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网络支付:市场规模不等于垄断行为

傅蔚冈 / 2020-9-29 11:05:56

过去数年,移动支付市场历史经历了由支付宝的“一家独大”,到现在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占据第三方支付市场90%份额的演变过程,这也被称为“双寡头格局”。但事实上,若将支付宝与微信支付放在整个支付市场的大环境中,情况便迥然不同。央行的《2019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2019年,全国银行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3310.19亿笔,金额3779.49万亿元,移动支付以1014.31亿笔占据了30.64%的市场份额,但是它的交易规模仅为347.11万亿元,不到非现金支付业务3779.49万亿元的10%

换句话说,移动支付更多是应用于小额支付环节。为什么小额支付的用户更青睐于移动支付?我的解释是和支付场景有着很大关系,谁愿意在便利店和菜市场等场所用信用卡刷卡呢?无论是刷卡费率还是POS机的普及程度,信用卡都无法满足此需求。更为重要的是,移动支付同时还提升了那些传统信用卡无法覆盖的商家的效率,每天盘点现金收入的时间大幅度缩减。对于消费者来说,小额现金交易采用移动支付,也减少了随身携带现金的成本。

从数据来看,信用卡在大额支付上还占据着非常大的优势。这种优势可能是来自供给端的的刻意为之,比如说各大银行都对移动支付有着金额限制;也有可能是供给端提供的服务满足了用户的需求,比如信用卡的积分就满足了很多用户的需求,包括但不限于机票、酒店等服务,因此他们会尽可能在一切的消费行为中都使用某类型的信用卡。此外,现在很大一部分支付,看似是在支付宝微信上发生的,但是实际上是从绑定的银行卡支付,为此,第三方支付机构每年要向银行支付2000亿元的手续费,可见这部分规模之巨大。

我们现在已经习惯于认为在小额支付领域的竞争是非常激烈,原因就在于日益多元的支付手段为用户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选择,因此,在这样一个用户选择成本为零的环境下,支付机构获取市场份额的重要途径,就是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以此增加用户粘性,维持自身竞争优势,比如支付宝和微信两家支付头部企业都是通过不断创新产品、优化服务,来维持和拓展市场份额。不过,在未来,随着字节跳动、美团等巨头的进入,外资机构的进入,未来的市场份额还具有不确定性。

同时从移动支付占据非现金支付业务的市场份额来看,我们不能仅仅将移动支付的竞争对手限定于支付宝、微信和其它第三方支付之间的竞争,同时移动支付的参与者还是和信用卡等支付方式发生着激烈竞争,如果信用卡公司提供了更好的服务,说不准很多用户还会随身携带信用卡——事实上,现在中国银联已经开通了“云闪付”功能,很多银行的信用卡已经不需要携带实体卡,只需要在云闪付端绑定其卡号,就可以实现支付。换句话说,在移动支付领域,支付宝不只是要和微信支付竞争,同时也还和其他信用卡在竞争。

在这样一种市场竞争新业态之下,从反垄断法专业的角度来看,业界对于网络支付领域垄断的判定,出现较多不同的声音。如果从《反垄断法》的分析逻辑以及法理特性来看,在当前移动支付市场,需要考量的垄断行为可能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就是垄断协议,如果支付宝与微信之间存在垄断协议,那确实会涉及支付垄断的问题,但事实上,支付宝与微信之间正处于一个完全对立的关系,所以垄断协议出现的可能性较低,当然,我们也应该进一步思考,如果二者达成垄断协议之后,移动支付市场可能会出现什么新的格局与现象。其次就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问题,这可能是目前商家以及用户面临的比较多的场景,比如消费者在盒马生鲜进行支付时,会发现盒马仅支持支付宝支付,却不支持微信支付;无独有偶,不久前,美团更新了支付界面,不再支持支付宝的使用。同样的,在部分商场那里,也存在着只能选择商户会员卡进行支付,而不支持其他支付手段的问题,但是无论用户使用何种支付方式,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这些支付都会与银行挂钩,虽然表面上主要是由第三方支付提供支付服务,但最终还是需要从银行终端划转资金,因此,我们不能仅从支付的一个端口看待支付垄断问题,还是应该放在一个更大的支付流程中。再次,对于经营者集中的问题,迄今为止,在移动支付领域还没有出现此类问题。最后还有行政垄断行为,这在移动支付垄断领域发生的可能性也较低。

综上所述,在移动支付领域,当前大家讨论的主要的重点还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对此,我认为还是应该聚焦于具体的环境中进行分析,但仅从当前市场竞争程度来看,还尚未达到支付垄断的程度,更多的还是出于对经营者经营自由的考量,而不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特别是在目前一种“所谓的双寡头”竞争的格局之下,对于“滥用”的解读,还需要各界进一步研究思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字经济与社会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