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财新网】苏州公办校隔离风波:拆不拆墙费踌躇

近日,一场隔离风波发生在苏州。当地一所有百年历史的公办小学——勤惜实验小学(下称勤惜小学)内竖起了一道铁栅栏隔离门,将前来借地安置的另一所小学学生隔开。被隔开的小学是当地俗称为“菜市场小学”的立新小学。同在一片校园内,学生身份泾渭分明,此举引发舆论热议。

立新小学是一所以外来民工子女为主的学校。由于原校舍租约超期面临腾退,该校在2017年已经停止招生,仍在就读的800多名学生需要安置。今年816日,苏州姑苏区文化教育委员会发布公告,将立新小学在校学生整体安置到勤惜小学读书。勤惜小学创办于19067月,至今校名几经更迭,2016年经过易地重建,定名为苏州市勤惜实验小学。

“这(道隔离门)并不是我们勤惜家长要求装的,而是整个事情在没有任何告知的情况下,相关施工人员进入学校进行隔离施工,这对我们双方家长都影响很大,”勤惜实验小学一名新生家长陈江说。他告诉财新记者,819日,他在送孩子上学报到时候,就看到了已经动工的“隔离门”,至今这道门依旧存在。隔离门究竟从何而来?

风波缘起

据财新记者了解,勤惜小学家长们对校舍安置存在担忧。一方面,有家长认为,将非本学区内的学生安置到勤惜小学就读,打破了小学“按学区招生”的规则,民办校的学生进入校园空间占用了公立学校的资源;另一方面,一边是800名立新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一边是勤惜小学400名低年级学生,家长们担心,难免存在校园暴力和安全隐患。

勤惜实验小学一年级新生家长林珊告诉财新记者,“其实我们也不想让立新小学的学生失学,但最不能接受的是被学校欺骗。”819日,新生家长会上,校方对校舍接收安置的事情只字未提,但在次日,家长们从微信群中得知,立新小学的学生将被安置到勤惜小学的部分教学楼施教,“姑苏区文教委这种不提前告知,就下达命令的做法,让我们只能接受没的选择,”林珊说。

勤惜小学家长们对此安排十分不满。“勤惜实验小学并不是姑苏区唯一符合安置条件“,陈江说。在他看来,姑苏区符合安置条件的学校有多所,区教委却简单粗暴地指定这一所分流学校,而非分散安置到就近的各个学校。“直到现在,政府都没有启动制定新的安置方案,学生家长隐藏知情权伤害的产生,如何弥补?”他说。

不过,分散安置并不现实,无法保留立新小学师资继续执教。821日,100多名勤惜实验小学家长代表,前往姑苏区人民政府核实情况。824日,姑苏区人民政府做出答复,姑苏区立新小学系一所民办小学,因其校舍不符合安全标准,出租方在2017630日合同到期不再租赁。为此,该校面临800余名在校学生需要进行安置。2016年刚刚复建的勤惜实验小学由于招生不久,尚有空余闲置的教室,并且是目前姑苏区唯一符合安置条件的,因此教育行政部门将立新小学的学生安置到空余闲置的教室进行学习。

对于家长们担心的资源挤占问题,该答复回应将对立新小学实行单独管理。答复称:“为了保证勤惜实验小学的独立性,以及安置学生不对勤惜实验小学的教育预期造成影响,将对安置点的学生进行单独的管理,并坚持独立运营、独立管理,独立的教学和活动空间。”林珊告诉财新记者,她从校方处了解到,两个学校可能产生关联的,是操场、艺术教室和计算机教室的错峰使用。

财新记者就此事致电姑苏区文教委入学咨询接待处,工作人员以不接受采访为由拒绝回应。之后,财新记者从大厅保安处了解到,文教委是获悉法院判决后,815号做出安置的决定,而安置的时间要到学生全部毕业为止。这一说法得到了林珊的肯定,她表示现就读于立新小学学生是三年级到六年级学生,这也意味着,等到八百多名学生全部毕业,需要在此“借读”四年。

“外来人口”如何就读?

