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上海金融报】“伪共享经济”模式消亡倒计时“信用免押”成破局关键

“如今,留给那些仍以押金为主要盈利模式企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是一个生存和死亡的选择。2018年以来,在经历多起押金风波之后,用户对押金模式已非常抵触。”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执行院长傅蔚冈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2019年,共享经济进入下半场,信用取代押金的‘新租赁’经济成为行业趋势,可大大降低用户的使用门槛和押金滥用引发的资金风险。‘新租赁’经济的发展不仅能够满足消费者的新需求,还能扩大国内总需求,同时对拉动制造业升级、鼓励企业研发创新等都有推动作用,这一新兴的商业形态或成为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事实上,尽管租赁经济近几年走了很多弯路,但傅蔚冈依然十分看好租赁经济的前景。根据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9新租赁经济报告》,我国租赁经济明年有望突破10万亿元,参与租赁经济服务的人数将超过1亿人。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我国租赁领域主要呈现三大趋势变化:首先,三四线城市崛起,用户数增速迅猛,已占总用户的近30%;其次,年轻化趋势明显,“80后”和“90后”占总用户的90%以上。最后,租赁单品日益丰富,单品能免掉的押金数额越来越大。

“到去年底,芝麻信用为用户累计的免押金额已超1000亿元。”芝麻信用产品运营部负责人柳天对《上海金融报》记者透露,接入信用免押服务的企业,并没有出现明显资金损失,甚至因用户量的快速提升而更快进入盈亏平衡期。“在租车、3C数码、服饰等领域,大部分商品免押金后用户违约率减少一半,新用户增长了60%以上。”

“‘信用’将使得租赁市场的交易模式发生根本性变化,以信用做担保的难点在于如何准确评价消费者个人信用,而以海量数据为基础的个人信用评分机制很好地解决了信用评价难题。”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高利民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通过虚拟的个人信用评分,能够客观、准确地反映消费者的信用状况,消除买卖双方的信任鸿沟,从而使“新租赁”成为可能。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钟鸿钧认为,“信用免押”对“新租赁”经济的促进作用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改变了传统以押金作为担保的机制,消除了消费者对于押金能否按时收回的疑虑,消费者不必再额外付出“押金的时间价值”,保障了消费者的权益,解决了传统租赁的痛点问题。同时,信用分能多层次、全方位地反映消费者的信用情况,具有连续性和时序性,也改变了以往以一次性押金作为担保的识别机制,对于消费者的识别更科学、可靠。二是租赁企业通过第三方平台,一键获取消费者的信用评分,所需做的就是划定信用担保的最低信用评分。信用担保消除了过往租赁企业通过相关合同和调研识别消费者违约风险的机制,大大降低甚至消除了企业对于消费者履约能力的识别成本,简化了交易程序,也减少了企业和消费者双方签订押金合同的交易成本,便利了双方交易。

“‘信用免押’最大程度地避免了消费者押金被挪用、诈骗等问题,切实保障了消费者的权益,让消费者以‘无任何后顾之忧’的心态去租赁。”钟鸿钧表示,未来信用将成为“刚需”,成为社会交往中普遍、客观的衡量尺度。有信用作为“名片”,将会大大减少市场的搜寻、识别和交易成本,消费者体会到信用带来的便利,也会更加重视个人信用积累。

上海金融报 | 记者:王锐 | 2019-01-21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的中小银行转型与发展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