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界面新闻】戴二彪:从“安倍经济学”的困境看日本经济再兴之难

自2012年底安倍晋三担任日本首相以来,日本推出了一系列刺激经济的政策。虽然近年来日本经济有所提振,但在日本亚洲成长研究所副所长兼研究部长戴二彪教授看来,受制于人口结构的变化,“安倍经济学”长期大幅提高经济增长率的可能性较小。

在4月25日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举办的论坛上,戴二彪表示,缓解少子和老龄化并发展银发经济,吸引优秀人才创业创新,促进国内消费并在国际市场保持竞争力,是日本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此外,鉴于中日两国多层次的区域关系,若两国不开展更多经济商业合作,日本也很难恢复强劲的经济增长。

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在房地产市场与股市泡沫破裂后,金融系统遭受严重打击,加上少子、老龄化加速带来的影响,经历了被称为“失去的20年”的经济增长低迷时期。2010年,日本的GDP规模被中国超越,失去了保持42年之久的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

戴二彪指出,日本经济长期低迷主要有三大原因。劳动力方面,少子、老龄化导致劳动力减少;且相对于美国,日本劳动人口的多样性不足,年轻人缺乏挑战精神;资本方面,日本国内投资回报率下降,导致资本外流。此外,日本科技水平虽然仍在提高,但相对于其高速增长时期,增长速度明显减慢。

“除了产出低迷,消费也呈萎缩趋势。”戴二彪指出,人口减少导致国内市场需求下降,占据大比例的老年人口虽持有高额金融资产和不动产但过度节约、消费不足。在国际市场上,日本成熟产品的性价比不如新兴国家,新产品的开发又不敌美国。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2012年12月,出生于政治世家的安倍晋三第二次当选日本首相,并实施了以“三支箭”命名的经济振兴政策:第一支箭,通过大幅宽松货币政策刺激物价上升,诱导日元贬值;第二支箭,扩大公共投资;第三支箭,放松管制,促进民间投资和国际自由贸易合作。

这些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政策被外界概括为“安倍经济学”。虽然“安倍经济学”把日本从负增长边缘重新拉回成长轨道,但该国实质GDP增长率仍在1%前后徘徊。

“该政策并没有实现两年内通胀率达到2%以上及GDP增长率2%的预期目标,更没有解决制约经济成长的结构性问题,如少子、高龄化、劳动投入减速、国内创业不旺、资本外流等。”戴二彪表示。

2015年9月,安倍又在“老三箭”的基础上推出了“新三箭”——增设生育支援以减缓少子和老龄化,提高社会保障以刺激老年人消费。日本推行这个政策才一年,生育率就从常年不变的1.4左右跃升为1.46,创21年来最高水平。但另一方面,尽管大企业利益和政府税收大增,但工薪层收入不增,消费依然低迷,实质GDP增长率仍在1%前后徘徊。

此外,戴二彪指出,多年不和谐的中日关系导致日本在中国市场逐渐失去份额,也为日本经济增长蒙上阴影。他强调,中日关系在当前阶段对日本的重要性十分突出。

“没有良好的中日关系基础来开展贸易、观光和投资等协作,日本经济再兴必将增添难度。”戴二彪说,不仅如此,中日作为世界第二、第三经济大国和重要贸易伙伴,其相互影响以及对亚洲经济、世界经济影响巨大,双方要客观认识两国发展状况、寻求互补共赢。

界面新闻 | 记者:樊旭 | 2019-04-26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