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消费者不忍外卖骑手被困算法只是“君子责庖厨”

刘远举 / 2020-9-11 10:31:15

在“算法压榨骑手”的舆论风暴后,饿了么和美团都相继表态,将针对高风险的外卖骑手采取新的改进措施。饿了么的改进,给了消费者“等一等”的选项;美团表示,调度系统会给骑手留出8分钟弹性时间,并表示,因恶劣天气、意外事件等特殊情况下超时、投诉,核实后,将不会影响骑手考核及收入。

在社交媒体上的一则调查中,对于“消费者等一等”,给出了三个评价选项:一个是愿意接受;一个是消费者拒绝甩锅,应该优化算法;第三个是说不好。大多数人选择了第二个,认为自己与这个状况没有任何关系,只需改进算法即可。

算法是一个新东西,是高科技,也是如今的一个热词,似乎威力无穷。它效率更高,更能察觉管理中的问题。但本质上,算法也是一个旧东西,它与一份严格的千字规章、一名严厉的主管、一个难以完成的定额,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它只是一种管理手段,其作用在于,高效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使企业在竞争中生存发展。消费者选择更快的送达,实际上就是选择更严厉的算法,并推动算法在这条道路上不断演进。

那么,更严厉的算法能让平台获得不正当的利润吗?答案是否定的。

有激烈竞争的市场,企业只能维持合理的利润,任何技术上的改善,其收益最终都会惠及消费者。就像自动生产线、机器人的普及,并没有使得汽车厂在百年中利润暴涨,而是维持差不多的水平,甚至亏损。这些技术的、算法的收益,实际上都通过价格竞争,给到了消费者。同样的,外卖平台的激烈竞争中,算法的演进中,消费者也获得了更好的体验。这一点,不应该否认。

现在,随着各平台承诺改进,算法会变得缓和,骑手的压力会减少。不过,骑手承受的压力与消费者的送达体验,必然是硬币不可分割的两面。毕竟,程序员敲几个键,并不能产生额外的运力,来帮助骑手送餐。

所以,如果算法之下,骑手的考核严厉程度降低,骑手懈怠必然上升,送到准时性必然会下降;如果增加人手,来弥补这一点,又会导致成本上升,推高价格。

不过,这些背后的必然矛盾,消费者似乎拒绝接受,就好像不愿意看到厨房里杀生的君子。

《孟子.惠王章句上》中,有君子远庖厨的典故。孟子在劝诫齐宣王实行仁术时说:“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某种程度上,现代社会化大分工中,消费者享用的丰盛现代物质文明后,也有着诸多隐秘的,或者被有意识忽略的庖厨。


有这样一幅图片,一只小鸡站在一条传送带上,不远处两个女工,望着小鸡。画面平淡无奇,但配上文字,画面就极具震撼。残酷的事实是,由于雄性小鸡不下蛋,长得也慢,所以,一旦孵化出来后,所有的小鸡都要在流水线上经过人工挑选,被挑选出来的雄性小鸡就会被在传送带上直接送到机器中碾碎,然后做成饲料或者其他蛋白质产品。画面上的小鸡,已经接近边缘,下一秒,就会被残忍的碾碎。

对于大型养殖场来说,这么做的最终压力来自消费者。消费者挑选便宜鸡肉的市场竞争压力,通过超市、供应商的层层传递,最终使雄性小鸡与雌性小鸡的生长率差异,成为养殖场生存与发展抉择中不可回避的因素。

那么,当某个厂商的鸡肉产品上标志上“我们不碾碎小鸡”的口号,但却要贵一些的时候,会赢得消费者的认可吗?再现实中,这很难。采购的主妇们在“远庖厨”的心安理下,仍然会斤斤计较的选择便宜的鸡肉。

企业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这句话当然是没错的。不过,其发挥作用的机制,应该是消费者用脚投票,选择同类产品中,践行了更高道德义务的企业,从而推动企业主动肩负更多的道德义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消费者也必然会承担更多的道德义务,这往往反映在更高的价格上。

所以,舆论的激烈,终究只是一时情绪,而最终改善每个人的处境的,是每个人的同情心、同理心,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付出。不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盘剥,而是所有人对所有人的善意与付出。

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最终,消费者用自己的消费者主权,也即每一元人民币投票时,不选择那些对骑手更好但更慢的企业,而是选择更快的企业;不是选择包容,而是选择投诉,那么,竞争压力之下,一切又会慢慢变回去。

不过,值得期待的是,随着此次舆论,消费者获得了新的认知,对外卖骑手的理解程度加大,新的社会共识形成了。平台也应该跟随这个趋势而变。

其实,平台未必需要被动的等待这个过程,直到酿成舆论风暴。作为理性程度更高、专业性更强的平台,可以主动引导消费者。比如开机图片,是一个辛苦的骑手形象。

但问题是,中国的消费者有同理心去接受这个开机画面吗?或者说,凭什么我来承担这一切?我要远离这个庖厨。甚至,反过来指责庖厨里的厨师,你为什么要杀生?谁赶快来管管他。

这种傲娇背后,是冷漠,更反衬着其同情与愤怒的廉价与虚伪。

刊于《光明日报》 | 2020-09-11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