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南风窗】数据智能将为城市提供“穿透式”治理

2019年5月25日,以“城市·连接”为主题,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在上海并购博物馆举办了第四届城市峰会暨2018年报发布会,传递着“为时代转型探寻效率”的清晰理念。

本次活动旨在通过搭平台、促分享,共同探讨交流如何实现数据时代背景下的城市高质量发展,试图找到一条优化城市内部人与人、人与公共服务、人与商业服务以及城市与城市之间连接的道路。

城市和数字经济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数字经济时代是否意味着距离不再重要?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从城市“共享、匹配、学习”功能的发挥来探讨数字经济时代的深刻影响。他表示,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一根网线就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如何在这个时代生存,考验着每个人、每座城的学习能力。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意味着开放与共享,私人和公共的投资在生产规模扩大中被分摊。基于共享基础,城市能级越大,不同偏好和技能的消费者和生产者实现相互匹配的可能性越高,这也是近年来从“逃离北上广”向“回流北上广”转变的主要原因。傅蔚冈博士也认为,数据时代的互通互联并不意味着可以对物理距离忽略不计,恰恰相反,基于杰文斯互补定理,信息技术的进步增加了而非降低了面对面交流的重要性,专家人才的规模集聚仍旧是一种探讨城市发展、重塑治理结构的有益形式。

关于数据时代的影响和作用方式,盖得排行创始人、前《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李铁从盖得排行App这一生动案例来解析城市大数据与人的关联。盖得排行是一款为有消费升级需求的人提供的客观、中立的商品品牌排行的产品,它通过搜集、筛选、分析相关数据,系统展示用户消费行为,并由此产生各类消费排行榜。基于大数据及分析计算而得出结论,城市中餐饮的“殖民”与“移民”越发显现,传统的菜系或改良、或没落,而工业菜正逐步走向胜利。

中恒星光投资集团首席投资官、董事总经理沈韬指出,城市化现已发展至2.0版本。他认为,城市是人、土地与经济活动的连接与集合——城市的出现是结果而不是起因,从城市化发展阶段来看,城市化2.0相较于1.0版本有了多个方面的进步与突破:城市层面,由土地出让金对基础设施的一次性投入转变为持续性税收对基础设施的持续性支出;居民层面,“低收入+高储蓄”模式下的低消费转变为“高收入+降低储蓄”模式下的高消费;企业层面,劳动密集型产业向知识型产业的转变;经济逻辑层面,从外需出口导向型经济向内需创新型经济转变。城市化2.0不仅是一次城市发展版本的简单迭代,更引导着从空间的城市化迈向人的城市化,并将短期效应转化成可持续性价值。

城市化高质量发展与高效率连接如何实现?根据《中国都市圈发展报告2018》,中国城镇化率已达到59.6%,都市圈被认为是填补城镇化的最后一块拼图和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总工程师、国土产业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教授认为,提出“中国方案”、构建高效连接生态体系的都市圈在接下来的城市化高质量发展和连接中尤为重要。他指出,过去三十年,城市化的发展体现了产业转移与人口迁移的基本路径,即“产业和资本跟着人才走、人才跟着公共服务走”。城市化高质量发展可以从“新视野、新理论、新行动”这三个角度来阐释。从历史、当下、未来的视野来看,连接的时间效率和环境品质是最为重要的;从交通、产业、空间的理论来看,城市高效率运行需要抓住都市圈连接的“牛鼻子”,破局公共服务业悬崖,走一条国家现代化连接之路;从区域、都市、街区的行动来看,要塑造高效连接的国土空间格局,创造交流的密度和浓度,树立城市文明制度。

数据如何与城市化建设相结合?阿里云研究中心战略总监杨军直言,当前,数据正成为城市发展“飞轮”效应的新要素、新资源。他认为,城市的核心价值是为人提供便利的连接、更好的生活体验,数据智能城市则能够满足这一点。数字经济时代,我国的社会治理受到了来自两方面的压力:一是庞大的人口基数,二是经济高速发展。传统的物理空间基础设施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城市发展的需要。与数字基础设施结合,微粒化闭环管理成为了可能,数据智能将为破解复杂系统非线性关联提供新框架、为城市提供“穿透式”的治理能力。杨军进一步设想,数据智能城市是数据与城市化相结合的产物,凭借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技术手段,以“活数据”为基础,将形成新一代智慧城市。作为一个复杂、多系统、有分有合的开放生态系统,“城市大脑”将有助于持续探索新数字孪生城市。

《南风窗》 | 记者:徐阳| 2019-05-27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中美之间是修昔底德陷阱吗?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