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财富管理】从金融体制变革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中国金融体制改革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基本建成了开放的现代化金融体系,金融竞争力显著提升,而且在经济转轨过程中保持了对经济发展的有力支持,实现了宏观经济金融的总体稳定。习近平总书记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郑重承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在当下全球化进程走到十字路口、科技改变经济金融模式、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的关系经历全面重塑的历史关口,回顾中国改革和创新40年,将对未来具有深远意义。40年后改革再出发,中国又将何去何从?

20181115日,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35期鸿儒论道暨第112期金融家沙龙(上海市社联第十二届学会学术活动月项目)活动上,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曹远征回顾总结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逻辑、进程与经验,对中国改革开放的下一步进行了前瞻。

曹远征首先回顾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1978年的中国尽管已经经历了建国以来近三十年的发展,但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经济活动依赖于政府的行政命令,从而形成了工农业割裂和城乡对立的二元经济结构,人民收入低、物资短缺、对外经济联系少,增长陷入停滞。在这样的背景下,人们开始反思经济体制。人类目前为止所发明的两类经济体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都是为了解决资源配置与激励机制两大基本问题,但是解决的思路和方向大相径庭。市场经济基于理性人假设,通过“看不见的手”来完成资源配置,在激励机制上尊重个人利益,而计划经济由行政命令分配资源,经济活动由政府控制,以期减少市场波动。但原苏联东欧国家的实践经验证明,计划经济在运行中存在无法避免的系统性偏差,随着时间的推移,改革压力会越来越大。在中国当时的情况下,摒弃计划经济,进行市场导向性的经济体制改革成为唯一的出路。经济全球化时代,超越国界的市场竞争将使经济效率大大提高,由此构成了改革开放的必然逻辑。

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基本历程与主要经验可以看出,改革与开放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通过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进行对外开放,使得中国融入全球化,实现了经济增长的加速;而通过对外开放,进一步倒逼了中国的改革。改革扩大了开放,开放深化了改革,从而取得了40年的辉煌成就。

从改革的逻辑来讲,任何一个制度的选择是有收益的,但是要选择这个制度是有成本的,收益-成本选择是所有改革遵循的原则。苏联选择了激进式改革“休克疗法”,中国选择了渐进式改革“双轨制”。双轨是在计划轨之外设立市场轨,市场轨逐渐发挥引领作用,引领计划轨向市场轨靠拢,最后市场轨消灭计划轨,两轨变一轨。按照中国改革的经验,双轨不是稳定的体制,拉扯双轨一定要并轨,又不能全部并轨,于是要不断改革,不断过渡,目前劳动力市场、资本市场和其他市场依然有双轨的存在,并轨的过程还在路上,改革永远不停。

曹远征指出,改革的市场取向,意味着金融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与市场经济体系相适应的金融体系。金融体制改革的基本任务从宏观层面是独立于财政的金融体系再造,微观层面是传统金融机构的企业化改造。

同时,金融体制改革的顺序与经济渐进式改革要相互配合,中国的选择是先做独立财政金融体系,进而使这个中间的金融机构具有自我盈利的目标,这样的顺序既是逻辑顺序也是历史顺序。他详细回顾了中国金融改革的历程:

金融改革的第一阶段(1978-2003年):建立独立于财政的市场取向的金融体系。建立双层银行体系,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建立资本市场,推出分业监管体系;金融市场发育并丰富化;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并推进相关改革。

金融改革的第二阶段(2003-2012年):金融机构微观机制再造。以清理资产负债表为契机,重塑国家资本与银行的关系;对国有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造,推进境内外上市;以银监会成立为契机,实现行政与监管分离;推进其他各类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改革发展。

金融改革的第三阶段(2012年至今):构建市场化、国际化的现代金融体系。建立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如成立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引入逆周期调节手段,建立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人民银行“双支柱”调控框架;金融市场开放:QFII/QDII,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推出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自贸区金融改革等。

曹远征强调,在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正在国际化过程中,金融市场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机会,但同时高处不胜寒,只有自身的改革才能支持更大程度的开放。对于未来深化改革开放的领域,曹远征特别强调了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的改革。他指出中国居民收入是可以可持续增长的,因为中国还远未实现城市化,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率大概是75%,中国目前还不到60%,更何况60%中,只有不到40%拥有户籍,还有20%左右是农民工。改革的核心问题是能不能使更多的农民加入到工业化,能不能实现市民化,这是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习总书记在上海视察上海自贸区时,对上海自贸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上海自贸区就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我们最重要的开放就是资本市场,就是我们所说的资本向下开放问题,只有资本向下开放,资金合理流动,汇率才能真正的市场化,利率才能真正的市场化,反过来恰恰又对资本开放创造了条件,这是上海自贸区的核心。

他最后强调,纪念改革开放40年,不忘初心,在今年特别要不忘初心的就是改革,改革最重要的是市场取向型的改革,这叫初心,市场是有自我扩张的秩序,我们需要顺应这个逻辑。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学术委员、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复旦大学经济思想与经济史研究所所长李维森,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左学金作为评议嘉宾出席了本次活动。

李维森指出,尽管今天大家比较多关注金融行业的问题,但不能忽视改革开放四十年里金融成长对中国的经济增长所做出的巨大贡献。金融行业创造的GDP份额占到了8%,最高曾达9.6%,总量大,问题和成就也同样巨大。但不能因为GDP占比大就抑制金融发展,恰恰相反,未来金融行业的发展方向应该是逐渐提高证券化率、建立直接融资,有了稳定的发展,才能走向和谐社会。

左学金认为,中国采取的渐进式改革被证明是正确的选择。在改革过程中,政府的作用是支持改革,为企业进行产业创新、转型升级提供条件,而不是进行具体的设计。现阶段改革触及的利益更多,因而阻力也比早期更大;现阶段的改革任务是要为各个利益群体利益表达、辩论、妥协和达成共识找到一个可操作的平台,使得改革能够不断深入下去,人大、政协就有望发展成这样的平台。在城市化问题上,他补充了曹老师的观点,指出农村劳动力的城市化远远超前于农村人口的城市化,非劳动年龄人口的城市化和他们的养老问题值得重视。未来将会面临人口结构的变化、利益的分化等新的挑战,改革依然任重道远。

财富管理 | 2018-11-21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