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南风窗】“伪共享经济”已死,新租赁才是下一个风口?

时至今日,ofo公司为了解决“城市交通的最后一公里”这一痛点,在面对一千多万人的线上退押金申请时,终于走到了终点。结果就是,人们再也不敢付押金了。这意味着以押金为核心,甚至为主要盈利模式的伪共享经济模式已经失去生命力,以信用取代押金的新租赁经济将成为行业趋势。

什么是新租赁

2019年1月15日,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发布了国内首份《2019新租赁经济报告》,在同期举行的报告发布会上,与会嘉宾就“新租赁经济”的现状及未来趋势进行了阐述。

“对于租赁而言,首要解决的是供求双方的‘信任’问题。传统租赁模式中的两个成本制约了行业的发展:交易成本和渠道成本。消费者和租赁商家之间缺乏互信、存在信息不对称,如果采用押金的形式保障商家的利益,商家就存在滥用押金的可能,并在租赁结束的时候,以各种理由克扣部分或全部的押金;如果不采用押金,商家的利益就没办法保障,租赁交易基本上不会发生。”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指出,“所谓‘新租赁经济’,是指一种基于第三方平台产生的信用免押租赁模式的经济。简单地说,它强调信用,免除押金。与传统租赁模式相比,新租赁经济的亮点体现在‘采用信用免押机制’、‘平台型市场’两个方面。信用免押机制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大大降低了交易的门槛。以芝麻信用为代表的信用租赁平台具有整合性和网络外部性,能够扩大交易规模,降低交易成本。”

同时,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钟鸿钧也做出阐释:“新的租赁和原来最大的区别就是平台型组织会在租赁当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平台在租赁方面体现的竞争力是生态协同和其所掌握的用户特征。”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位23岁刚毕业的男同学,看到大疆出了一款新型无人机,特别想试一试,但是刚毕业的他没有多余存款足以支付这笔开销。于是,他想到了上探物——一个科技数码产品租赁平台。找到心仪的无人机后,他提供了自己在支付宝上的芝麻信用得分——729分,“信用极好”的他无需支付押金,便得到了亲身体验这款数码产品的机会。信用免押,就是如此简单轻松。

新租赁如何可能

“既有的定价方式导致大量支付能力很低的群体需求不能得到满足,这就是我们讲的信用或者租赁必须要解决的问题。而长尾理论揭示了其庞大的市场价值,这对企业来讲是非常大的商机。这就是租赁经济背后的基本经济力量。”钟鸿钧从最基本的理论层面证明了新租赁经济的无限可能。

而谈到中国目前的经济环境与社会转型为新租赁经济带来的种种机遇,傅蔚冈将其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迅速壮大的中产家庭成为中国新一代的消费推动力,他们也正在成为新租赁经济的服务群体。波士顿咨询在其研究报告中将中国的中产家庭定义为年收入8000美元至20000美元之间的城市家庭,并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中产人口占比会达到27%,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将超过47%。庞大的基数可能导致整个市场发生重要转向。

其次,消费理念的转变带来消费结构的升级,也为新租赁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不断扩展的市场。由下图我们可以发现,在过去的三十年间,城镇居民的现金消费呈现一升、一平、一降:食品和居住两类生存型消费支出占比逐年降低,下降了13个百分点;衣着、家用电器等功能型消费占比近二十年稳定在17%左右;品质型消费支出占比在2000年以后明显上升,从1985年的13%上升至2016年的37%

由此可见,中国目前正处于消费社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而由于人口总量大、各区域之间发展水平不同,多元分化的消费需求反映出了巨大的市场潜力。消费升级的过程也将会一直持续到2030年前后,个性化、多样化和差异化等消费特征将会进一步显现,服装、数码、医疗等用以满足自身发展领域的消费将迎来蓬勃机遇期,同时预示着新租赁经济的市场空间将不断扩展。

最后,互联网时代,电商与第三方信用平台的发展形成了新租赁经济的发展基础。电商平台直接覆盖全国统一市场的消费者,消费者粘性高,历史数据对消费者也有很多的预测、分类,解决了传统租赁企业流量和服务顾客的范围受限的问题,降低了渠道成本。随着新租赁经济的兴起,新兴新租赁商户必然会基于现有的商平台开展业务,电商平台以信用做担保向商户和消费者提供信用公共品,促成交易,电商平台本身的市场规模和范围也让商户可以直接面对全国市场,只要模式和产品有吸引力,企业前景的想象力远胜传统租赁经济中的企业。

资本正在较快地进入这一领域,2017年近30%的创业项目都和共享租赁相关,2017年在商品共享或租赁领域的创业项目获得融资总额达到231亿,而2015、2016年分别为5.98亿、62.1亿,最近三年融资额年均增长率高达521%,三年时间增长近40倍(鲸准创业市场统计报告,2017)。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针对新租赁模式的芝麻信用免押金信用服务,已经覆盖全国超过380个城市,场景已扩展至酒店、租房、民宿、租车、共享单车、便民服务、办公设备租赁、数码等38个行业,累计减少资金占用超过1000亿。

新租赁不只是免押金

除了把消费者从不敢付押金的顾虑中完全解脱出来,新租赁能做到的还有更多。

上海法律与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高利民说:“在平台型经济出现之前,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我们的信用往往都是单向的,你要向租赁公司或者借钱的人证明你是一个好人。而新租赁的出现,使得信用变成双向信用,不仅仅是单向信用。有一天银行或者供应商也要反过来向你证明,他也是一个好人,你想过有这一天的出现吗?”

“双向信用会推动整个供应方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不仅仅停留在租个自行车,租个大疆无人机,租一个康复设备或者租一点道具,可以把很多事情都变成可租的情况,甚至还可以鼓励出租方的良性竞争,使得你租的品质也会越来越高,只有品质不断提高,参与者才会是双向互动的关系。”高利民进一步解释道。

新租赁不仅倒逼供给侧的改革,同时也将彻底颠覆许多企业原有的商业模式。“整个商业会从出售变成出租,从提供产品变为提供服务。汽车产业可能面临巨变,因为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买车的意愿不是那么强,我要的是汽车的实用性,重要的是让车给大家提供服务。同时,电子产品的迭代速度非常快,这个市场上大家也可以越来越多的租赁。”钟鸿钧说。

“在我看来新租赁经济的发展才刚刚开始,在将来你会看到万物可租不只是一句口号,而可能会成为一个非常便利的服务方式,将来平台上可能会有大量的东西出租。商业模式的创新和平台协同效应,有可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解决人们现在的许多痛点。”钟鸿钧表示。

毫无疑问,目前新租赁经济的发展仍是一片蓝海,而随着万物可租的一步步实现,新租赁经济终将成为一片新红海。

《南风窗》| 2019-01-17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的中小银行转型与发展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