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界面】曹远征:坚持市场取向的改革就是不忘初心

“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开始有了自己的模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有自我扩张的秩序,向更高层次的标准靠拢,你得顺应这个逻辑,承认、允许这个秩序继续扩张。坚持市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这就叫不忘初心。”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委员曹远征对中国改革开放的下一步表示道。

1115日,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35期鸿儒论道暨第112期金融家沙龙活动上,曹远征总结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逻辑指出,改革开放的成就来源于市场取向的开放,体制的重要性显现。

他说,从改革的逻辑来讲,苏联选择了激进式改革“休克疗法”,中国选择了渐进式改革“双轨制”,在计划轨之外设立市场轨,市场轨逐渐发挥引领作用,引领计划轨向市场轨靠拢,最后市场轨消灭计划轨,两轨变一轨。

具体到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可以看出:开放促改革、改革促开放。曹远征表示,开放的根本问题在于是不是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市场取向是中国过去40年改革的重要阵地。

“我们尝试将计划经济运用到极端,最后发现还是走不通,于是果断转轨,这个转轨是市场取向。”他说。

1978年,中国经济体制上下同时改革:在北京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全党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安徽凤阳小岗村,18户农民自发把地分了,创造了土地承包制。

曹远征说,在1958年到1978年实行计划经济的20年里,中国GDP的平均增长速度只有5.1%,改革开放40年里,中国GDP平均每年增长9.5%,明显高于同期世界2.9%的平均水平和主要经济体的平均水平。2010年,中国GDP跃居全球第二位。

另一方面,1978年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17元,而目前有3亿人口进入中等收入以上。2018年上半年,上海、北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超过3万元。

1978年中国GDP只有美国的不到8%,现在是64%,中国GDP占全球比重达15%,每年对全球贡献超过30%。曹远征认为,不出意外2035年前中国GDP肯定会超过美国。

对改革开放的下一步,他表示,金融改革依然是重点。中国经济的双轨制在金融市场依然存在,市场导向的并轨依然在路上,下一步金融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与市场经济体系相适应的金融体系。

曹远征说,从1978年到2012年,中国成功实现了独立于财政的金融体系再造,从而顶住了2008年金融危机。目前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新阶段,开始面对去杠杆、宏观审慎等问题,其中最大的挑战在于金融,这要求人民银行和中国货币市场具有国际视野。

曹远征认为,深化改革需要更高标准的开放,最重要的开放就是资本市场,只有资本项下开放,资金合理流动,汇率和利率才能真正市场化,反过来为资本开放创造条件,从而推动中国经济向更高标准的开放靠拢。

他还表示,随着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贸易体,人民币国际化带来了新机会,但也带来更大挑战:“高处不胜寒”。

十年来,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模式是清算行加离岸审查,国外人民币国际化一浪高过一浪,伦敦很可能取代香港成为第一大人民币市场。但曹远征认为,上海是人民币的本币中心,必须要重视在岸市场,否则上海建设国际中心就非常困难,上海自贸区为人民币的在岸市场和离岸市场架了一个桥梁。

他进一步表示,上海要形成人民币国际化的中心,必然要坚持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在他看来,人民币真正国际化意味着“各个金融机构充满竞争性,形成一个靠货币市场、信贷市场和资本市场连贯的收益链曲线,这个曲线由各国金融机构的产品互相联系。”

上世纪90年代日元国际化给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绝好的例子,曹远征表示,目前人民币国际化有很好的历史契机,尤其是中美贸易摩擦提供了更多契机。

附:中国金融改革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78-2003年)建立独立于财政的市场取向的金融体系。建立双层银行体系,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建立资本市场,分业监管;金融市场发育并丰富化;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并推进相关改革。

第二阶段(2003-2012年):金融机构微观机制再造。以清理资产负债表为契机,重塑国家资本与银行的关系;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造,境内外上市;行政与监管分离;推进其他各类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改革发展。

第三阶段(2012年至今):构建市场化、国际化的现代金融体系。建立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如成立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引入逆周期调节手段,建立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人民银行“双支柱”调控框架;金融市场开放:QFII/QDII,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推出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自贸区金融改革等。

界面 | 记者:习曼琳  | 2018-11-21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