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不必对盲盒乱象过于忧虑

刘远举 / 2020-11-8 11:26:12

2019年起,随着盲盒的火热,以盲盒经济为延展的商业模式也在各行各业被复制。热潮之下必有疯狂。媒体曾报道,一对来自北京的夫妇,在盲盒上4个月花了20万;还有一位60岁的玩家,一年花了70多万购买盲盒。这个现象引来很多人的忧虑,也是近日专家呼吁监管的原因所在。不过,这种忧虑大可不必。

任何时代都有某些东西让一些人沉迷其中。以前有斗蛐蛐、玩鸟;到了改革开放之初,台球又成为热门;再后来是游戏机室,直至今天有了互联网、网游。时代变迁,让人沉迷之物不断变化,但是,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些都是正常的娱乐。

盲盒每个款式的概率不同,不确定性会带来刺激性,撕开盲盒的那一刹,是一种紧张而随即放松的感觉,能够让人体释放多巴胺,这种神经递质会让人类产生更多的欲望,这就是盲盒的魅力来源。收集盲盒的人不少,但大多数人都是理性的。而且,随着时间的增加,头脑中的兴奋灶会慢慢减小,盲盒就会像台球、街头游戏厅,一样淡出人们的视线。

盲盒这种商业模式,有一个自我消解机制。盲盒的隐藏款概率低,但概率低并不能天然的形成稀缺性影响价格,还得有很市场需求才行。盲盒的价值在于认同,公司同事、闺蜜、朋友、同学,都在收集同一套,才能有这种认同产生的价值。也就是说,一款盲盒的粉丝群体越庞大,它的隐藏款价格才会越高。

盲盒利润很大,会吸引很多厂家进入这个行业,还有其他行业的跨界进入,这就意味着市场上的盲盒种类会越来越多。盲盒的受众基本上是既定的:年轻人、青少年、小孩子。每个人的兴奋灶其实不多,能追的盲盒也就那么几款。盲盒多了,每一款盲盒的粉丝群体就会变小,而粉丝群体变小,大家各自收藏各自的品类,这种认同就慢慢被稀释了,争抢隐藏款的氛围就会淡下来。就比如,在社交平台上去搜自己追的盲盒,发现全网才3个帖子,求之不得的欲望就立马下来了。

于是,“认同稀释”就会导致“价值稀释”现象。所以,随着时间增加出现的“审美疲劳”和随着品类增加导致的“价值稀释”,会使盲盒“收集”与“赌”的特性衰减,消费者的需求欲望就会下降,市场就会衰退。

而且,当盲盒模式扩散到企业行业,这些行业只是利用盲盒促销,本身并不需要在盲盒上盈利,就会把盲盒的价格拉到很低。低到一定程度,接近成本,盲盒的附加值就没有了。那时,就没有什么盲盒行业,而是又退回、弱化成为“玩偶行业”“工艺品行业”。所以,市场竞争性满足需求的机制,会自发的会限制盲盒成瘾的规模以及时间,甚至,这是整个盲盒行业的根本性制约。

80后小时候收集的“小浣熊”干脆面里的卡片;神龟酸梅粉里不同造型的勺子;变形金刚、圣斗士的不干胶贴,实际上与盲盒有同样的特征。但他们并未产生太大的社会问题,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这种衰减机制。

盲盒问题上,值得注意的是欺诈。厂家的确可以宣称稀有盲盒,有一个相对高的概率抽到,给消费者一个较高的预期,但实际上却设置一个极低的概率,消费者以为很容易抽到,但却反复失望而后不断购买。

只不过,现在的消费者,并不是完全被分割、孤立的个人,通过社交媒体,他们很容易联系起来,在交流之中察觉盲盒的概率是否正确。如果觉得不对,调查起来也很容易,就如新闻中所说“端箱”。购买一整箱后,就能发现真相。有这个自我救济能力为前提,盲盒厂家其实也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为了盲盒行业的长远发展,盲盒的头部玩家、行业协会可以有所作为。比如制定一些规矩去避免欺诈,规定盲盒必须成套包装,每一套要注明各个款式的机率。毕竟,行业的自我约束,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

刊于《光明日报》 |2020-11-07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