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蚂蚁上市背后,是监管善待边缘改革

刘远举 / 2020-8-28 10:35:25

近日,蚂蚁集团正式递交上市申请,迈出了A+H上市的关键一步。作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某种程度上,蚂蚁集团的发展历史,就是一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

上世纪90年代末期,伴随吱吱的握手音,互联网进入中国。1998年,时任总理朱镕基在两会上说:“中国电信资费还要成倍下降。”接下来的一切,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依次出现了:门户来了,搜索来了,QQ出现了、网络购物出现了、电子支付出现了。互联网开始带动整个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飞速而深刻地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与中国社会。

不过,看似顺理成章的背后,却有着一般人浑然不觉,但却深刻存在着的静水深流,惊心动魄。

淘宝初成立之时,中国消费者保护不足,人们互不信任,店铺中交易都难以避免纠纷,更不用提不见面的网购,网上交易难以达成。面对这种局面,阿里开拓性的首创淘宝的评分机制与支付宝的资金中介机制,在中国一片荒芜的信用沙漠上,硬生生的浇灌出信任的绿色,提供了更高的契约水平,降低交易成本,使得交易得以进行,电子商务随之飞速发展。时至今天,网上购物仍然比实体店更有保障。

不过,如今这看似天经地义的资金中介模式,在当时,却是需要冒风险吃下的第一只螃蟹。阿里作为一家私营企业,贸然上线一个支付系统,还留存资金,是否涉及“非法集资”,是否涉及金融安全?面对这些疑虑,没有权威答案,所以,当时马云说:“如果要有人去坐牢,我去”。

这个表态,令人想到中国历史上的一些手印。1978年,小岗村村民签下的生死状:“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每户保证完成每户的全年上交和公粮。不再向国家伸手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作(坐)牢刹(杀)头也干(甘)心,大家社员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两年之后,他们的行为得到正式的认可,联产承包责任制拉开了中国改革的序幕,时间重新开始。

幸运的是,小岗村的行为被接纳了,当时的监管,容纳了他们,认可了他们,并发扬了他们,由此,中国的改革拉开序幕。同样的,在最初,支付宝的资金中介机制本身,正是靠着监管的宽容,才得以发展,壮大。2003年,淘宝网首次推出支付宝服务,次年支付宝从淘宝网分拆独立,迅速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而第三方支付牌照直到2011年才首次下发,中间相隔接近8年,央行保持了足够的善意与定力。

实际上,中国的改革,很多市场与社会的新兴变化,处于长时间的灰色状态之中,很多的时候,是靠非条文的改革决心与精神去呵护的,从土地改革、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支付宝都是如此。

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科斯,通过对中国三十多年改革的观察,总结出:中国的改革,首先是底层个人、企业自发地进行改革,然后这种自下而上的,有利于改善劳动者和微观生产积极性的体制探索,得到中央认可,并自上而下地在全国范围内推动。在科斯与王宁所著的《变革中国》一书中,科斯称这种模式为“边缘改革”,并认为它从来都是推动中国过去30多年重要改革的真正力量。这种改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层与基层的积极互动,并且多大程度上力推改革。比如,当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就是民间首创,得到高层强烈支持之后,才逐步融化地方抵触的坚冰,最终在中国各省全面铺开。

1992年邓小平南行所透露出来的改革决心与精神,开创了如今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局面。某种程度上,这一幕在互联网金融领域重演,正是中国金融监管的包容、审慎,才使得创新得以成长,开创了今天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全球地位。

2013年,余额宝开启互联网金融元年;2014年,二维码支付进入支付生态;2015年,花呗、借呗引发互联网消费金融热潮;2018年,蚂蚁推出相互宝,开启互联网互助新模式。这些探索与创新,在当时都引发争议,更重要的是,都对旧的体系形成了挑战。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破坏性创新”。面对破坏式创新,需要监管有足够的定力,去面对争议,扶持“边缘改革”,而这种定力的基础,则是对未来趋势的深刻洞察与把握。

幸运的是,经历过改革开放与互联网发展的大潮,如今,这种善意、定力、宽容已经成为政府监管部门在行政过程中的指导性原则。

李克强总理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要秉持“包容审慎”的监管理念。所谓包容审慎”,就是指对新业态、新模式,不能简单任性,要么不管,要么管死,而应该采取包容审慎的原则。包容就是对新的事物,要允许它发展,对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加以纠正,加强事中管理。所谓审慎监管,就是要划出安全的底线。两者共同促使各类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蓬勃兴起,不仅为经济发展培育了新动能,也为“保就业”提供了坚实支撑。

刊于红网 | 2020-08-27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