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美国限制AI软件出口,中国有这些招数可以应对

刘远举 / 2020-1-9 11:26:15

据路透社等海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本周五(1 3 日),针对中国等国家,特朗普政府突然发布了一份旨在限制人工智能软件出口的条例,新规将于 1 6 日生效。根据这份条例,应用于智能化传感器、无人机、自动驾驶、卫星和其他自动化设备的目标识别软件都受到管制。

时代在变化,美方恐难阻挡技术扩散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关键在于如何应对。在新古典学派经济增长理论中,全要素生产率是长期经济增长的原因,其中也包含了技术发展的作用。从长期看,只有当资本和有效的技术发展、技术创新相结合时,生产率提高,供给增加,才会导致经济增长。改革开放,特别是加入WTO后,中国制造业尤其是出口相关的制造业快速发展,中国成为世界工厂,这一经济现象的实质是中国参与国际分工,承接技术扩散,用人口红利与技术相结合,FDI、进出口、世界工厂都是技术扩散的外在形式。所以,技术扩散和技术承接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原因。

但是,美国通过阻挡技术扩散以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目的,却很难达到。玻璃技术的扩散就是一个典型例子。12世纪,威尼斯是世界玻璃制造业中心,其精美的玻璃产品独占欧洲市场。开始,玻璃作坊大都设立在威尼斯本岛。1291年,政府为防止玻璃技术外传和保持自己产品的优先地位,把所有的玻璃作坊都迁移到远离本岛的穆拉诺岛上。当时曾规定:玻璃师傅必须在境内终生从事这个行业,不许出国,违者处以死刑。各家庭作坊都有家规:玻璃技术传儿不传女,不得传给外姓人。但这些规矩并未能阻止玻璃技术传到国外。

当今世界,信息技术发达、商品、人员、资金交流频繁,技术也随之扩散。虽然一国政府可以阻止一个拥有独特技术的厂家提供软硬件,但不能阻止见面、交谈、交流知识,所以,除非禁绝经济联系,否则很难阻挡技术的扩散。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努力也不会是完全无效的,它多多少少会起到一定的作用。这种现象会不断升级。从美国阻挡自身的技术扩散的梯次来看,先是芯片等硬件,有瓦纳森体系进行控制,随后是软件。此次规定将仅在美国生效,但美国当局以后可以将其提交给《瓦森纳协定》的缔约国,试图让42个国家都对此类软件的出口进行管制。而最终,这种阻挡技术扩散的企图,会扩散到学术交流、学术评价体系上。

以高效的学术评价体系应对技术封锁

实际上,美国一直在向中国提供学术评价体系。比如,一个海归的物理博士或教授,在《nature》或者《science》等杂志上发表了顶级论文,这样的人才会因为达到了硬标准成为中国大学的抢手人才。这种机制,实质上助了中国筛选出好的技术人才,确定了正确的技术方向。那怕最近几起揭露中国论文造假的事件,实际上都起到了好的作用。这种透明、公正、公开的学术体系,根子上源于自由的思想市场、法治等等,这是美国的制度红利,从这个角度,中国一直在享受美国的制度红利。

但是,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其实,美国早已开始对涉及敏感科技领域的中国学生的限制,尤其是前往美国学习科学、工程、数学和高科技的中国人,更是美国关注的主要对象。此前也曾经发生过,IEEE限制华为员工及其赞助的个人,不能担任审稿人和编辑的事。虽然美国的学术界、大学普遍反对特朗普的政策,但国际政治语境、话题设置是可以被人为转变的。在中美关系转变的大趋势下,学术界的政治语境一旦转变,情况就可以发生根本的改变。

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中国就只有依靠国内的学术体系,进行技术人才,技术方向的识别。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发中文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毋庸讳言,学阀、人脉、学术近亲繁殖、学术造假等现象还影响着这个体系的效率,甚至会造成方向性错误。

现在都在强调自主的知识产权,但是,自主的学术评价、创新体系比自主的知识产权更为关键,更为本质。透明、公开、公正的学术评价体系,是技术进步的基础。

一个国家经济的进步需要创新,这种创新,不仅仅是指当下热门的互联网创新,做个APP,或搞个新商业模式。实际上,整个经济运行背后,是一些看起来更傻大粗的技术在默默的支持着经济的增长。光鲜精致的家用电器背后,是傻大粗的冲压设备;小巧精致的手机背后,则是笨重庞大的数字机床与芯片;而更耐用、更结实的重型机械、航空发动机背后,则是技高一筹的金属热处理技术、材料技术、工业设计能力。而这些工业上、企业中进行的创新,根子最终在学术、在大学校园、在研究院。对于这些学术机构来说,最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学术评价体系,即识别人才,选择正确的技术方向。

刊于《新京报》| 2020-01-07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疫情之后:海水与火焰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