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0元购”陷阱与平台责任

傅蔚冈 / 2018-7-13 11:58:56


京东终于对斐讯路由器事件表态了。在面对要求京东“还我血汗钱”的联璧金融用户的诉求面前,京东的回应是:京东仅是斐讯硬件产品的销售平台,从未与斐讯相关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联璧金融存在任何形式的合作,也从未引导消费者至该平台进行投资理财。

京东同时表示,由于斐讯“0元购”的参与方联璧金融已经被公安部门立案调查,京东将会配合相关部门督促斐讯妥善解决好用户投诉及售后问题,最大可能避免消费者的损失。同时,京东已全面排查品牌商自主发起的各种营销活动,严格禁止品牌商在平台开展任何形式0元购的宣传和推广。并呼吁消费者在购买金融产品时要警惕风险,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初看起来,京东的说法是无懈可击,甚至还颇为关心用户:因为无论是合同法还是侵权责任法,商家只对其出售的产品或者提供服务负责。至于用户购买了这款产品之后将其用于何处,产生了何种收益或者导致了什么样的损失,当然不是商家的责任。至少从目前来看,到目前为止很少有用户投诉该产品的品质,所以斐讯路由器尽管是作为京东的自营产品,但是由于导致有用户的损失并不是基于产品本身的服务产生,京东当然也就不需要产生违约责任或者是侵权责任。

那么,那些用户真的是无理取闹吗?如果深入这个交易链条,我们就会发现京东的角色并没有这么简单。

现在打开京东App搜索“斐讯路由器”,已经找到不到斐讯路由器的官方旗舰店了,更加找不到“京东自营”字样,斐讯路由器就像从来没有在京东出现一样。但是在昨天(7月10日)打开京东App的时候,还能看到斐讯路由器,尽管点击具体商品会显示“暂无报价”的字样。

6月20日,斐讯在其微信公号上公布了其618成绩单,在6月1日至18日供销售72.2万台,其中有48万台是在京东,换句话说,有超过66%的斐讯产品是通过京东销售。

同时,斐讯还时不时作为京东的优秀合作伙伴出现在京东相关的活动上。比如说在11月29日举行的京东数码2018广告招商大会暨广告营销培训研讨会上,斐讯市场与营销平台电子商务销售中心总监赵春风在相关讲话中透露,“斐讯2017年在京东上的广告点击量达到1000万次,直投展示量高达2亿次,京东作为斐讯最重要的平台商之一,给斐讯带来了优质的支持。”

但是,所有的这些信息只是显示京东作为一个销售平台和广告平台,并不足以表明京东应为那些购买了斐讯路由器的用户在投资联璧金融上所遭受的损失承担相关责任。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追问,斐讯路由器到底有什么神秘之处,能够在这么多的路由器品牌中脱颖而出?

奥妙就在“0元购”。虎嗅网上一篇题为《薅羊毛,从京东斐讯路由器“0元购”开始》的文章是这么描述京东、斐讯路由器和联碧金融的关系:

“用户在京东购买了斐讯0元购路由器之后,会得到一个专属K码,K码可以通过身份证、银行卡和手机号进行激活。这时,该用户就会自动在互金平台联璧金融App上生成一笔定期存款,这笔存款的金额正是你购买路由器的金额。

只是它的返现方式并不是立即回款。这笔钱,会在另一个主角——联璧金融那里转个弯。”

也正是如此,当初斐讯路由器的火爆引发了很多技术人士的惊讶:为什么相同性能的产品,斐讯路由器的价格能比TPLINK高出两倍?原因也还是“0元购”。既然今后支付的费用可以在几个月后退回,那我何乐而不为呢?当然,联璧金融也不是傻瓜,它并不只是想让你免费获得这个无线路由器,一旦你在它的App上注册相关身份证、银行卡和电话号码后,它就可以给你推送其它相关的理财产品。必须说,这个营销手段非常精准,既然用户愿意“0元购”,那么他大概率会接受其它相关金融产品。

换句话说,斐讯路由器实际上是作为联碧金融获取新用户的道具而出现,而且获客成本极为低廉。

那么,京东能不知道“0元购”背后可能的风险吗?显然不是。京东作为中国最优秀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它应当知晓所谓“0元购”背后所隐藏的金融风险。

