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期货日报】“去杠杆”的前世今生

作为近两年国内改革的重点之一,“与供给侧改革”一般“去杠杆”也是国内资本市场的热门话题之一。实际上,无论是房地产方面的政策限制,抑或是国内金融市场的不断优化调整,都与“去杠杆”本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为何近两年国内决定要“去杠杆”呢?目前“去杠杆”又进展到了什么程度呢?在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37期鸿儒论道,兴业银行首席策略师乔永远与参会人员分享了他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什么是杠杆?

在乔永远看来,杠杆是金融机构和金融行业运行的基础,本质上没有杠杆就没有金融,没有杠杆就没有货币,甚至没有杠杆就没有信用。因此,所谓近两年来市场中所谓的“去杠杆”实际上并不应该是将杠杆去到零的水平,而是“去掉不合理的杠杆扩张,维持相对合理的杠杆水平,在技术上为稳定的杠杆的提升、及良性的杠杆的改善提供一些发展的空间”。

那什么是杠杆呢?据了解,在目前的日常生活中杠杆的运用是很频繁的。比如买房子首付就是杠杆,消费借贷也是杠杆。在乔永远看来,从金融机构的角度来讲,杠杆只有两类:一是期限杠杆,二是风险杠杆。

而所谓的期限杠杆可以从银行方面理解,就是借钱投资短,还钱周期长,也就是短接长投。这类杠杆普遍被主流投资领域及社会人员所忽视。至于风险杠杆,则比较受到重视,而其原理就是市场常说的风险错配。比较典型的就是些刚兑性的金融产品,借钱的时候承诺一定会还钱,且会有一定的好处,但投出去的资产可能会违约,或者承担一定的价格波动。实际上,这类资产本质上利用的是信用杠杆。

“是通过个人或机构的信用为资产加了一层担保,在这层担保下保证会如期归还借贷并给与一定的利息。但鉴于下面的投资回报是没人担保的,因此中间也很容易出现一定的问题。”另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股票质押,因为其资产价格一直在波动,且负债仍为刚性资产,如果资金来源于居民领域,也就很容易出现新的问题。

为什么要“去杠杆”?三轮宽松,药效到头

既然杠杆与金融一起是一定会一直存在的,那为什么要去杠杆呢?乔永远认为,在讨论当下“去杠杆”的程度前,最好还是先了解一下过去十年加杠杆给市场带来的影响。

在他看来,我国的杠杆提升之路是从2009年四万亿的政策扩张开始的,总的来说,经历了2009年四万亿提升信用杠杆、2012年降息、降存款准备金推升期限杠杆以及2014年金融市场利率快速下降带来的期限杠杆全面上升等三轮宽松。

而这三轮放松虽力度越来越大,其所得到的结果却是效果越来越差。不仅一年其国债收益率对其的反应越来越钝化,广义社会融资规模在第二轮和第三轮放松中也没出现明显扩张。

但在这十年间,市场却创造了很多十年前没有的东西,比如说银行理财产品,非标准化债券投资工具,以及一些其他的资产类型、机构类型。这些都是2009年之后才创立的。

去杠杆带来巨大影响维持杠杆的有效稳定可能是更优选择

乔永远介绍,虽然国剧加杠杆的效果虽然越来越不好,但“去杠杆”的效果却非常明显。目前无论是M2增速还是社会融资规模都出现了持续下降的情况。叠加表外的萎缩,实际上,“去杠杆”的过程的确给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和冲击。

但同时乔永远也发现,“杠杆这个问题正逐渐成为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继续下去确实不行,但是我们发现如此之快地收缩,也不应该成为我们选择的可能。因为一旦这样选择,那么改变的是老虎的基因,而这只老虎的基因是过去十年所形成的,它很难在一日之内改变”。

对此他认为,杠杆水平应与当前经济相适应。对于近半年大家一直在讨论的继续降息。他表示,在维持银行或者杠杆温和稳定的同时,降息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实际上,2014年~2016年间的快速降息过程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一旦存在持续的降息预期,金融机构的杠杆将很快放大。这就会导致国内这两年在“去杠杆”方面取得的一点成果出现全面地逆转。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认为适度的放松政策执行,允许影子银行维持当前的水平或将成为一个值得思考的政策选项。

期货日报 | 记者:韩雨芙 | 2018-12-26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互联网时代的经济逻辑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