有这样一个过程。从这个角度,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无可避免的成长过程。

从社会角度看,家长的心态转变背后是三个名词:梯次掉队,回归规律,教育军备竞赛。

梯次掉队。观察学生几年的成绩变化,我们可以观察到一种“梯次掉队”的现象。很多学科,并不是说低年级学好了,高年级就一定能学好。比如,在数学上,我们常常看到,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有一些学生数学成绩突然下降;再往后,到了初二、初三时,随着代数、几何的引入,又有一批跟不上;再到高中,随着数学抽象化程度加大,物理、化学进入,又有一批掉队。与此同时,则是家长的失望与接受。

回归规律。19世纪末期生物统计学奠基人高尔顿,开始用统计方法研究父代和子代的智力、身高、性格的相似性问题。1855年,高尔顿发表了一篇“遗传的身高向平均数方向的回归”文章,阐述他的发现:身高这种遗传特性表现出“高个子父母,其子代身高也高于平均身高;但不见得比其父母更高,到一定程度后会往平均身高方向发生‘回归”。高尔顿把这一现象叫做“向平均数方向的回归”(re-gression toward mediocrity)。这就是“回归”名称的由来。回归现象不只发生于人类身高遗传中,也发生在智商等多个生理指标上。

简单地说,如果你的双亲都是天才,也许你会和他们一样聪明,也许比他们更聪明,但是最有可能的是,你的智商达不到他们的高度。对少数人这是遗憾的,但对整个人类来说,这是幸运的。因为它是社会流动的基础。

实际上,对家长们而言,这个规律是否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

现在进学而思这样的学校,就有一个入学测试,涵盖的文字、图形、数字、空间想象等能力,基本上,就是一个智商测试。在这个测试中,能达到前10%的,能进入最高等的班。说得残酷一些,如果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不能进入这个高等级班,不能在智商测试中占据前10%,未来进985的可能性真的不大。但是,没有多少家长敢去面对这个事实。

教育军备竞赛。按照2016年高考生于1998年出生计算,1998年出生人口约1950万,2016年985录取总人数18.7万,比例约为每105个人里出1个985大学生。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同龄人中,能进985高校的比例不到1%。这1%,与智商的前1%,大概率是同一个人群。考虑到后天培养、孩子的性格、自制力、是否好强、刻苦等等因素,这个范围可以放大一点,例如放大到10%。所以,智商不能进入这个范围的,上985的希望真的不大。

教育军备竞争,可以进一步放大这个范围。一个智商110的小孩和140的小孩,在幼时学100以内的加减法时,不那么聪明的,可以通过训练变得比聪明的表现更好,然后进入一个更好的小学。接下来,在小学阶段,他所接受的教育、教材等更好,训练更重,就会进入一个更好的中学。最终,环环相扣,让他挤掉一个更聪明,但从小读普通学校的小孩。

这个机制下,读985的可能,就从同龄人智商的前10%,或放大到前20%。这就是教育系统为家长们加持的希望。当然,这伴随额外的要求:家长投入更多的金钱、精力。这就是教育军备竞赛。

投资一家企业,一定会做详细的调查,但投入军备竞赛,却不会去考察孩子天资,从智商80的到智商140的,都会投入这场军备竞赛。但有些孩子,限于天资,即便高强度训练,也必然遭遇梯次掉队。

这当中,当然包括那些父母都很优秀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以自身为标准,在孩子身上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但是,回归规律必然发生作用。他们的孩子,虽然作为一个群体,比其他孩子聪明,但仍然会有很多不能达到某个门槛。在小学,家长可以通过拼命训练孩子,而保持成绩,但随着年级上升,难度增加,特别是到了高中,梯次掉队现象,仍然会不可阻挡地出现。

这个过程,必然是家长失望、放弃的过程。一方面,从个体角度看,失望是难免的。不过,现代社会,成功是多元的,并不一定与考试能力相关。而发挥孩子的长处,首先要做到的是,无条件地接纳孩子。这是良好教育(并非考试能力)的起点。

另一方面,在这个军备竞赛的过程中,社会付出了太多的内耗。在幼升小、小升初、考高中的漫长过程中,很多孩子,当了陪跑者,还失去快乐的童年;很多孩子失去了多样化发展自己的机会;无数家庭付出了不必要的精力、金钱支出。

刊于《南方周末》 | 2020-09-16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