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明星税负飙升?针对明星的高税率也可能伤害穷人

刘远举 / 2018-8-10 17:35:21

影视圈纳税问题最近受到广泛关注,国家税务部门也做出了一定的回应。这几天,有一条传言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说81日起,影视圈执行新税制,税率从原本最低6.7%左右,直接飙升到42%,而且要求按照新税制一次性补缴6个月的税款。

这个说法似是而非。

在内行人眼里,最明显的漏洞是,6.7%左右的税率,是针对公司的,而所谓直接飙升到42%的税率,是针对个人工作室的。把不同类型的主体混在一起说,显然没法搞清事实。

那么,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妨梳理一下。

以个人工作室为例,一般明星工作室属于个体工商户,以工作室本身作为纳税人,工作室主要涉及增值税、附加税费、个人所得税三种。

工作室的收入可以按照增值税率6%纳税。这种税收是收入抵掉进项之后,简单的说,就是收入抵掉购买的东西之后,按照6%收。另一种方式是,不计算买的东西,按照全部收入的3%缴纳增值税。然后,再计算附加税费1%左右。这个时候,钱就是工作室合法留存的工作室剩下的钱了。这个时候一共所交的税,大概就在6%左右。

但是,这个时候,钱还不是明星的,只是明星名下工作室的。如果要变为明星的,还需要再根据利润总额或核定的收入比例缴纳个人所得税,完税后,工作室的净利润即为明星个人的合法收入。

过去的“明星税率”确实不高

过去明星工作室的交税环节,可操作的空间确实很大。

第一,有各种各样的避税方式,通过各种关联公司,把成本做高,减少利润。

第二,各地方在竞争税源,有着多样化的税收优惠政策。税法对个体工商户的征收管理有明文规定,影视业归类为文化创意产业,属于高人力资本、少污染的创业产业,地方政府偏好引进,所以但凡有影视城的地方,都将文化创意产业列为优先适合发展的产业,并提供真金白银的税收优惠。

一方面明星可以躲,一方面地方政府又要争,这就产生出一个问题:是按查账征收,还是按核定征收。

对于工作室的个人所得税的征税方式有两种:查账征收和核定征收。两者的区别,就是纳税人是否具有查账条件,如果有,就查账。所谓查账,就是税务局去核实工作室的各种成本,确定其真实的利润。这个时候,工作室的办法就是做大成本。当然,做大成本这个过程,本身也会产生成本。

经济运行的情况非常复杂,有些情况没办法核实成本。税务局核实成本,本身也需要人力、也是有成本的,于是,就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核定。核定的方式是多样的,最常见的就是税务局不去核查成本了,而是根据总收入,直接核定一个应税所得率。打个比方,核定应税所得率是20%,那就是认定80%都是成本,以20%作为个人所得交税。

前面说了,各地在抢工作室,抢人就要给优惠。所以,一般会把成本认定得很大,假设认定95%都是成本,那么,只需总收入的5%作为应税所得额。然后,再根据五级累进税率表计算应纳税额,从5%到最高35%

举一个例子,假设总收入1000万,核定5%,那么就按50万交税,交50万的35%,即1000万交17.5万。当然,还要扣一万多元的速算扣除。

一般来说,在这种机制下,工作室的实际税负大概在6%左右。一直以来,这个行业都是这么运行的。直到最近的明星逃税偷税的舆论风波兴起。

但现在是不是真的如传言的,按照新税制一次性补缴6个月的税款?首先,法不溯往,这是常识,所谓补缴的说法,是错的。

不过,的确会涉及之前的工作室的收入。税务机关应在每年6月底前对上年度实行核定征收企业所得税的纳税人进行重新鉴定。重新鉴定工作完成前,纳税人可暂按上年度的核定征收方式预缴企业所得税;重新鉴定工作完成后,按重新鉴定的结果进行调整。

也就是说,税务部门,可以改核定为查账,这是税务机关的权力,而一旦改变,必然会涉及当年的前6个月。但是,这不是补缴。更可能的真相,是影视工作室、个人所得税统一由原先核定征收改为查账征收,适用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5级累进税率。

高税率伤害的可能不是明星

那么对于明星工作室而言,原来核定征收下,需要承担的税负是确定的,如果转作查账征收,就需要增加成本开支。

明星有哪些必要的成本呢?美容是吗?整容是吗?豪华的衣服是吗?从常识来说,这些的确可以说是明星工作室的成本。所以,以后我们可能会看到很多天价的美容药品、针剂、或者天价衣服的新闻,明星工作室可能要通过这些成本支出来避税。另外,各地仍然会争夺这个税源。只要核定制还存在,没有封死,那么,无锡不行了,霍尔果斯不行了,还会有其他地方顶上来。

所以,更深层次的问题,本质上,这是一个税负弹性不同造成的税负分担问题。

199011月,美国总统老布什签署了一项新法令:对3万美元以上的高档汽车、10万美元以上的游艇、10万美元以上的贵重皮毛、25万美元以上的私人飞机征收10%奢侈税。表面看来,这项拿富人开刀的奢侈税理由充足:支持奢侈税的政治家认为,开征奢侈税之后,富人们为了买游艇,就得多支付10%,增加的财政收入可用来帮助穷人。

意图是美好的,可结果是糟糕的。政治家们没有考虑到,富人们虽然能够支付得起这10%的税,但他们的购买是非常灵活的:他们可以去英属维京群岛、安曼群岛、巴哈马、墨西哥购买游艇,然后作为二手游艇带回美国;他们的需求也是富有弹性的:10%的税收之下,他们不再买游艇,而是度假、购买名表、钻石。但游艇业却没那么灵活,不可能短期转产其他产品,游艇业的工人也不可能在短期内更换工作。

所以,奢侈税对富人的影响不大,但却极大的伤害了相关产业的工人。1991年,美国游艇产业遭受重创,销售减少77%,许多厂家破产,至少25千名工人失业。最后,政府因此花费的失业救济金多过奢侈税带来的增收。于是,到了19938月,老布什总统就匆匆撤销了针对游艇、私人飞机和皮毛的奢侈税。

所以,明星享受的低税,有其经济学上的道理。对于有避税能力的人,他们可以避税,而高税率还可能损害其他没有能力避税的人。比如,很多小型的个体工商户、编剧、作者的工作室,在这一次风波中可能会受到波及。

刊于《狐度》 |2018-08-08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曹远征:从金融体制变革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