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大动荡大拐点——全球经济与中国经济展望

大动荡的出现,意味着大拐点的形成;而迈过拐点,新的大趋势将澎湃涌来。2019年,全球经济金融正处于大动荡时代。放眼全球,“危机回潮”的大变局业已形成,新一轮风险冲击逆序而行,全球利率和经济政策的十年拐点呼之欲出。聚焦中国,“减速增质”的大转型向内激活了发展模式的四十年拐点,向外遭遇了中美关系的四十年拐点,其间所蕴藏的结构性机遇,亦将成为驱动未来市场的价值主线。

2019年8月22日,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主办,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提供学术支持的第149期【鸿儒论道】上,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先生梳理了大动荡时代的核心逻辑,分析了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大拐点,对金融市场的大趋势进行前瞻,并据此提出大类资产的配置建议。

程实认为全球经济的核心趋势是危机回潮,主要表现为: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计将降至3.1%,通胀增速下行;全球总需求趋弱,对中国、欧元区等外向型经济体形成拖累;欧元区将成为全球经济最脆弱的一环;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下半年走入周期拐点,美元指数随之渐次下行。

他指出,之前的危机传导顺序是从美国到欧洲再到新兴市场,但2018年出现关键转折——民粹主义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开启极端反全球化行动,此时的风险传导顺序已经彻底相反,会从新兴市场开始,传到欧洲,再传到美国。

今年对整个欧洲经济来讲,是全面的挑战。他强调,意大利和德国的10年期国债利差是欧洲系统性风险的风向标,利差扩大意味着风险上升。2018年10月,意大利和德国的10年期国债利差一度突破3个百分点。虽然在2019年上半年,这一利差出现触顶回落,但“欧洲火车头”德国的增长放缓,因此危机看似纾解,实则扩散。

继欧洲之后,2019年,美国经济增速将迈过阶段性高位,回落至较为缓慢的长期增长通道,2019年有望开启美国周期拐点的上半程,其中重要的信号有二:一是美国经济的短期和长期领先指标先背离、后趋同。2018年下半年,领先1-2个季度的指标在高峰徘徊,领先3-6个季度的指标则已经持续下行。2019年上半年,短期 领先指标也开始振荡走弱,表明长期压力正在向短期传导。二是2019Q1美国经济增速上升至3.2%(初值),但是内生增长率却延续下行趋势, 降至 2013Q3至今的最低值1.1%(初值)。这表明,在靓丽数据之下,美国经济的内生动力仍在衰退。

回到中国的话题上,程实表示,中国当前经济核心趋势是:“减速增质”进行时。“减速”是历史的必然所趋,依靠扩大要素投入推动经济总量的高速增长,是二战后德国、日本、韩国等经济体实现“经济奇迹”的共同模式。上述模式难以永续,以此“经济奇迹”终将落幕。上世纪70年代至今,主要经济强国形成了“减速增质”的接力赛。从历史经验来看,增质之时常是繁荣之期,如美国即使计入“互联网泡沫”破裂带来的负向冲击,1982-2002年(“减速增质”阶段)标普500指数的累计收益也高达618%,遥遥领先于1962-1982年(高速增长阶段)的97%。

程实认为“大消费+新经济”的价值双主线有望跨越短期波动,贯穿于整个“减速增质”时代。大消费主线的发力更早,但步伐较稳、峰值较低;新经济主线发力较晚,但是提速较快、峰值更高,形成了“前期大消费领军,后期新经济跃升”的投资重心更迭。

邵宇同意程实对未来中国经济趋势的判断,认为牛市存在的前提是要增质。目前强调的新旧动能转换,据测算广义口径新动能大概17%左右,真正转化的占到1/3,按照每年转化率0.4%,悲观点估计,新旧动能转换大概需要30年,再加速一下,需要15年。他指出,从居民配置、从银行支持的加杠杆房地产,慢慢向创新创业直接融资股权文化的转变,是中国能不能提质、降速,获得未来新一轮增长,成为全球最终极的关键点。

韩毓祥补充道中国经济有两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那么漂亮的一面。中国很多问题已经不单单是经济问题,比如房地产,房产与居住权以及跟居住权相关的一些就业、入学捆绑在一起,这已经不是一个经济问题。他认为,有些国家在遇到危机时,会改进制度,扛过危机,反之有些国家在危机面前采取一种鸵鸟制度,采取回避或是表面的措施,没有直面问题本质,制度上越改越糟,危机愈加深重,而且无从解决,这就是所谓拉美化的状态。拉美的陷阱并不是经济陷阱,是政治制度陷阱,拉美危机是政治制度和经济双重交替的。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现场几位专家还与参会者探讨了危机预防、市场开放等问题。

【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主办,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提供学术支持,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淳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文字编辑:任姣姣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