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浮动票价机制,应是消费者与京沪高铁的双赢

刘远举 / 2020-10-27 11:01:37

10月23日,京沪高铁称,将改变目前执行的固定票价的做法,以现行执行票价为基准价,根据客流情况,灵活调整执行票价,实行上下浮动,优质优价、灵活的浮动票价机制。

具体来看,北京南站-上海虹桥站全程列车二等座最高执行票价将调整为598元,最低执行票价将调整为498元。目前北京南站开往上海虹桥站的二等座票价为553元。也就是说,在实行浮动票价后,最高涨价45元/座,最低价格降价55元/座。

这次票改中,商务座、特等座和一等座与二等座的比价关系分别按照3.5倍、1.8倍和1.6倍执行。也就是说,商务座最高涨200元。

对于此次调整,京沪高铁的理由是,自从开通运营以来,客流运量大幅增长,平均客座率高位运行,九年多来始终执行单一票价,未能体现出产品结构的差异化和优质优价的原则,定价市场化程度不高。所以,将按照客座率、旅客对图定旅行时间、席别服务的不同需求合理调整票价,让广大旅客有更多的出行选择,体现优质优价。

应该说,这个理由是成立的。

浮动的票价机制,可以说是消费者与京沪高铁的双赢。票价根据客流量而定,人次少的班次价格就低,价格低就会诱导一些消费者改变行程。

商务人士对时间敏感,不在乎价格,就可以以行程为导向,订人多的、贵一些的班次。学生、年轻人,价格敏感一些,就可以票价为导向,选择便宜的班次。

对京沪高铁而言,这就达到了分流客流的目的,解决需求不均衡和供需矛盾等问题,最终使得运力的使用更加均衡。对消费者而言,某些班次降价了,高铁更加普惠,需求也会增加,这意味潜在的运力被充分地出售了,相当于京沪高铁做大了蛋糕。

浮动票价,有利于高铁与京沪航班之间的竞争。应该说,在京沪之间,高铁还是有很大的便利优势的。京沪之间直线距离1000公里,飞行时间2小时,高铁的时间为4个半小时到6小时,飞机要快一些,但是,北京机场离市区比高铁站远,这会多一个小时的时间。此外,飞机的安检更麻烦时间更长、候机时间更长,也会多出一个小时左右。所以,飞机的时间优势并不大。而除了时间稍慢,高铁就全是优势了,座位更宽敞、更舒适,有风景可看,一路不会断网,不影响公务或娱乐,票价也比飞机便宜。此次加上浮动票制,高铁对飞机的优势就进一步加强了。

浮动票价本是航空公司的方法,现在用在了高铁上,用来增强高铁的竞争力。市场竞争增加,当然是一件好事。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浮动票价机制可以做大蛋糕而增收,但不能是涨票价而增收。或者说,京沪高铁增收的原因,应该是浮动票价帮助卖出了更多的票,而不是票价浮动本身。

这一次京沪高铁给出了浮动的上下限制,但没有给出上浮与下浮的票的比例关系。京沪高铁的确在出行上有优势,也应该实行浮动票制,但需要注意的是不能借此变相涨价。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平均票价,即京沪高铁以平均票价不变为原则,来制定涨降之间的比例。不管票价如何浮动,最终的平均票价,应该是不变的。

其实,搞清楚这一点也不难。京沪高铁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需要向社会公布经营状况。京沪高铁公司也应该在实行浮动票价之前,把这一点说清楚。

刊于《新京报》 |2020-10-27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