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前瞻2019:稳杠杆,加投资,促改革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风云骤起、跌宕起伏,增长前景扑朔迷离。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之年,2019年乃至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经济走势将如何演绎?


2019年1月17日,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了第138期【鸿儒论道:前瞻2019】,本次论坛邀请了光证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高,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长聘教授、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嘉华教授陈杰,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教授刘明兴,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副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颜色就宏观经济的热点问题,进行前瞻与预判。


陈杰教授指出理解中国住房制度70年波澜壮阔的大变化需要围绕住房属性演变这一主线。1956年土地国有化之后,房子长期不被看作是商品,而被视为福利品,按需分配,造成供给严重不足,城市住房严重短缺;1978年后,城镇福利住房制度改革起步,重新确认了住房的商品属性。这40年里,在工业化、城镇化、全球化、信息化、金融化的历史大背景的推动下,住房属性不仅依次从福利品走向商品化,更逐渐走向资产化、金融化。住房金融化,“房炒不住”的泛滥,导致房价脱离基本面。他强调未来要重新认识住房双重属性、淡化住房资产属性,警惕“住房自有率陷阱”,建议借鉴社会市场型经济模式(以德国、法和北欧国家为代表),实现住房供给多元化 ,发展社会住房模式。


徐高博士认为,2019年,全球经济景气进入下行通道,中国经济无法依靠外需,能否在今年取得稳定,取决于国内宏观政策调整是否到位。目前宏观政策已经更多偏向了稳增长,2019年,政策从去杠杆到稳杠杆,需要通过放松去杠杆政策去疏通货币传导路径,从而消除实体经济融资难。他认为,中国债务水平的上升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中国的社会融资是债券型融资方式为主导的结构,储蓄向投资的转化必然不断在国内形成增量债务。与此同时,中国居民消费低、储蓄率高,削减债务的治本之策是调节收入分配,增加居民消费,从而降低储蓄,但是在消费转型进展有限的情况下,最终选择了基建和地产这两个消费性投资来拉动经济总需求。上述原因导致了中国债务水平的提升,由此,金融去杠杆政策在中国推开。他指出过去两年于严厉的杠杆政策带来了不利影响,货币政策传导路径再阻塞,实体经济融资难与金融市场流动性泛滥的局面并存。徐高同时也强调去杠杆政策正在被调整,2019年政策应该以稳为主,从去杠杆过渡到稳杠杆,需要放松去杠杆政策:包括金融去杠杆和地方政策去杠杆。


刘明兴教授补充了“去杠杆”常见的政策主张:一是金融集权与压减影子银行,二是地方债务的非标转标,三是减税降费。他指出在“去杠杆”的过程中财政体制的运行也会面临债务违约、财政收支政策变动诱发的社会风险。从传统中国宏观经济理论出发,化解这个财政风险的核心原则是防止地方政府把各种各样的支出压力,债务违约风险全部向中央财政转嫁。有两个基本办法:一是不允许地方政府发行地方政府金融化的债券,必须把标准化变为非标化;二是要给地方政府管理权限,一般性公共支出和地方税费是给地方自主权。各个行政部门之间权力分置,防止部门利益的过度膨胀。

他认为90年代的“去杠杆”,是比较成功的“去杠杆”,在财政集权体制下,中央将部分公共支出标准的制定权(如津补贴的发放权)和公共服务的定价权下放给地方政府,乃至下放到基层事业单位。通过立法进行有限度动员压迫地方财政。通过金融集权,硬化地方政府的融资约束。对需求侧进行了刺激性的干预(大学扩招)。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央在改革次序设计上的经验非常值得借鉴。


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增长方式饱受诟病,“经济结构严重失衡,表现为对外依存度过高,内需不足;而内需不足又表现为投资过多,消费不足。”颜色教授认为“消费过低,投资过高”是个错误判断,一方面消费被严重低估了:住房消费、服务部门的消费、会计制度不规范使得消费被低估。经过调整,我国消费占GDP的比重可以提高至少10%。另一方面,投资被严重高估了,在投资的统计中存在大量的重复计算,经过这些调整,我国投资占GDP的比重应当减少5%左右。事实上,目前没有公认的成型经济理论证明存在一个一般的最优投资率,不能断然认为中国经济存在严重失衡。以前认为投资会阻碍服务业的形成,最近的论文研究发现:有效的投资可以促进结构转型升级和服务业发展。以信息技术互联网为代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其实是促进了无形资产的投资,导致投资服务化重要的基础变革。这种投资其实是有利于我们的结构更加得均衡。

最后他强调过分追求再平衡,会导致很严重的问题,调结构往往变成以调控代替改革,要回归增长本质,回归常态常识,经济增长的动力并不是依赖短期需求,长期经济增长动力不是依赖于短期需求的平衡,回到经济增长的本质还是要放弃调结构,再平衡,应该加强微观经济基础,改善市场经营环境,提高投资质量,而不是追求所谓的均衡的理想的经济结构。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几位专家还与现场参会者就未来住房制度、消费升降级、隐形债务前景、国债等问题进行了交流与探讨。

(文字编辑:顾子婕、任姣姣)

  • 李步云法学奖
  • 数字经济时代的城市连接
  • 【鸿儒论道】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