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把无偿献血也纳入?征信系统不能变为道德档案

刘远举 / 2019-11-25 10:23:17

近日,国家卫健委会同多部门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无偿献血工作健康发展的通知》,《通知》提出,各地应探索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建立个人、单位、社会有效衔接的无偿献血激励机制,对献血者使用公共设施等提供优惠待遇。

征信系统是这几年一个常常见于媒体的词,它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现在社会,金融必不可少。企业要借钱,个人要贷款,或用于买房、或用于消费,但向银行借钱,银行就需要了解他是谁;是否能按时还钱。为了回答这个问题,银行要了解个人、企业的经济状况:收入多少,以前是否借过钱,是不是有过借钱不还的记录等。要证明自己的经济状况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个人要单位证明、工资证明等;企业要财务报表等,而且,之前是否借过钱,是否有过欠钱不还,更难证明。

于是,就有专门的机构给个人与企业,建立一个“信用档案”(即个人信用报告),再提供给各家银行使用。这种银行之间通过第三方机构共享信用信息的活动就是征信。有了这个系统,个人与企业向银行借钱时,银行查查信用报告,再花点时间重点核实一些问题,便会很快做出判断。

在中国,建立这个系统的机构是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社会征信系统的不断完善,它所覆盖的各项信用记录和历史,有助于政府和商业机构对个人、单位的信用状况进行综合评判。所以,征信系统,其实是一个金融企业用来判断个人经济、金融信用状况的系统。

中国的征信系统近年来快速发展。2007年中国信用信息指数仅为3分。随着征信体系建设深入推进,中国信用信息指数已经连续3年达到满分8分,领先于部分发达国家。

2018年,21家全国性银行机构利用征信系统,在贷前审查环节拒绝高风险客户申请9117亿元,在贷后预警高风险存量贷款13028亿元,清收不良贷款1594亿元。截止到2019年6月19日,中国已建立全球规模最大的征信系统,征信系统累计收录9.9亿自然人、2591万户企业和其他组织的有关信息,个人和企业信用报告日均查询量分别达550万次和30万次。

毋庸讳言,由于征信系统中记载的内容,关乎一个人是否能贷款,而金融又是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能力,所以,这事实上形成一种奖惩机制,即对守信者的奖励,对失信人员的惩罚。所以,征信系统不仅仅记录个人与企业的信用状况,本身也是一个起点,反过来促进个人与企业诚实、守信,从而推动全社会信用状况的提升。从这个角度看,征信系统,的确有能动性,有指挥棒的作用。

不过,近年来,征信系统有一种明显的扩大化倾向,很多人呼吁,把横穿马路、随地吐痰等行为都纳入其中。

如果无偿献血纳入征信系统,银行等金融机构,会对无偿献血的人另眼相看吗?这些人能享受优惠的利率或者更容易贷款吗?显然,这些答案几乎是否定的。无论个人是否献血,都不会影响金融机构对个人信用的评估。

但是,虽然金融机构不会针对是否献血做出反应,并不等于这类内容记载进入征信档案之后,不会对公民造成影响,在更严格的规则之下,征信档案中的内容,可以让公民在公共服务方面获得奖励或者被惩罚。于是,征信系统就越过了金融的边界,变为道德档案了。中国是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讲的是依法行政、依法治国,个人的道德高低,不能影响公民平等地享受公共服务的权利。

从部门之间的关系来看,无偿献血纳入征信系统,是一种把部门责任分担给其他部门的行为。这种现象并不少见。比如前段时间,无锡大货车压断高架桥之后,货车超载的问题就引发社会关注,“超载入刑”被舆论热议。“超载入刑”有诸多不合理之处,限于篇幅而不累。,重要的是,超载入刑的实质,是把交通管理部门的责任,分担给立法与司法部门。

多年之前,针对频发的伤医案,当年的卫生部也曾联合多部门发文,要求在医院建立专人负责的治安驻点。这也是把卫生部门的事,分摊给公安部门。结果可想而知,多年之后,所谓医院治安驻点也不了了之。

在无偿献血这件事上如何提升公民的积极性,卫生部门在系统内部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比如,血液管理还存在“地域分割”现象,在甲地献血了,在乙地无法用献血证兑换相应的用血额度,而现在人的流动性非常大,患病求医往往也是跨省的。再比如,献血之后,公民用血仍然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虽然血液处理的确需要成本,但这样就形成“群众无偿献血,医院仍然卖血”的误解,显然不利于推进中国无偿献血的发展,人们更需要“无偿献、免费用”这样简单明了的激励。是否可以用其他方式、其他途径的收入来填补血液处理的成本呢?所以,在提倡、推进无偿献血这件事情上,其实在征信系统之外还有很多空间,卫健部门可以做更多的尝试和努力。

刊于《经济观察报》 | 2019-11-22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抵押品框架:中国货币政策框架的重构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