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蓝领”之痛——“低人一等”的高职生

刘远举 / 2019-5-11 13:19:14

近年,媒体上常有关于快递小哥工资高的报道。比如,在办公室,有白领怀疑快递小哥拿了自己包裹里的东西,快递小哥说,我一个月工资1万多,不会贪你这个小便宜把工作丢了,顿时办公室安静了,因为,快递小哥工资远高于他们这些坐在办公室的白领,这已经是一个常见的现象。

但是,家长们仍然愿意自己的孩子读书,坐进办公室。

还有,最近热炒的网红学校“小龙虾学院”,虽然炒小龙虾就能月入上万元,一毕业就被用人单位抢光,但年轻人仍不大愿意从事这个行业,父母也不怎么支持。

问题出在哪儿呢?

收入

从就业观念来看,做蓝领,撇开政治正确的说法,在中国的确难与白领去比社会地位。

但是,同样是职业教育,其实还是有区分的,生产型岗位,操控数字机床,所需要的基础知识、操作技能很强:学生具备机械、电器、液压、英语的综合能力,学校订单式培养,到企业就能用,无缝对接,待遇不错,也很受企业欢迎。

然而,遗憾的是,仍然受到歧视。

这种歧视当然有原因。

家境、社会地位这些当然都是答案,但最根本的,还在于经济收入——毕竟经济收入决定社会地位,经济收入是本,社会地位是表。

这背后的答案就是未来预期收入:白领,随着工作的积累,未来的收入还会不断上升。当下中国社会,带来收入上升的晋升通道又与学历息息相关。由于高职教育,在学历上受到歧视,日后晋升困难,家长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孩子选择高职教育。

所以,矛盾就来了。

缺口

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转型,粗放的劳动密集型转向了更高技术的生产,对工人的技能要求增加,技术人才尤其是高端技术人才缺口非常大。

高级技工占产业工人总体的比例,日本为40%,德国50%,而中国仅为5%。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高端技术人才的缺口,将达到2200万人。

2018年,中国高职(专科)院校有1418所,全国普通专科在校生有1133万人,每年招生数量大约在400万,今年高职院校则大幅扩招100万人,力度相当大。

从这一趋势观察,改革开放以来低文化低技术的“农民工”群体将很快退出历史舞台,迎来“工匠”的时代。

前段时间,有研究烤鸭的博士论文,引来很多嘲笑。实际上,食品工业中,一个口味、用料多少,烹饪时间多少,都是需要反复研究的。在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中,少煮一分钟,就意味着节约很大的成本。所以,出现中国潜江龙虾学校这样的网红学校并不奇怪,而是时代所需。

如今,关键的问题是,如何实现社会观念的转变,实现人尽其才,让更多的青年愿意做一个蓝领。

学历

上世纪末,中国对专科层次的全日制普通高等学校,进行了调整,除了师范、医学、公安类的仍然称为"高等专科学校"(即高专)外,非师范、非医学、非公安类的专科层次的全日制普通高校都一律称为"职业技术学院"或“职业学院”,这就是“高职”的由来。

2012年起,为响应中国教育部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规划,部分国家示范性高等职业院校开始试办本科层次的专业,学位为专业学士。

至此,中国的高等职业教育,已包括本科和专科两个学历教育层次。读职校,也可以是“本科毕业”。

比如,本科层次的高职,考研究生时,是按“国家承认学历的应届本科毕业生可直接报名参加”这一规定对待的。

但是,应该看到的是,具有本科学历的职业学院还很少,职业学院大多数仍然属于专科层次。

除了这些学院,中国的职业教育还有另一大类,即技工学校。这些学校是纯市场化的,主管部门也不是教育部而是人社部,并不在国家承认的学历范围之内,没有专科学历。

徐州工程机械技师学院、潜江小龙虾学校这样的技师学校,正是这样的纯市场化的、学历体系之外的技师学校。一方面,正是市场化,才能使其积极、敏锐的把握企业对人才的需求,市场需要什么技能,学习就开设什么专业;但同时,游离于学历体系之外,并未纳入国家统招计划,缺乏统一的招生平台,只能靠技工学校自主招生,吸引不了优质生源就读,造成了技工学校招生数量逐年减少,也阻碍了其发展。

学历证书,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还不能很好的衔接,技工学校的毕业生,仍然不被承认学历,高级技工不被认为是高学历技工,既限制了这些学院的发展,又制约了这类技能型人才的晋升、进修、职称待遇,造成人才浪费与经济发展效率的损失。

更重要的是,技术发展很快,技能不光是操作,也会涉及到理论,“技而优则学”,需要进行更高层次的理论化学习,是一条必然之路。但这个时候,技工资格证书,在学历教育体系中,会遭遇严重的障碍,根本没有资格进入更高层次的学术体系,造成人才的巨大浪费。

所以,即便录取线超过本科线,一毕业就能进好的企业,但考虑到将来不管是在进一步深造、还是晋升上受限,学生与家长必然对选择技师学校、高职心存疑虑。

改变

教育系统的首要作用,当然是传授知识。这个体系的第二个作用,就是筛选,即通过各种手段,找出优秀的人。

筛选的过程中,也就是给人排序。学历序列的本质,也是排序。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学历排序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高学历是更好的敲门砖,可以有更高的起点。

那么,传授知识,学习更有用的知识与排序,是两个不同的功能。这个两个功能结合得好,教育系统的效率就更高。但如果把时间浪费在那些专门应付考试的技能上,则必然事倍功半。

因此,我们的教育应该鼓励在学历教育中完成职业教育,在一部分高等教育中,去掉那些将来注定不会使用的内容,替换为职业技能教育,比如,在汽车专业中,增加职业技能,去掉大学物理中的相对论。或者,把现存的职业教育学院,更多的纳入到学历教育中来。

但在目前的教育评价中,理论知识比实践操作技能更高贵,虽然对于经济发展来说,恰好相反,某种程度上,学术知识反而浪费更大。

譬如,一个学了相对论但缺乏专业技能的汽车专业学生,与一个没学相对论但有汽车装配技能的学生,到底那个更受企业欢迎?

既然高职本科与普通本科共同构成我国高等教育体系的全日制本科层次;既然技能知识与学术知识都一样的重要,那么,为何不能给予相同的待遇呢?

一个基本的表现就是命名规则。某某大学与某某职业学院,受到的待遇是完全不一样的。

实际上,在国外以及我国台湾省均为专门的XX应用科技大学或XX科技大学开办高职本科专业。

正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中国的职业改革教育,或许可以先从名称规则开始。如果你觉得这会打乱大学的规则,损害现有大学的利益,那是因为你认为,职业教育本来就低人一等,而要改革的,正是这种观念。

本文首发于央视网《见识》栏目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