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电梯停了之后——996、内卷化、佛系

刘远举 / 2020-10-19 10:31:57

随着大公司上市,无法爆发式发展。职场的无风险红利消失了。电梯停顿,预期还在。于是为了电梯内那点空间,无数聪明人竞争、挣扎。

一、财富盛宴

1982年,潘虹因为《人到中年》获得金鸡奖、百花奖最佳女主角奖。那一年王石31岁,褚时健54岁,马云18岁,冯仑23岁,柳传志38岁。不管他们年纪如何,他们令人羡慕的“青春”都才刚刚开始。

1978年,中国GDP总额仅为3679亿。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爆发式增长到765873亿,名义GDP增加200多倍,各行各业的规模也相应扩大。

更庞大的行业规模,更大更多的公司,都产生出更多的管理岗位。与此同时,新技术出现制造出新的需求与新的行业,并为行业先行者提供更多的管理岗位。从百度、阿里、腾讯、到华为、中兴,再到滴滴、饿了么、摩拜,每一个互联网、通讯、移动的新贵,都产生出更多的管理层岗位。此外,中国还有庞大的,低权利的人口红利,大量农民进入工业体系,进入低端岗位,替代了原本城市工人,构成职场金字塔的庞大基底,支撑起更多的管理岗位。于是,似乎每一个人都可以变为中层,每一个人都期望着股权与分红。

在这个时代进程中,在一个大企业中,特别是互联网企业中,你如果聪明、勤奋,就算你不用创业、不用承担风险,也能按部就班脱颖而出,随着公司爆发式发展,而获得高工资、股权、分红。你可以无风险的获得经济、技术发展带来的财富效应。

二、996

一般认为:工资低,劳动者会选择增加工作时间,以获得更多收入,收入变高后,收入的边际效应递减,劳动者就会选择增加休闲而减少工作时间。

不过,随着经济与技术的发展,在理论之外,出现了一些新现象。针对美国的一项调查表明,在1965年,拥有大学学历的人,相比只读完高中的人来说,不但收入更高,闲暇时间也更多。

但到了2005年,情况却反过来了。大学毕业生比高中毕业生每周少8小时休闲时间。2013年,本科学历的人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反而比高中学历都没有的人多2小时。这就是经济学家们认为的“替代效应”,即不工作等于放弃金钱,工资上涨使得休闲变得更昂贵,以至于人们不舍得去休闲。

这其实也很好解释,收入边际效应虽然在递减,但如果收入在数量上的增加超过收入边际递减效应,人们就会再次放弃休闲。

技术红利下,新商业模式的“赢家通吃”模式,放大了“替代效应”:如果当不了赢家,损失很大,如果当上了赢家,收益非常大。于是,在激烈的竞争下,成功人士、互联网新贵也不敢放松,都是工作狂,全年无休。当然,到了这个层次,由于工作充满了创造性与自我实现,这本身就可以看做积极的休闲,乐在其中。

老板之下,股份、期权、奖金、分红,财富效应激励着公司高阶人员加班。这个趋势,半强制性地带动企业内部的普通员工。这些高收益行业的企业加班,进而带动市场上其他公司跟随——你的独角兽大客户天天加班,你必然跟随性实行。财富效应的涟漪就这么扩散,不过,边缘的人没有财富效应,只剩下加班。

这就是996。

不过,这个状态正在改变。全球来看,财富效应已在逐渐衰退。

三、电梯停了

有这样一个段子。"三个人坐电梯从一楼到十楼。一个原地跑步,一个做俯卧撑,一个用头撞墙,他们都到了十楼。有人问他们是如何到十楼的?一个说是跑上来的。一个说是俯卧撑上来的。一个说是用头撞墙上来的。"其实,他们都是坐电梯上来的。

中国经济近年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益于技术红利、人口红利、全球化红利。

然而,新技术正在放缓。从上世纪50-60年代晶体管、集成电路发明开始,这一波技术爆炸已经持续了70年。如今,摩尔定律已经失效。技术升级的边际衰减非常明显,对消费的刺激效应,对传统产业的改造效应越来越小,因此,带来的行业增值也会相应变小。

