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熊孩子车厢”不是歧视,而是一种优待

刘远举 / 2019-2-5 17:39:12

适逢春运,人人都着急回家过年,在春运的长途汽车、火车中,往往会遇上一些带孩子的家长。旅途的各种不适,往往会导致幼儿不停哭闹;而大一些的孩子,又会不停上蹿下跳,高声喧哗,打搅到其他乘客,于是有人提出,能否给这些带孩子的家长设立一个单独的车厢。

这种把带孩子的家长单独分割的建议,带着明显的嫌弃意味,自然会招来不少反对的观点,认为这是一种歧视。那么,这到底是不是歧视呢?直觉往往不可靠,条分缕析之后,才能发现事实背后的真相。

以研究家庭、犯罪和歧视问题闻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给“歧视”下了这样一个定义:只有当歧视者愿意放弃一定的利益,例如收入、利润或者享受,以便满足他个人的偏好,才是歧视。

具体来说,假如A为了自己的利益增进,同时导致了B的利益减小,B的利益减小可以具体为利益受损或者感情受损,这种情况下A的行为只是市场经济下理性人的择优选择。而只有A为了使B的利益减小,不惜导致自己的利益也受损减小,即自己的利益受到伤害,这种行为才叫歧视。简单地说,只有当一个人情愿伤害自己的利益,也要表达瞧不起或损害另一个人,才叫歧视,否则,只能叫出于自利的择优。

地铁上,一个衣衫褴褛、散发臭气的人坐在座位上,旁边的乘客会本能地站起来远离他,这种行为不叫歧视。因为虽然这种远离会让这个散发臭气的人感到不快,但其他乘客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避免臭气),才实施站起来远离他的行为。如果是一个衣冠楚楚、整洁干净的人,亮出了只有外来人员才需要办理的居住证,有乘客因此远离他,这才叫歧视。因为为了让这个外地人感到不快,乘客宁愿自己利益受损,承受站着的劳累。

用这个判断原则来判断,把这些带孩子的家长集中在一起,有人获益吗?显然,一般的旅客获益了,不用受熊孩子的打搅。家长也获益了,一方面,“熊孩子车厢”的乘客都带着孩子,相互之间更加宽容;另外,“熊孩子车厢”里,孩子们有玩伴,一路旅途愉快,家长也能减轻不少负担;此外,既然单独设立了车厢,一般来说,总会增加一些相应设施,更方便家长带孩子。不难发现,单独设立车厢这种改变,没有任何一方受损,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福利的提升。

所以,给带“熊孩子”的家长提供单独的车厢,虽然是一种分离,不过不是歧视,反而是一种服务的提升。只不过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一开始的主观色彩太强,令很多人戴上了有色眼镜。

实际上,分离并不意味着弱势,而是一种更特别、更高的需求。这种因为特别的需求而产生的分离、分区早已经大量地存在于生活之中。坐飞机,把一部分人分离出来,单独的安检通道、单独的候车厅,相对分割的舱位,这不是歧视,而叫做V IP、头等舱服务。把带异性婴儿的家长或者带异性的行动不便的老人的子女分离出来,单独为他们提供卫生间,这不是歧视,而叫做“第三卫生间”服务;电影院为一些人单独提供相连的座位,这也不叫歧视,而叫情侣座。这绝不是对富人、商务人士、情侣、带异性小孩的家长的歧视,而是因为他们有特别的需求。

与熊孩子车厢类似的是女性车厢。地铁公司设立女性车厢,更友好的环境吸引更多的女性来乘车同时也避免监管不力的指责,也有益于企业形象。另一方面,女性也可以避免自己被骚扰,也更自在。这不是把女性置于一个不平等的地位,因为并没有规定女性只能进入女性车厢,这只是一种额外的优选,而非强迫。

其实,把带孩子的家长集中到一个车厢,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首先,在订票的时候就需要知道家长的信息,这样才能把带孩子的家庭分配在一起。这就意味着在订票的时候就要增加一个选项,要修改订票系统;而且,孩子们集中在一起了,提供一些相应的设施也属于应有之义。比如,把卫生间、床铺、座位改造得更加适合带孩子,更加安全。这些措施都对铁路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所以,提供熊孩子车厢并不是一种歧视,反而是一种优待。在当下能提出这种建议,是中国交通飞速发展、民众要求也因此变得更高的一种体现。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19-02-05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