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对直播中的巨额打赏进行限制是公平合理的

刘远举 / 2020-10-30 10:32:55

最近,在国家网信办、文化和旅游部的指导下,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正在参与制定主播账号分级分类管理规范,以及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预计年底前将出台。

出台直播行业打赏行为管理规则的主要目标是解决目前网络直播中存在的激情打赏、高额打赏和未成年人打赏三大问题。所谓激情打赏就是一定时间内的不断打赏,对于这类行为平台应当在产品策略上进行调整,要求平台对单笔打赏的最高值进行限制,并给用户设置冷静期,当打赏频次和金额超过设定的阈值,平台就会进行提示,建议用户冷静一下。此外,新的规则还会要求平台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尽量减少未成年人的打赏行为。

这一措施是对社会关切的积极回应。现在直播流行,在直播平台上,观众可以给自己喜欢的主播打赏。但遗憾的是,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理性消费,往往有人给出巨额打赏,金额甚至达到几十万、上百万,时不时传出有人巨额打赏之后后悔了,要求平台退款的新闻。还有一些则是未成年人打赏,家长要求返还。

巨额打赏该不该退?未成年人的情况,当然是应该退的,因为打赏不管是赠予还是消费,都是一种民事行为,未成年人的民事行为能力是不完整的,没有能力进行巨额打赏行为。

但如果是成年人,情况则不一样。举个例子,如果有人请了明星在婚礼上表演,付给明星几十万元的出场费,后来又要求明星返还,显然没人会认为这是合理的,因为明星付出了劳动,而且这个行为肯定有相应的合同约束。

而主播们提供直播表演,是免费的,观众不需要买票,主播也不能强制观众打赏,双方之间不存在合同关系。不过,虽然主播没有专门为打赏者付出劳动,但直播间的互动、地位,这些东西却是稀缺的,打赏者特别是巨额打赏者会得到一种社会性的满足。所以,观众打赏是自愿的,但未必是赠予,可以视为对这种稀缺性的购买。而这种购买行为,平台也是会抽成的。

此前,苹果把iOS版APP的打赏定义为内部购买,规定每一笔打赏都必须抽成30%给苹果,其逻辑就是,如果是赠予,为什么平台要抽成?即便退一步,打赏是赠予行为,在法律上,也并不是赠予方想退就能退的,实际上,财产权利一旦发生转移,大多数情况下都退不了。而且,通过打赏,打赏者往往会和主播建立起私人关系。虽然私人关系不能作为赠予的对价,但在社会观念中却有一定合理性。如果能退,则会滋生有意识的欺骗行为,显失公平。

所以,巨额打赏不能退,从法律、社会观念来说问题不大。不过,纵然合法合理,却未必不需要提醒。就像喝酒贪杯,旁人提醒一下也是情理之中。所以,此次制定一个规范来协调、解决这类问题,是一件好事。

非理性的打赏与消费者在美容美发店接受服务时花巨资购买服务差不多。消费者在美容美发店接受服务时,全身不能动,遇到推销游说,不可能走开,再加上毕竟在接受技师的服务,也不好断然拒绝。更何况,推销都是建立在高度专业的消费者研究、经验与专业话术的基础上,一般人很难识别、抵御。在这种场域之下,性格稍微软一些或者社会经验不足的人,往往就掉入消费陷阱,容易答应。直播的情况也差不多,直播的氛围下,各种甜言蜜语,还有争风吃醋、争强斗狠的心态,钱一下就花出去了。

所以,需要有一个办法来帮助消费者摆脱那种“状态”与场域,在一个相对理性、相对平等的状态下来做出决定。比如,像保险那样设立一个缓冲期,缓冲期之后才能提供服务。对直播而言,设立缓冲区未必现实,毕竟不能等直播都完了再来打赏,但超过一定限额之后进行提醒,这个是很容易办到的。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政府做出强制性规定,由行业协会来做这件事更为合适,有利于兼顾平台、消费者、主播各方利益,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20-10-29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