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年会

【界面新闻】陆铭:地方债问题实际是空间错配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陆铭表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实际是空间错配的问题,这背后反映的是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要真正治本,除了要求劳动力自由流动,财政和金融分家,最终还需要调整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提高政府的投资效率。

11月16日,陆铭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举办的“影子银行与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专题研讨会上指出,2009年推出“四万亿”计划后,中国地方的债务水平猛涨,超过70%的新城建设在2009年以后。考虑到地方均衡发展,为提高欠发达地区的GDP增长速度,国家增加了对欠发达地区的土地供应。在中西部人口仍然不断往外流出的同时,增量的土地越来越多,产生了严重的空间错配。

从公开信息来看,江苏、浙江等东部省份负债绝对规模较高,但相对负债率较低,总体风险可控,而贵州、青海等西部省份债务风险较高。总之,越发达的地方负债率越低,空间错配现象严重。

陆铭指出,对于欠发达地区来说,劳动生产率低,青壮年劳动力的人口流出意味着更严重的社会保障负担,资金来源一是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二是地方政府借债。

陆铭研究团队发现,中央政府对欠发达地区财政转移支付存在道德风险:中央政府如果给欠发达地区转移支付越多,该地区越会去借债,平均一个城市如果每增加1元专项转移支付,这个地方城投债融资的数量就会增加0.282元。

根据陆铭的不完全统计,2009年以来,全国272个城市建设了当地的新城,超过90%的城市建了新城,大量新城的建设在中国中西部人口流出地。依据经济学逻辑,越是欠发达地区,还款风险越大,转化成高利率,推高融资成本。

“这时出现了最坏的组合:高利率、低回报和刚性兑付。”陆铭说,高成本的资金投在了低回报的项目上面,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在人口流出地。这是欠发达地区地方债务危机爆发的根本逻辑。

所以,他认为,目前地方债务的水平及分布与我们搞建设的方式有关,投入与需求之间存在严重的空间错配。背后的大背景是我国地方和中央的关系,财政和金融混在一起,用金融方式解决地方政府公共财政的支出,加上政府信用背书,地方政府的债务几乎不可避免,尤其在欠发达地区。

陆铭表示,避免地方政府债务,尤其欠发达地区的债务,首先必须通过促进劳动力自由流动,使得地区之间生产率趋同,欠发达地区不那么受制于汇率变量,同时减轻欠发达地区支出的负担,降低融资动机。

其次,财政和金融必须分家,地方政府的公共财政就应该发行公债,低利率,打破高利率、低回报和刚性兑付这种最坏的组合。

第三,陆铭强调,要调整国家区域发展战略,提高政府中西部地区的投资效率,把城市化对于化解债务风险的作用发挥出来。

界面新闻 | 记者:习曼琳| 2018-11-29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