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研讨

互联网环境下的消费者权益保护——以‘网络交易平台的角色担当’为视角

7月13日,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组织召开了“互联网环境下的消费者权益保护——以‘网络交易平台的角色担当’为视角”的专题研讨会。会上,来自全国的十多位金融、法律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和行业领袖,共同探讨了互联网时代下网络平台治理所应该遵循的客观规律和最优策略。


随着电子商务的不断发展,网络购物已经成为许多消费者的一种生活方式。2017年中国网上商品零售额达到54806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5%。与此同时,网络购物类投诉量也出现较大幅度上升。为了维持网络交易平台秩序,有效化解平台交易纠纷,电子商务领域经过多年发展和经验积累,形成了“不告不理”和“主动赔付”等多种消费者权益保护模式。在理论上,作为主动赔付模式核心设计的“消费者赔付金” 制度,其法理基础、法律定性等方面值得深入研究。

北大法学院副院长薛军教授探讨了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消费者权益保护责任的立法构想。基于交易的数量、体量和影响力考虑,薛军认为,将平台比拟为大型超市主办者或大型展销会的举办者都不够恰当,更应该把平台作为一种新的经济组织架构来理解。从法律制度设计的角度来看,第一,平台不直接参与交易,而是在广义和间接意义上承担着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责任;第二,平台应遵从既有立法来主导相关规则制定和服务协议;第三,平台有协助消费者维权的义务,应力求建立快速高效公正的纠纷解决机制。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电子商务法研究所所长高富平认为,平台实际是一种网络服务。他梳理了不同形态的网络平台上用户行为的责任,列举了通信和信息发布、产品销售提供服务、金融信息媒介和信用服务、资源共享平台(滴滴)、劳务(服务)媒介平台可能发生的权益侵犯行为。高教授进而从历史发展沿革的角度介绍了作为信息内容发布侵权判定的避风港原则。随着互联网的纵深发展,信息技术进入到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和数据化时代,平台责任发生了从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到网络经济活动组织者的演变。

平台作为网络经济活动组织者可以基于自治管理设定更高的保护标准,为消费者提供更周全和便捷的保护。同时,高富平也指出一个高标准的行为是否能上升为法律义务是值得讨论的。平台作为市场资金管理方,与平台上经营者的责任义务应当分开。至于消费者权益保护中平台自治管理和社会责任的边界问题,则尚待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未来法治研究院研究员熊丙万深入到网络交易的具体环节,分析了网购平台的法律定位和治理措施。他首先从波粒二象性的角度阐释了平台“企业”和“市场”的双重身份,其复杂多重的角色涉及信息中介、自律监管、综合服务三个方面。在监管模式上,相较传统的政府监管为主,平台更倾向于通过市场准入、缔约与履行、信用管理等环节发挥自我监管的功能。以拼多多的“假一赔十”为例,打假活动的复杂性和隐患增加了“假一赔十”实施的复杂性,使得对“假”的界定格外重要。而在规则设计中,如果推定事实由买卖双方在合同(如网购协议)当中事先约定,有利于避免判决时的争议,提前化解很多不必要的纠纷。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从合同法和平台责任角度探讨了网络交易平台“假一赔十”法律属性。平台与商家协议的特殊性体现在合同相对性效力及其溢出和其居于市场(合同法)与企业(内部管理规范)之间的定位。针对“假一赔十”的规则,刘晓春从平台、商家与消费者之间的三边关系框架出发,特别强调了平台与商家之间的违约金条款和利他条款,指出平台协议已经超越了传统合同法理念的产物,成为社会综合治理体系的一部分。她还提出,在现有的合同法体系之下,“如果涉及到消费者保护的时候,不要特别强调补偿性功能、损害赔偿这些问题,而应该重视信赖利益保护。”

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盛律师从职业实践经验出发,围绕第三方网络平台的价值取向和司法导向两个方面探讨了网络平台的角色担当。在网络消费占据主流消费市场、消费体量巨大的时代背景下,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加强自主管理是必要、合理的。李盛认为,“消费者赔付金”等相关约定是一种正当利益驱动的结果,体现了第三方网络交易平台的责任担当,有利于保护消费者,也有助于社会诚信体系的构建。实际处理过程中,李盛强调第三方平台应加强自主管理,要力求公平合理,践行契约精神,严格循法而行,用法律来保护平台自身的合法权益。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金融法律学院纪海龙副教授则侧重于分析平台作为一个组织体的特性。平台分担政府社会治理职能的作用带来了整体社会福利,此种意义上,平台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企业,进一步发挥了管理的角色。从传统民法的角度看,平台规则的定位是合同规则,纪海龙进而将法的定义延伸,“如果不把法的定义限定为国家法的话,大型平台的规则就是法”。现在很多大型平台不仅存在调整主体之间权利义务的初级规范,而且出现了可以导致初级规范得以产生、修订和废止等的次级规范。这意味着平台这样的组织系统已经开始自我运转,组织系统内部的规则起到准法律的作用。大型的平台具有的平台治理部门可以进一步佐证此种观点。

在总结发言中,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吴弘教授表示,平台具有企业和市场主体的双重属性,特别是比较大的平台,一般会带有准公共特性。大平台最接近的角色可能是“交易所”,起到提供交易信息,组织、促成交易,维护连续、稳定交易,处理纠纷,以及进行自我管理的功能。当然,在系统性风险方面,两者还是有差别的。既然说平台是以私主体为主、带有公主体性质,那就有可能涉及到公法和私法问题,所以希望能有二者结合情况下的制度、理论创新。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张明:三难选择下的艰难权衡——兼谈中美贸易战与人民币汇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