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中美之间是文明、权力和体制的三重冲突

2018年,是全球金融资本市场风起云涌的一年。中美贸易战,看似“黑天鹅”,实则“灰犀牛”。下半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将更加严峻:对内去杠杆,对外贸易战,两大灰犀牛,更是增加了市场投资者风险厌恶情绪……再加上弥漫着狂欢气息的“独角兽”,资本市场在打开怀抱拥抱它们之际需要注意什么?在这场浪潮中,无人能够独善其身,而投资者又将何去何从?

2018年10月26日,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合主的第134期【鸿道】论坛上,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邵宇博士从全球化不断深入的路径版本和阶段特征出发,深度解析当前全球金融格局,展望未来全球及中国宏观经济发展态势。

在11月6日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之际,美国副总统彭斯发表演讲厉言抨击中国、美墨加协定签订“毒丸条款”,中美贸易冲突从摩擦起步迅速升级至针尖麦芒的“新冷战”之忧。如何看待这段时间内此般紧锣密鼓的变化?

邵宇认为,中美之间不仅仅是贸易争端这么简单,而要从权力、体制和文明之争这三重冲突的维度进行分析和解读。知彼知源,方能从容施策。

首先要建立对特朗普及其背后七大鹰派幕僚的正确认知,修正前期战略误判。当主张对华强硬的鹰派取代主张对华友善的建制派成为美国政治主流,也基本上宣告“韬光养晦”走到了尽头。中国经济体量已增长到世界第二,被美国视为潜在威胁亦在所难免,是为第一重“权力的修昔底德陷阱”。

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发布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贴上修正主义、新殖民主义和新威权主义三个标签,商务部和外交部随即回应称合作共赢才是新型国际关系的内涵。邵宇指出,然而这实际上意味着一种体制上的直接对撞,构成了第二重“体制的修昔底德陷阱”。

纵观全球化历史进程,不同文明体之间有交往也有冲突。中国以儒家文化为基底,与西方基督教为本源建立起来的文明体之间,存在着最重要的第三重“文明的修昔底德陷阱”。邵宇强调,这三重冲突中,当务之急还是来自于体制和权力即利益的争夺,显现在特朗普政府近期对技术转让、专利保护和人才计划的限制政策。他认为,贸易战也好金融战也好,都只是一个外形。其背后既可能是技术的冷战,也可能是金融的热战。

如果中美争端演变成不同制度间的持久对抗,中国应当如何应对?邵宇提出了对内和对外的十七条建议。

对外七条包括以战止战,增大贸易服务投资,威慑重点但可替代的跨国企业;精准打击,区别建制派和鹰派,有保有压;合纵连横,减税开放拉拢G6,中日韩东盟一体化;扩大开放,促进非美国非鹰派来源的贸易和直接投资;贬值汇率,战略威慑,双向波动加入逆周期因子;重配外储,战略威慑,推动美债利率上升预期;收紧资本账户,阻止资本外流。

对内十条包括保持定力、适当补水,让M2接近名义GDP增速;壮士断腕,叫停非重点城市群区域平台机构,淘汰过剩产能僵尸企业;刮骨疗毒,通过资管新规杀死影子银行;釜底抽薪,推广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平准市场,国家队必要时出手稳定股市债市汇市;降低税负,扩大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减税幅度,参与全球竞争;要素改革,农村土地城市群户籍,竞争性国资退出;强化政策性金融机构,专注小微企业和租赁式住房;强力创新,大力推进硬科技、基础研究、核心技术;修复宏观资产负债表,让央行、财政部发挥托底和最后贷款人功能。

在全球流动性都面临收缩的形势下,邵宇认为,未来的投资机会也还是有很多的,但当下必须要渡过艰难时代。耕劳深秋,才有可能熬过凛冬,迎来立春。

春山浦江(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辛威廉,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肖志国作为评议嘉宾出席了本次活动。

中美之间贸易战轻松讲是贸易摩擦,严重来讲是新型冷战,这是尤其人感到焦虑的一面。中美贸易争端用何种策略应对更为有利?辛威廉认为,对外在应对思路中要转变以利益为上的策略,在理解美国立国根本和原则的基础上,修正谈判筹码。对内则要自修内功,大幅减税、降税来提振市场信心、促进内需消费。中国市场足够大,不会有任何一个其他国家愿意轻易放弃。

肖志国认为,贸易战的起源是全球化。全球化有两个参与的主角,一个是有边界的区域性国家,另外一个是有资本、技术,但没有边界的跨国公司。全球化纵深发展带来的利益重新分配导致中低端制造业岗位大量流失,美国国内矛盾逐渐积累,失利人群通过选票将不满诉求至政府或国家层面,这也是特朗普上台的重要原因。其次,90年代后期中美之间已有嫌隙,但911之后反恐及中国加入WTO分散了战略重心,除掉本拉登后如今重回战略核心。再则,美国民众最关注的是国内矛盾,中美贸易战是美国国内政治转移视线的牺牲品。综其种种,中美之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本文经作者审阅,文字编辑:马煜婷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曹远征:从金融体制变革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