事实上,早在去年4月份,国内就有媒体报道了“0元购”背后所可能导致的金融风险。当我在某搜索引擎输入“斐讯路由器”时,惊讶的发现在2017年的4月18日,就有一家ID名为“门店那些事”的自媒体在新浪财经头条上以“斐讯路由器可能真的是一场骗局”为题对“0元购”的商业模式进行了批评,不仅指出了路由器本身存在的侵犯用户隐私的行为,同时还指出联碧金融无相关金融牌照;资金自融,涉嫌非法集资,更是强调“联币金融和斐讯两家公司存在直接关联,平台项目涉嫌自融,投资人资金疑流向控制人旗下项目。”

而在今年的1月7日,《中国经营报》以《斐讯“0元购”骗局还是普惠科技?》质疑了斐讯路由器的盈利模式,有专家直言:“如果公司拿到用户资金并没有取得很高的收益,不能兑现对消费者的承诺,这里涉及到商业信用甚至欺诈的成分。如果企业受到损失且承受能力较低,不得不用新产品收益来弥补前期亏损,这就存在滚雪球的债务膨胀,不是正常的金融模式,甚至有庞氏骗局的可能性出现。”

或许正是因为其中可能的金融风险, 2017年4月份,阿里旗下的全部电商平台,包括淘宝、天猫与闲鱼,全部将“斐讯”设置成违禁词汇,斐讯天猫旗舰店也被做关店处理。但有意思的是,京东上的斐讯路由器不仅没有被限制,相反还越做越大,变成了“直营”。可能的解释是,京东方面认为自己销售的是实物,并不需要为其用户的其它行为承担责任,因此才会放纵这样的行为直到近日联壁金融东窗事发。

但京东真的可以高枕无忧吗?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京东在斐讯路由器的展示上是明确显示“0元购买就返399元”。京东不仅在醒目位置标识了“直营”,同时还说有“近265万用户成功提现了”,这就是给用户一种强烈的预期。即便京东不需要为京东用户投资联璧金融的损失负责,但是它必须承担《广告法》上虚假宣传的责任。广告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

招商等有投资回报预期的商品或者服务广告,应当对可能存在的风险以及风险责任承担有合理提示或者警示,并不得含有下列内容:

(一)对未来效果、收益或者与其相关的情况作出保证性承诺,明示或者暗示保本、无风险或者保收益等,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

但是在京东这里,没有警示、只有“明示或者暗示保本、无风险或者保收益”。

其次,京东提供通道,尽管不需要为用户的投资行为承担损失风险,但是需要尽到形式审查义务,确保用户权益。作为国内领先的电商平台之一,京东不可能不知晓斐讯“0元购”模式背后隐藏的金融风险,它应当知道这种行为是被我国的法律法规所禁止的。更为重要的是,在京东这个平台上,斐讯路由器的使用者和联壁金融的投资者实现了身份转化,如果说无线路由器是联壁金融的道具,那么京东就是给这个道具转化提供了一个通道:很多用户正是相信京东“直营”而购买了这个产品。而京东恰恰是给一家没有相关金融资质的公司提供转化的便利。

再退一步说,京东即便无需要承担相关的法律责任,但是在其平台上发生这么一起纠纷,也不是件光彩的事,这至少表明其内部的风控存在着重大缺陷。

在斐讯路由器“0元购”事件中,除了京东以外,同时牵涉其中的还有中国联通等机构。于是我们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为什么斐讯要找一个大机构合作?毫无疑问,那就是想让用户相信,它的产品有人背书,京东是,中国联通也是。于是庞氏骗局这个老问题就遇到了新情况:用户该如何辨别,而平台(渠道)又该如何控制风险?

设想下,如果联壁金融直接在京东上叫卖一个年化收益率为7%的产品,那么一定会有很多人会问:它是谁啊,有这个资质吗?但是它一旦将这个产品以“0元购”的形式包装,包括用户和平台都会对其放松警惕甚至参与其中。斐讯路由器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一个金融产品以实物的形式出现,通过多个场景实现了用户从实物用户到金融消费者(投资者)的身份转化。

斐讯路由器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0元购”的产品,那么,如何面对这种跨期跨场的金融产品?这可能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包括用户、平台和监管部门都要面对的难题。

刊于FT中文网 | 2018-07-13

  • 李步云法学奖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鸿儒论道】乔永远:杠杆之辩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SIFL年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