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鸿儒论道

【国际金融报】金融体制改革目标是建立与市场经济体系相适应的金融体系

中国金融体制改革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基本建成了开放的现代化金融体系,促进金融竞争力显著提升,并且在经济转轨过程中形成对经济发展的有力支持,实现了宏观经济金融的总体稳定。

在当下全球化进程走到十字路口、科技改变经济金融模式、中国实体经济和金融的关系经历全面重塑的关口,各界对于如何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进行了热烈讨论。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认为,在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金融市场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机会,但同时高处不胜寒,只有自身的改革才能支持更大程度的开放。对于未来深化改革开放的领域,曹远征特别强调了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两方面的改革。

曹远征在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35期鸿儒论道暨第112期金融家沙龙活动(上海市社联第十二届学会学术活动月项目)做出上述论述。他总结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逻辑、进程与经验,对中国改革开放的下一步进行了前瞻。

曹远征首先回顾了改革开放的历史背景。他认为,经济全球化时代,超越国界的市场竞争将使经济效率大大提高,由此构成了改革开放的必然逻辑。

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基本历程与主要经验可以看出,改革与开放是一个相互促进的过程。通过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进行对外开放,使得中国融入全球化,实现了经济增长的加速。而通过对外开放,则进一步倒逼了中国的改革。改革扩大了开放,开放深化了改革,从而取得了40年的辉煌成就。

从改革的逻辑来讲,任何一个制度的选择都是有收益的,但是要选择这个制度是有成本的,收益-成本选择是所有改革遵循的原则。苏联选择了激进式改革“休克疗法”,中国选择了渐进式改革“双轨制”。双轨是在计划轨之外设立市场轨,市场轨逐渐发挥引领作用,引领计划轨向市场轨靠拢,最后市场轨消灭计划轨,两轨变一轨。

“按照中国改革的经验,双轨不是稳定的体制,拉扯双轨一定要并轨,又不能全部并轨,于是要不断改革,不断过渡,目前劳动力市场、资本市场和其他市场依然有双轨的存在,并轨的过程还在路上,改革永远不停。”曹远征表示。

中国在金融改革的进程中经历三个阶段。

l  第一阶段(1978-2003年),是建立独立于财政的市场取向的金融体系。建立双层银行体系,专业银行向商业银行转变;建立资本市场,推出分业监管体系;金融市场发育并丰富化;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并推进相关改革。

l  第二阶段(2003-2012年),是金融机构微观机制再造。以清理资产负债表为契机,重塑国家资本与银行的关系;对国有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革,推进境内外上市;以银监会成立为契机,实现行政与监管分离;推进其他各类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改革发展。

l  第三阶段(2012年至今),是构建市场化、国际化的现代金融体系。建立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如成立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引入逆周期调节手段,建立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人民银行“双支柱”调控框架;金融市场开放:QFII/QDII,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推出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自贸区金融改革等。

对于这一改革趋势,曹远征认为,改革的市场取向,意味着金融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与市场经济体系相适应的金融体系。

“金融体制改革的基本任务从宏观层面看是独立于财政的金融体系再造,微观层面是传统金融机构的企业化改造。同时,金融体制改革的顺序与经济渐进式改革要相互配合,中国的选择是先做独立财政金融体系,进而使这个中间的金融机构具有自我盈利的目标,这样的顺序既是逻辑顺序也是历史顺序。”曹远征说。

他强调,在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金融市场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机会,但同时高处不胜寒,只有自身的改革才能支持更大程度的开放。

对于未来深化改革开放的领域,曹远征特别强调了劳动力市场和资本市场的改革。他指出中国居民收入是可以持续增长的,因为中国还远未实现城市化,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率大概是75%,中国目前还不到60%,更何况60%中,只有不到40%拥有户籍,还有20%左右是农民工。改革的核心问题是能不能使更多的农民加入到工业化,能不能实现市民化,这是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资本市场的改革,就是我们所说的资本项下开放问题,只有资本项下开放,资金合理流动,汇率才能真正的市场化,利率才能真正的市场化,反过来恰恰又对资本开放创造了条件。

国际金融报 | 记者:袁源 | 2018-11-21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