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南方都市报】李步云接受专访:备案审查可防地方司法机关“犯错误”

中国法学界泰斗、被誉为“法治三老”之一的李步云,日前就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备案审查的过程、合宪性审查与备案审查工作如何继续推进等问题接受南都记者专访。


南都:你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写信,特别引用了十九大报告的一段说法:“立法工作不仅要民主、科学,而且必须依法立法,这具有重要意义和现实性、针对性。”为什么在信件一开头,就用到这句话?

李步云:立法应该民主、科学,是一直有的提法,“依法立法”确实是个新提法。我理解,就是立法必须依照宪法和法律进行。

十九大报告刚出来的时候,就有人就这个特别的提法建议我撰写文章,我也一直在考虑。

刚好最近看到浙江那起案子,浙江省高院出台的一份文件不符合立法法规定,司法解释只有“两高”才可以出,就是典型的没有“依法立法”。

浙江省高院的这份文件,把行政违法行为,直接纳入刑事犯罪。要知道,犯罪和违法是完全不一样的。也是因为这份文件,一大批案件的判决都可能存在问题,这不是错了就完了,应该纠正落实。

南都:为何要在信中特别点出“请法工委启动法规备案审查程序,撤销浙江省高院的司法解释性质文件”?

李步云:之前曹铮律师给人大写信没有专门提到“备案审查”,可能因为不了解这方面情况。

我曾在立法法修改时,就专门写过专家建议稿,其中专门涉及到了备案审查的内容。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有备案审查权,法工委专门设有备案审查室负责这项工作,地方人大也有这项权力。对应当备案审查的规范性文件进行备案审查,这是一项很重要的制度,对保障法制统一、维护公平正义、对规范性文件有效监督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

南都:人大启动备案审查程序,意义是什么?

李步云:对于不合法、不适当的立法,只要违反上位法就要作出修改,通过备案审查程序,督促相应部门作出纠正,可以维护公平正义。

南都:后来,你是怎样收到人大的回复的?当时是个什么情形?

李步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是7月8日左右给我回信的。信里说采纳了我的建议,对这份文件也督促有关部门清理。

我觉得法工委效率很高,对法律问题判断很敏锐,也很感谢他们。我是为实现法律公正、为了维护法律权威提出的审查建议。在我看来,备案审查非常重要,可防止地方司法机关“犯错误”。

南都:怎样才能从源头上防止地方两院擅自制定司法解释性质文件?

李步云:对地方司法机关制定的司法解释性质文件应该进行备案审查。

事前审查和事后审查需要同步进行,地方制定的规范性文件合法不合法、是否和上位法相冲突,先经过一道审查,没有问题就可以施行;在施行过程中,如果再发现新问题,或者社会生活发生了变化,事后也可以审查。

另外,为防止地方擅自制定,还应当对这些文件进行合宪性审查。

南都:“合宪性审查”是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你觉得接下来合宪性审查与备案审查工作要怎样继续推进?

李步云:“82宪法”制定以后,为了落实对违反宪法行为的审查,我写过很多文章,也提出过很多方案,但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

现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更名为宪法和法律委员会,承担合宪性审查的工作,这是历史性突破,也是一项重大制度设计,但具体的审查程序还需要再设计。

据我了解,一直以来,备案审查中也涉及到对违反宪法与否的审查,两者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在对备案审查具体的工作规程等做相关的制度设计。

我个人认为,要尽快明确具体的工作机构,来负责合宪性审查这项工作。另外,普通公民提起的合宪性审查建议,也应该要有具体机构进行初步筛选,对于不能通过初步研究做出决定的要及时上报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审查研究,否则,没有初步筛选机制,公民和社会组织提出的合宪性审查建议可能“得用麻袋装”,这就不合适。因为宪法和法律委员会不可能对所有的公民和社会组织提出的合宪性审查建议开会审议。

南方都市报 | 记者:程姝雯、王秀中、刘嫚 | 2018-09-03

相关新闻链接:

全国人大为何要求“叫停”这份文件?专家呼吁将地方两院的规范性文件纳入人大备案审查范围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鸿钧:风险投资的未来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