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风险投资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风险投资作为一种创新创业投融资机制,并不只简单地承载提供资金的功能,它还在创新项目孵化、创新成果转化、市场 开拓、企业管理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中国风险投资的退出方式仍然以并购和公司股权回购为主,但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逐步完善,上市退出的比例整体呈上升态势。在经历了疯狂的估值泡沫和投资狂热后,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持续降温,投资金额呈现大幅下降趋势。

2018年9月28日,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合主的第132期【鸿道】论坛上,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儒艺资本创始合伙人钟鸿钧博士从风险投资产生的历史背景出发,系统阐述了风险投资对资本市场和全球经济的影响及其回报、现状和演变,并分享了对风险投资的经济逻辑、投资策略和退出机制的深刻洞察。

与二级市场帮助投资者找到好公司不同,风险投资的商业逻辑在于帮助投资者找到有好想法或强执行力的企业家。风险投资通过甄别和监督创造价值,经由募资、投资、管理和退出等环节,对企业成长、管理水平和竞争力提升、企业全要素生产力施以影响。由风险投资支持的企业对整个经济、市场影响也非常大,改变了全球市场、经济以及生活方式。

钟鸿钧指出,风险投资作为一个行业,其机构管理人业绩即回报,与其基金规模、设立年份、管理人专业能力呈现较强关联性。历史数据表明,基金规模与回报水平呈现较稳定负相关。在风险投资这个行业,规模是回报的敌人,基金规模每增加50%则其IRR下降1.5%-2%。

自1946年战后第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在美国成立以来,2000年后风险投资逐步走向国际化,通过风险投资的支持,快速从硅谷到中国、从中国到东南亚,带来跨越国境的专业技能溢出、管理/模式输出和企业生产率提升。

目前,中国已登记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达14,309万家,占总体规模接近59.86%,备案私募股权基金大概31,576支,占总体私募基金规模42.75%。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每个基金管理规模大概79,467亿人民币,占总体管理规模63.06%,其中创投基金5912只,总规模7974亿,基金规模偏小。实际上大量基金的管理规模都是在5000万左右。钟鸿钧判断,中国的私募股权基金市场非常分散,将来可能会有大幅度集中。

与此同时,中国的监管环境发生较大变化,监管力度不断加强对私募股权募资带来一定压力。2018年上半年基金整体管理规模增加不到3000亿,第二季度市场募资规模仅900亿,同比下降77.7%。从投资总量上来看,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仍保持较高活跃度。2018年上半年,投资金额为4545亿,同比增长44.6%;2017年,投资总额为9938亿,同比增长65.25%。钟鸿钧指出,在监管趋严和二级市场不乐观的大背景下,市场整体投资逻辑趋于理性,行业热点相对较少而大额投资案例增多,且投资阶段呈现明显两头分化趋势,特别是在风险偏好降低后更倾向于战略投资和B轮以后的项目。而退出目前还主要以IPO和并购为主。

未来风险投资行业将如何演变?钟鸿钧观察到主要有六个方向。

第一,其趋势性发展体现在医药生物和人工智能行业在投资总量中比重将会逐渐上升,同时消费服务、信息科技和金融领域仍然是热门投资行业。第二,公司风险投资在过去十年中不断崛起。以腾讯、阿里、小米、百度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头部企业倚仗充裕现金、平台优势及核心能力向外辐射投资,整合内部产业链并向外提供支持和服务。第三,风险投资从早期的工匠模式逐步转向分工明确和战略驱动的专业模式。第四,联合投资的崛起既带来风险分散和意见辅助的优势,但也存在道德风险和预算约束的不利因素。第五,更多专业机构资金会参与到风险投资里来,提供长期可靠的巨量资金,譬如养老金以及与产业政策相结合的政府引导基金。第六,一二级市场会呈现出融合趋势。

最后,钟鸿钧从政策和行业角度总结道,中国的风险投资确实存在很多乱像,但从长远来看发展空间很大,而且对经济增长、创造就业、促进创新有很大正面效益,政府政策也会长期支持风险投资行业发展。

海一基金董事总经理龚彦焱中融金控集团有限公司组织人事总监陈斌,以及济邦咨询董事长张燎作为评议嘉宾出席了本次活动。

龚彦焱从自身风险投资的长期实践出发认为,通过对比中美两国在风险投资领域的不同发展阶段和数据,结合基金的生存周期和目前宏观经济状况,国内风投行业可能会面临一段调整期。但任何时代都有伟大企业出现,只要勤奋耕耘一定能找到属于这个时代的伟大标的。

陈斌认为,风险投资青睐的标的一般是围绕着好产品、好体验这两个维度。好的体验有两类,一种是提供新技术的体验,一种是提供新的商业模式的体验。风险投资一定是新体验、新市场密切相关的。从他长期从事金融业的经验出发,风险投资在传统制造业升级改造换代仍然有很大机会,中国是离不开制造业的。

张燎结合自身行业深耕经验,探讨了风险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另类投资领域另一门类的掘金机会。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方式即便在过去30年产生了PPP模式应用的高潮,但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基建项目融资难的出路。针对未来基建仍存在的潜在巨大需求,市场或许可以培育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和投资架构。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助理院长聂日明博士主持。几位专家还与现场参会者就资本利得征税、政府引导基金、共享经济、数字货币等重要问题进行了交流与探讨。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