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电视问政黑车,到底该怎么问?

刘远举 / 2019-2-20 14:09:02

从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展开新一轮出租车改革以来,时间已经过去接近2年。但是,很多地方,出租车仍然是一个困扰市民的问题。

2月11日,广西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撂出狠话:“我就不相信出租车管不住。现在看看,应该可以管得了。两个月后我们看效果,不行就把班子换掉。”就在同一天,在西安广播电视台的《党风政风热线》直播问政节目中,主持人连发数问怒怼西安市高陵区交通运输局局长刘鹏武:“3年了!还需要现在重新调研吗?为什么有这么多黑车,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坐黑车,难道您不知道吗?”“是不会管、不想管、还是不敢管?能力不足、态度不端正、还是有什么为难情绪?”面对质问,局长一度语塞,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后,引起众多网友围观。

《党风政风热线》是在西安市的支持下,推出的大型舆论监督直播访谈节目。节目如此大力度的问责、曝光力度,使得相关部门直面问题,当然是一件好事。节目之后,在交通局不远处的大楼,一幅崭新的牌子被挂了起来——“西安市高陵区打击非法营运车辆管理办公室”。显而易见,起码在近期,当地的黑车会在高压打击之下消失殆尽,躲避风头。但是,长期成效呢?黑车背后的老百姓的出行需求呢?答案可能并不像怒怼那么酣畅淋漓、富有戏剧性。

高陵区位于西安市辖域北部,高陵区政府距西安钟楼近40公里。2015年,高陵才撤县设区,说白了,就是一个县城。县城的交通情况其实都大同小异,人口密度小,经济不发达,限制了公交的发展。

不能不说当地投入不大,根据媒体采访刘鹏武的说法,高陵现在有28辆免费公交运营,一年要花费400多万元。现在更换了10辆电动的免费公交,下一步还要再把剩下的18辆再全部一换,每辆光购买就要200万元。由于人流量不足,当地公交一直亏本运营,还需要靠补贴维持。如此大的投入,却是低效的,正如刘鹏武所说,从西安到高陵一个大型公交车,才拉了6个人。

即便如此大的花费,免费公交仍然只能覆盖城区,县城存在的大量城乡结合部,仍然没有运力覆盖。当地投入了260辆出租车,但由于高陵很小只有290平方公里,乘车距离都很近,出租车不挣钱,但却适合更便宜的三轮摩托。

于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一边是连西安市核心区都没配备的免费公交在低效运行,一边却是非法运营车辆受到市民的欢迎。为了把市民从黑车上赶下了,当地加大执法力度,各部门联合行动,成本很高,老百姓却不领情,往往说和司机是亲戚,取证很难。这就是市民的态度。那么,一个各方反感,除了260台出租车欢迎的高压禁绝黑车,又有什么意义呢?

市民的出行需求分散,变化多,单一的公交线路,很难满足市民需求。而且,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市民对出行也有更高要求,舒适性、门到门的方便。因此,公交始终无法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也就无法把黑车挤出市场,仅仅靠行政力量禁止,总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所以,在高陵这种人口密度不大的地区,公交之外,还需多种交通方式,去共同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其实,市场力量、商业模式已经足够完善。网约车、顺风车、共享单车已经能够很好地衔接公交不足,且不花费政府一分钱,市民也没有抱怨。

然而,现在各地的政策却非常严格。为什么西安的网约车门槛,就只能比北上广低一点点呢?西安的网约车,为什么不能是国产紧凑型呢?更何况,北上广的网约车数量也是极度不满足需求的。

所以,这不仅是高陵区一地之问题,随着近来网约车政策收紧,这实际上是全国的普遍问题。黑车是出租车价格、数量双重管制下民众出行需求的市场化反应,出租车一年国家财政补贴超过140个亿,还做不好,而网约车、顺风车却受到抑制。更正规的网约车、顺风车更好管,容易管,抑制它们不难,但却把市民的出行需求逼向了黑车、逼向了自发形成的QQ、微信约车群,这不但没有了便利,更丧失了安全。

所以,不难发现,各地只有因地制宜、根据当地经济发展的实际水平采取措施,通过公交、更宽松的网约车、顺风车、甚至三轮摩托车的合法化,协同作用,才能高效的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

那么,顺着这个角度,从媒体问政角度,就应该避免情绪化、戏剧化的把注意力放到黑车上,只有看得更广,看得更深,媒体问政才能最终落实在人民的需求上。

媒体问政的前提是,整个舆论要能公开的讨论。媒体仅仅是媒体,媒体缺乏调研、讨论、专业等程序与能力,媒体对公共决策的意义在于多家媒体、通过争论、通过呈现民众多方面的声音,从而达成的客观、理性、妥协,共识。如果仅仅是一家媒体才能问政,这等于把舆论的声音放到一家媒体,把影响政策的能力交给了一家媒体、一个主持人,甚至于交给这个主持人才从学校毕业一两年的小助理。那么,最后,问责方向随大流,流于浅表,屈从于情绪与戏剧化,南辕北辙,就成为大概率的事件,这甚至对相关部门也是不公平的。

所以,从问政节目来说,要增强自身的专业性,在一个节目中呈现多方面的声音。这样的节目,会缺乏戏剧化的色彩,收视率会下降,但是,却能更专业,更理性、客观地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不良资产的风险管理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