两所小学的区别在于生源的家庭背景。户籍身份不同,就读优质公办小学难易程度各一。

勤惜小学生源多为根据就近入学规则派位而来的。据陈江介绍,勤惜实验小学周围的学区房均价为3万左右,这在当地学区房中为中等价位。“勤惜小学也并非所谓的重点小学,只是有了百年历史这个头衔。今年是重建第三年,我们选择这儿,也是因为校长和老师都在用心教。”

财新记者了解到,苏州的公立小学就读方式主要有两种。第一,就近入学。凭借户籍、房产,按照学区范围及划片结果安排学位。根据苏州市教育局颁布的《2018 年苏州市区小学与初中地段生认定办法》,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入学实行以合法固定住所为基准;第二,积分入学。这是外来流动人口入读公办小学的方式,只针对无户口和无房产的流动人口。根据2018年苏州市勤惜实验小学校入学政策公示,外来人口子女与当地户籍学生享受同等免费义务教育待遇,取消借读费。

近年来,苏州流动人口在总人口中占较高比例。根据2016年苏州市卫生计生委发布的《苏州市流动人口社会融合状况与政策思考》,苏州流入人口2015年底达724.8万,远超户籍人口。但相比之下,流动人口随迁子女上公办学校不那么容易,他们需要参加积分管理,申请入学,根据公办学校所能提供的学位数和流动人口的积分排名而定。

与上述入学条件的限制有关,随迁进城的农民工子女常无法入读公办学校。即便在义务教育阶段,他们也往往需要支付更高的学费去就读民办学校。而这类高价就读的民办学校往往是教学设施简陋,教师团队素质参差。

排斥与融合

因为“外来人口”子女就读公立学校的难度高,近百名学生同时进入一所公立学校以往属于小概率事件。不同背景的学校和学生应如何面对?

“教育本来就是最好的一个融合场所”。在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韩嘉玲看来,这次事件中,“隔离”的不仅是学校,更是家长的内心。“目前整个的教育思维是,家长要给子女最优最好的资源。老是想找一群人,生活水平、学习水平一样,让孩子们不断地竞争,却忘了教育里最重要的是多元化的内涵,从生活背景的同龄人身上,学习不一样的文化。”

“教育内容不仅仅应该只是停留在单一课本,不应该只是一种精英式的竞争,”韩嘉玲表示,隔离门事件所暴露的,是城市家长自我内心的封闭与隔离,“其实不是外来人口的子女需要学习城市儿童,而是城市的家长要学会宽容和包容。”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认为,“勤惜小学的家长拒绝和打工子弟学校分享教室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勤惜小学是公立学校,家长没有额外付学费。学区对应的费用,是由区或市的财政支持的,这个小学的家长是没有权利拒绝政府安排其它学生进来就读,更不用说只是暂时借用教室。”

他表示,就近入学制度,应该匹配以房产税为教育筹资来源的教育财政体制,但中国目前的就近入学制度并没有这样做,造成了很多的问题。学区房对应的好小学是由全区或全市的财政支持的,但好处被少数家庭享用了,家长买了学区房,等孩子上完学,把房子卖了还能赚上一笔,并没有额外为教育付费,“这就造成了一种错觉,认为买了房就有权了,实质并不是”。

聂日明认为,勤惜小学这次风波透露出另一个问题是身份歧视,“换个角度来看,如果这一次过来的学生,并不是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而是苏州一个非常好的私立小学的学生,学区房家长还会反对这件事情吗?”他谈到,“目前的社会政策中,大量使用户籍等工具对不同身份人群歧视性的供应公共服务,这实质上就是,人为造成的社会族群的分裂,公共管理或社会政策不应该用身份作为识别社会政策的工具。

随着事件的发酵,外界对于校园设置“隔离门”的质疑越来越多,但阻隔其间的栅栏依旧存在,截止发稿前,财新记者从勤惜实验小学办公室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现在还没有接到通知要拆墙”。继续追问后,该名工作人员反问道:“你是希望拆还是不拆呢?”

财新网 | 记者:丁捷,实习记者:汤佩兰 | 2018-08-28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鸿钧:风险投资的未来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