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以市场竞争实现个人隐私保护

傅蔚冈 / 2018-8-27 10:57:53

个人信息保护可能是当下最受公众关注但又最受误解的话题之一,尤其是自从今年的剑桥分析事件之后,公众一直在讨论这样一个问题:那些互联网巨头拥有那么多的信息之后,会不会做出有损用户利益的事?在这个背景下,蚂蚁金服在8月22日发布了《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白皮书》,该白皮书全面披露了支付宝在隐私保护上的尝试。

据介绍,目前在蚂蚁金服,如果涉及数据采集,系统会全程监控,一旦发现存在未经用户授权等风险,将启动预警或直接终止;在数据使用阶段,运用技术对数据进行智能分类,通过对敏感数据进行特别标识与脱敏处理,防止信息泄露;同时遵循“最小够用”原则,建立了细粒度的权限控制。在数据共享阶段,不但对数据异常调用行为进行实时监测,而且限制合作伙伴调取用户数据前应取得用户同意。

尽管我国在法律上已经明确表示保护隐私和个人信息,比如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同时强调“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法律上做了类似的规定并不意味着相关权益在日常生活中就能自动得到保护,相反,隐私权或者个人信息的边界是通过每个市场主体的激烈竞争得以实现的。

当我们每个用户最初和各大互联网公司联系时,实际上是在和每个公司签订一种合约,各大公司会在其服务协议中载明公司和用户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而且绝大多数用户服务协议中都会载明类似内容:“除非你已阅读并接受本协议所有条款,否则你无权下载、安装或使用本软件及相关服务。你的下载、安装、使用、获取账号、登录等行为即视为你已阅读并同意上述协议的约束。”这样的表述会被很多人视为霸王条款,难道用户和APP之间的内容就是由公司单方面约定?一个显然的事实是,绝大多数用户都不会认真阅读相关条款。

10年前的2008年,美国两位经济学家麦克唐纳和克拉诺在一项研究中就强调,让消费者通过阅读隐私条款来了解自己的信息可能会被如何使用也是不现实的,因为据统计,每年消费者们在阅读这些隐私条款上可能会花费244个小时。而所有A PP的每一次更新都会导致更多的用户隐私条款,如果现在再阅读用户隐私条款,那么所耗费的时间只多不少。那这是不是意味着各大公司会肆无忌惮地侵犯用户隐私?那倒不会,一方面是因为法律上有着最基本的规定,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市场竞争约束了各大公司作恶,相反,绝大多数公司会竞相提高用户隐私保护水平。

不妨以网约车司机和个人的联系方式为例。现在绝大多数平台的网约车司机都是通过虚拟号和用户联系,从而避免了泄露手机号码给个人带来的风险。但是在网约车兴起之初,司机和用户之间的联系都是通过真实手机号码联系,后来由于发生了真实手机号码联系导致的一些恶性事件,使得相关公司考虑建立虚拟号码联系方式,从而确保双方的个人信息不被泄露。

为什么各大公司愿意考虑以虚拟号码方式来保护用户权益?显然并不是因为来自法律上的要求,而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也就是营利的需求。如果某家公司为了吸引更多用户而采取虚拟号码作为联系方式,这一做法获得用户青睐就必然会被其他公司仿效,而各家公司的仿效最终会促进用户隐私保护水平的提高。从这个角度而言,市场竞争是确保用户隐私水平提高的最根本途径。

同时,充满竞争活力的市场,也将为用户提供有效的隐私供给,给用户提供更多形式的选择。众所周知,不同用户的隐私偏好并不一样,于是市场上也就会出现隐私保护水平并不一致的公司。以美国市场为例,尽管Google、Facebook等巨头企业已经覆盖了搜索、社交的主流市场,但基于用户隐私保护功能的业务创新依然活跃。在搜索市场,以“不追踪用户”为竞争卖点的Duck Duck Go,明确表明不会记录用户的搜索行为,默认不利用Cookie。2016年Duck Duck Go搜索总量超100亿次,成为全球第五大搜索引擎网站。

竞争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不仅仅有技术上的竞争,而像蚂蚁金服发布《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白皮书》也是一种市场竞争。到现在为止,很多用户都会对这些公司对隐私到底做了什么表示好奇甚至疑问,而白皮书则是让外界了解其态度的重要手段。如果一家公司采取这样的举措,就会对其他机构形成倒逼:为什么你达不到?当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关注到类似问题时,该问题就会在大概率上得到改进或解决。

同时,类似的白皮书还会形成一种知识外溢。市场里不同竞争者的保护水平并不一致,有些是基于技术能力的限制,而有些是基于认知水平所限。当市场的头部企业以白皮书的形式公开其做法后,后来者就可以减少相关成本,而所有这一切都会有助于隐私在更广领域内得到保护。

刊于《南方都市报》 | 2018-08-27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钟鸿钧:风险投资的未来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