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数字经济与数字货币

放眼看来,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均处于一个数字化的历史进程之中,这是继经济市场化、自由化、全球化以来,最为深刻的、影响十分深远的社会经济变革。其中,最为关键的部分就是货币的数字化。可以说,货币数字化进展的顺利与否或将直接决定经济数字化的命运。

2018年9月13日,在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主办的第131期【鸿儒论道】论坛上,浙江现代数字金融科技研究院理事长、D19实验室主任周子衡博士围绕数字货币与数字经济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解析。


周子衡博士首先分析了数字经济时代的特征,他认为数字经济时代下,整个经济社会已从生产大爆炸进入交易大爆炸,从某一点来讲,就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同任何人交易任何商品和服务,甚至于使用任何一种支付方式,基本上接近一个数学上的处理办法。经济活动从企业为中心转变到个人为中心,所以我们现在如不谈C端,基本上一半以上的商业模式都死掉了。一个人的经济问题受机会成本约束,所以当经济到了数字经济时代,决策机制不是生产成本、交易成本,而是机会成本。

机会成本在物理条件下能拉开的幅度是很有限的,在数字网络条件下可以拉得非常快。早期产业经济时代要看整个经济体系的产出效率,网络时代要看交易效率,到数字经济时代看使用效率。所以这里就有一个梗阻,就是所有权的问题。一切经济活动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所有权进行的,生产出来一定要经过一个购买过程,先拥有后消费,现在的经济尤其在物理条件下的经济,拥有基本上压倒了真实的消费,这就带来了旧经济时代的根本问题,就是拥堵。拥堵问题的本质是时间现象。你拥有越多,使用率反而是低的,有效使用率更低。整个的经济历史走下来,最终的可能实现的目标,就是要把每一个人的机会成本降下来,提高自由度,也使得整个经济体系和每个个人的价值可以贯通。所以经济活动的本质在于时间,不在于空间。最有效的经济活动,一定是机会成本最小化的,是消费的,绝非生产。

他从“账户”角度对比新旧经济,认为旧经济是以“拥有”为目的的,新经济是以自由决策为裁量的。旧经济以银行账户体系为依据,新经济以网络数字账户体系为基础。数字账户体系出现之后,经济活动是在数字账户之间发生的。银行账户体系是产业经济时代活动的唯一的账户体系,而我们现在理解的数字经济,有两个账户体系,一是银行账户,账户里是银行币;二是银行账户之外有一套账户体系,账户里是另外一套币。

数字经济以数字支付为基础,现实是以私人数字支付为基础,以c端数字支付为主要范围。2017年,中国扫码支付155万亿,目前中国的数字支付面临着C端数字支付体系彼此割裂、B端数字支付闭锁,即对私场景割裂,对公场景封闭的问题。周子衡提出解决之道只有法定数字法币,能够开启对私对公两个场景。(详见https://mp.weixin.qq.com/s/F3shuLTH8GG73SWrtMCW-Q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之前,法币即为银行货币,银行账户体系是唯一的货币账户体系。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后,法币一分为二:银行货币与数字货币。两套货币体系,需要两套账户体系:银行账户体系和数字货币账户体系。这就是说,必须在银行账户体系之外另行建立一套数字货币账户体系,以满足发行和运行数字货币的需要。数字货币账户体系和非数字货币账户体系之间虽或有连接,但两套账户体系各自运行,平行而不相交。

周子衡对数字货币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澄清,他指出,数字货币不是电子货币,电子货币与银行后台连着。数字货币的发行与回收非常重要,它的发行可以是兑换式发行,即用既有的银行币来买,需要多少换多少;法币发行跟回收是联系在一起,回收才能建立共识共识是要在发行者跟被发行者之间建立起来的,不完全基于被发行者。数字货币在法律上是可以中心化的,技术上是可以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只有在小额交易即零售和大额交易即批发领域广泛应用,才能成为一个稳定的货币形态。谈及数字货币与数字资产,他补充道,未来数字法币是一个根本的转换点,数字资产将有法律地位,社会经济财富的构成将包括:理形态的资产、法律形态的资产和数理形态的资产。

最后他总结道:一、经济观念的演进——从空间,到时间。外向的经济活动,空间最终无解;向内走的经济,需要在时间上拓荒,核心是每一个人的时间安排。抓所谓的流量问题,也就是每个人的时间安排问题,但是现在抓流量的方法已经完全走偏了,技术上和商业模式上都偏掉了,平台可能将来会发生根本性的翻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平台。二、货币不是一元的,货币多元是普遍存在的情况。三、账户需要分层和结构化,账户分层和结构化以后,一些在单一账户体系下的问题,或在另一层面探讨,或有些问题就消除了。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普惠金融创新中心主任、英凡研究院院长费方域,中科院计算所上海分所所长、起点创投合伙人孔华威,铂链联合创始人兼CEO宋欣,币信COO熊越,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智库中心资深研究员潘姿作为评议嘉宾出席了本次活动。

孔华威认为,物理世界遵循各种定律,数字世界的定律尚未被发现,物理世界是可以被描述的,但数字世界很难被描述。数字世界里能算的就算数,由算例决定,如通过对心跳、脉搏、瞳孔放大次数等数据来决定一个人是不是喜不喜欢另一个人。对于数字世界的法律参与,他表示担忧,他认为目前法律远远落后于我们现在的活动。

熊越补充道,数字货币最有价值的一点就是它能实现各方之间的自由流通,不管是B端还是C端,一个地址就是一个地址,不管是美国还是英国,数字货币没有分国界,只要一个地址可以很方便的到全球,这其实极大促进了人类所有的经济活动。

宋欣从区块链角度指出,区块链发展由技术创新,社区推动和激励机制三部分组成,缺少任何一个部分区块链都不能达到目前的社会热度。区块链的通证分类,证券型通证和功能型通证。其中功能型通证还分支付型和非支付型。数字货币属于支付型功能通证。

如何理解比特币和以太坊?潘姿认为,比特币是对矿工保护帐本的奖励;以太坊是对执行和验证计算予以奖励。正如传统社会为你为社会作出它想要的贡献支付报酬,区块链为你为网络作出它想要的贡献支付Token。区块链支付的token是可以追踪你做出的贡献,精确衡量你付出的努力的。所以,区块链是比公司治理还更纯粹的“论功行赏”治理(meritocracy)。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几位专家围绕数字货币与区块链相关的技术、法律、政策等重要问题进行了交流与探讨。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文字编辑:任姣姣)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邵宇:贸易战vs金融战—逃逸三重修昔底德陷阱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