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韩国出生率世界最低,靠机器人养老可行吗

刘远举 / 2018-9-12 15:50:18

韩国《朝鲜日报》委托该国人口专家研究预测的数据显示,今年该国合计特殊出生率(即一名女子一生生育孩子的数量)将跌至目前世界最低的0.9,跌破1.0的重要关口。

韩国人口增长率跌破“临界值”

按照公认的规律,要使韩国人口稳定在目前的水平,出生率需要维持在2.1的水平。即使维持在1.5至1.3左右,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而韩国现状却早已远低于“临界值”。这种情况,在朝鲜甚至全球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即便是在朝鲜战争和1997年金融危机时期,韩国每年的新生儿数量都超过了63万人,但今年新生儿将不到33万人。按照这个趋势,在2030年,韩国人口就会开始减少。

减少并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没有年轻人补充。老龄化社会下的抚养比,会带来一系列问题。目前,65岁以上老人占韩国总人口的13%,到2060年比例将变成40%。这就意味着1.5个韩国年轻人抚养一个韩国老人。

应对这个局面的短期方式,必然是退休年龄延长。这种延长并非官方要求,而是生活所迫。韩国的法定退休年龄是60岁,而实际上,人们平均工作到71岁才会真正休息。在韩国,有420万老人在工作,而韩国总人口也才5000万。由于知识落后、体力下降,老人能找到的工作也是诸如快递员、保安、清洁工、加油员等低端岗位。

韩国法定退休年龄是60岁,实际工作到70岁,韩国人预期寿命达到81岁。所以,有乐观的韩国老人说:“还有10年时间留给我们自由支配。”悲哀的是,这不会是事实。因为当子女的支持减少之后,老人的生活质量,甚至预期寿命,都会出现下降。

根据一项调查显示,过去15年,认为应该赡养父母的韩国人的比例从90%暴跌到37%。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对一个家庭是如此,对一个社会,乃至对全世界,也都是如此。

靠机器人解决养老问题可行吗

所以,根本上,长期的解决办法,还是需要增加人口。人口学家、奥地利科学院维也纳人口研究院主任沃尔夫冈·卢兹(Wolfgang Lutz)提出过三大“低出生率的陷阱”,即育龄女性人口减少(人口学因素)、青年一代的理想子女数的减少(社会因素)以及未来预期收入的减少(经济条件)。而这三大要素韩国全具备。

但这非常难。为了鼓励生育,过去12年里,韩国政府砸了15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9232亿元),包括5岁前的免费儿童看护,给孕妇的现金补贴以及支持青年俱乐部,但很明显并不成功。

到底是什么抑制了人们的生育欲望?一方面,经济发展造成了生育欲望的下降,是因为人们当下工作忙,压力大,同时,闲暇时间也有了更多、更丰富的安排,也解放了人的个性。另一方面,人们其实对未来都是充满希望的,长期上涨的房价,日渐完善的医保、社保,这些社会福利都使得人们降低了对“子女养老”的依赖,观念上也发生变化。再加上时间会影响到人的理性,未来悲惨的晚年生活也未必打动得了当下的抉择。

从这个意义上看,长期来看,世界各国都会降低国家提供的兜底性养老保障,从而刺激人的生育欲望。

但无论如何,这些政策的变迁,是一个较长的过程。在近期的三五十年内,鼓励生育政策难见效。饶是如此,养老问题还是得解决。

养老问题的本质,不管是养老金,还是老人的医疗开支,本质上都是一国某阶段的时间断面上,劳动如何分配的问题。缺少年轻人,就是缺少劳动。在这种情况下,养老问题就是政府要做好无米之炊。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向之一,是新技术。比如,现在大红大紫的AI技术,机器人技术。虽然,AI技术、机器人技术离仿人形机器人还差得很远。但是,投入到自动化生产线中是相对成熟的。自动化生产技术的发展,的确可以提供更多的劳动。

有了劳动,还有分配问题。对于国家整体而言,资产无法养老,能够提高养老水平的,只能是通过公共政策改变一国劳动的分配比例,也即国家的投入。多少用于建设,多少用于养老,多少用于军费。

某种程度上,劳动分配在养老上的比例,可以通过一国的养老金政策、医疗开支占GDP的百分比反映出来。以日本为例,其医疗保健支出2015年为55万9354亿日元,在GDP中占比为11.2%。美国的这一比例为16.9%。未来,不仅是韩国,只要出现老龄化危机的社会,就不得不把劳动分配到养老的比例提高。

如今,韩国、日本、俄罗斯乃至中国,都面临不同程度的老龄化危机困扰,如何应对各自的生育危机,显然已经成了一个共同问题。

刊于《新京报》 | 2018-09-12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鸿钧:风险投资的未来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