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鸿儒论道

长期来看,我们能打赢中美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激战正酣,美国一记针对中国芯片业的七伤拳打中了七寸。短期来看中国似乎难以在高精尖领域翻盘,但长期呢?挑战美国的德国、苏联、日本都一个个败下阵来,中国会是那个例外吗?在第123期【鸿儒论道】上,华夏基金固定收益部高级副总裁韦志超从更长期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他指出,表面上是中美贸易战,实际胜负手在于中国科技、特别是高科技能否发展起来,并且超过美国的问题。

韦志超博士首先介绍了经济学里分析国别经济的经典研究,指出2万美元的人均GDP是一个门槛,如果跨过这个门槛,真正高端的、前沿的科技才能出现爆发式的增长,那时GDP总量越大,诺贝尔奖数量就越多。目前中国人均GDP是9000-12000美元左右,按照7%的增速,中国经济跨过这个门槛至少10年之后,保守估计是15年。

那么,如何才能跨越这个门槛?韦志超博士指出,人口红利说、比较优势、人均资本等主流理论在解释国家发展差异方面有明显缺陷,所谓中等收入陷阱,其实只是个特例,按照它的命名方法,我们能找到高等收入陷阱,也有低收入陷阱。事实上,国家之间的GDP也要看出身:实证研究表明,1000年前国家的发展水平决定了现在。这其中的核心就是人力资本的区别。

从这个角度出发,韦志超博士认为,中国拥有较丰富的人力资本,只要制度不出现大的危机,那么经济发展没有问题,超过美国也是长期可以指望的。据此韦博士给出了几个预判:1、GDP总量基本上2030年超过美国,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需要到2033年,跨过门槛值。2、中国科技不断崛起,但是高端科技的蓬勃发展需要在2030年之后,全面超过美国需要到2060年之后。3、中国的诺贝尔奖从2042年之后开始显现,2090年之后数量开始超过美国。


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沈凌、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讲师梁捷博士作为评议嘉宾出席了本次活动。

沈凌指出,在讨论经济增长的时候,要特别注意时间段,以一千年左右经济增长的脉络来讲,粘性会非常大,需要小心处理结论;其次,制度和人力资本其实并不相互排斥,中国只有在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提升生活水平,这就是制度变化,制度的重要性并不亚于人力资本,而人力资本在不同的阶段,长期、中期、短期都有不同的效果。

梁捷指出,用怎样的时间长度来看大分流问题很有意思,制度和人力资本往往是结合在一起的,绝大多数人都同意制度很重要,人力资本也很重要,只是两者的重要程度或者两者结合的关系,不同人会因为自己的立场、背景等而有不同的看法。现在的学术研究,对制度包含哪些方面、人力资本如何发挥作用有更深的讨论,值得我们更深入学习。而关于华人和中国人未来的前景,梁捷指出,代际因素会影响华人的习惯,国家制度规范也会影响华人能发挥的作用,未来发展更多是开放性的问题。

本次【鸿儒论道】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博士主持。几位专家还与现场参会者就人口决定论、社会资本、信任与经济发展、中美贸易战短期情况等议题行了交流与探讨。

【鸿儒论道】是由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与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联合发起,并获得香港东英金融集团和上海淳大集团的支持,双周定期举行。论坛关注中国金融与宏观经济中的各种问题,致力于为学者、监管者和业界专家搭建跨界交流的平台,为中国经济和金融提供专业意见。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张明:三难选择下的艰难权衡——兼谈中美贸易战与人民币汇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