人口方面,根据国家统计局公报显示,2015年年末16—59周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总数减少487万,在全国总人口中占比由2014年年末的67%进一步降至66.3%。人口的老龄化,虽然意味着高端岗位空出,但更意味着推高了劳动力成本,增加了人口抚养比,降低了储蓄率,给中国经济下行带来压力,导致行业规模平稳甚至缩减。

至于全球化,如今已无须多说。

随着红利的消失,大公司也走到上市的阶段,无法再爆发式发展了。职场的无风险财富红利消失了。电梯停顿,但预期还在。于是,为了电梯内部那点点空间,无数聪明人竞争、奋斗、挣扎。

虽然努力还在,但激励的空间没有了。

四、内卷化、租值耗散

取而代之的,则是内卷化。

内卷化,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

这一概念最早是用来研究爪哇的水稻农业。在殖民地时代和后殖民地时代的爪哇,农民在人口压力下不断增加水稻种植过程中的劳动投入,以获得较高的产量,但实际上,当地农业生产长期原地不动,只是不断地重复简单再生产,不能提高单位人均产值。

根据简单的经济学常识就知道,劳动的超密集投入,不会带来产出的成比例增长,而会导致单位劳动边际报酬的递减的现象。

美国人类学家吉尔茨(CliffordGeertz),在其著作《农业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的生态变化过程》一书中,用“内卷化”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

再后来,黄宗智在《长江三角洲小农家庭与乡村发展》中,把内卷化这一概念用于中国经济发展与社会变迁的研究,他把通过在有限的土地上投入大量的劳动力来获得总产量增长的方式,即边际效益递减的方式,称为没有发展的增长即“内卷化”。

最后,这个词流行起来,被用在公司内部,形容虽然很辛苦的工作,但并未带来职位、收入、甚至技能上的提升。大家把时间耗在精美的PPT、办公室政治,甚至摸鱼假装加班。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内卷化的本质,其实由两个更基础的概念构成,一是激励相容,二是租值耗散。

激励相容,是指一种制度安排,使行为人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正好与实现集体价值最大化的目标相吻合,这一制度安排,就是“激励相容”。简单的说,程序员、产品经理努力工作,升职加薪拿期权。反过来说,如今才进公司的程序员,永远无法拿到很大的股权了,更重要的是,举目四望,再无这样的公司了。

租值耗散的概念源于1974年,约拉•巴泽尔在《按等候分配的理论》中指出,当一个资源不能以价格来实现分配,其他机制就会取而代之,比如,排队等候就是其中一种替代机制。不过,排队花费了时间,但却不创造价值。

那么,在一个电梯停顿的时候,一方面,缺乏“职场空间”“财富”来报酬“奋斗”,于是,激励相容不再存在。另一方面,由于发展减缓,剩下的那点“职场空间”“财富”也缺乏“业绩、成果”来作为分配标准——这就相当于价格机制失效,那么,必然出现“耗散”,变为无效加班、办公室政治、精美而无用的PPT。

简而言之,内卷化是当财富红利消失,空间急剧收缩,同时,激励相容无法维持,但人群的预期却不是这样,仍惯性式的竞争,于是,为了本该佛系就得到的哪一点点利益,拼命内耗。

五、走出电梯?

在飞速上升的电梯中,只要聪明、勤奋、高情商,就能脱颖而出。但电梯停顿,要获得成功,就需要另一个因素:冒险。走出电梯。

即便经济停顿期,乃至倒退期,总有人成功发财,但都是风险偏好型的,都是发挥了企业家才能的。所谓企业家才能,是一个经济学上的名词,在经济学中,甚至被列为土地、劳动、资本之外的第四要素。简单的说,指整合资源,聚合人脉,发明创新,判断决策,承担风险的能力。企业家才能不是一定是指办一个企业,那怕只是做了一个微商,那怕只是开了一个淘宝店,或开了一个微信公号。

但是,电梯之外,是冒险家的乐园,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白骨累累之地。于是,更多的人,选择回来,继续在电梯内,拼命的内卷。当他们发现内卷无效之后,接下来就是佛系、低欲望。其实佛系、低欲望未必不好,日本就是这样,青年人也有幸福的生活,但问题在于,日本的基尼系数远低于中国。

刊于FT中文网 | 2020-10-19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