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媒体报道:研究员

【时代财经】养老金全国统筹迈出第一步,专家建议2020年底前完成过渡期

广州白领杨欢每月都会缴纳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其中,她个人缴纳部分为月薪的8%,企业缴纳部分则为月薪的14%。和杨欢一样,在广州,每月有超过一千万职工在按时、足额地缴纳养老保险,他们保证了广州91万退休人员每月拿到3300元左右的养老金。

不过在杨欢的老家黑龙江,虽然每个职工也缴纳8%的基本养老保险,且企业缴纳的费率达22%,但由于养老金收不抵支,当地退休金只有2200元左右。在杨欢看来,养老保险金在区域间存在较大程度的差距。

现在,这一问题有望得到缓解。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自7月1日起,中国将建立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

按照“通知”,中央调剂基金由各省份养老保险基金上解的资金构成,上解基数按各省份职工平均工资的90%和在职应参保人数作来计算,上解比例从3%起步。中央调剂基金的下拨则按照各省份离退休人数确定,并实行以收定支,当年筹集的资金全部拨付地方。

“这标志着中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时间节点、步骤进程及最终方案已经水落石出。”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时代财经。

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意味着基本养老金的基础部分由中央政府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筹集、调剂和发放,藉由将较发达省份大量的剩余养老金转移给欠发达地区,实现“互助共济”。

为了实现养老金全国统筹,中国早在1997年就确定了相关的政策目标。当年国务院26号文提出,“加快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省级统筹,为最终实现全国统筹创造条件”。此后,2010年的《社会保险法》中提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逐步实行全国统筹。而后来的国家“十二五”规划、“十三五”规划中,也均明确提出要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

但值得注意的是,二十年来,养老金全国统筹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即便是1991年提出的养老金省级统筹目标,亦不及预期理想。

“从统收统支的实质标准看,直到2015年,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中,只有天津、北京、重庆、上海、陕西等7个省市实现了省级统筹。”东北财经大学教授齐海鹏指出,大多数省份实行的只是省级调剂制度,基础养老金的筹集、管理和发放都停留在县市级统筹层次上。

“全国仍有2000多个县(市)各自独立、各自分散的县(市)统筹。”董登新认为,这种“地方割据”的局面,不仅让养老金结余无法在全国范围内发挥互助共济、余缺调剂的作用,而且大幅增加了管理成本。

在“地方割据”格局下,2016年广东的城镇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达到7258亿元,北京、江苏、浙江、山东、四川、上海、山西、安徽的养老金累计结余超过千亿元。而黑龙江累计结余为-232亿元,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等六地出现当期收不抵支的状况。此外,全国总抚养比为2.73∶1,但不同省份之间差异较大,据去年11月央广网的报道显示,广东的抚养比是9:1,抚养压力最小,而黑龙江抚养比已经降到1.3:1

而从全国来看,人社部数据显示,在剔除掉财政补贴后,中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连续四年出现赤字现象。2014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赤字1321亿元,到了2017年,这一数字已扩大到4649亿元。

在董登新看来,2017年十九大报告中“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提法是一个重大政策信号,“尽快”二字表明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国统筹,已刻不容缓。

但他指出,现在尚无法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一步到位。“我们被迫采用了中央调剂金这一过渡模式,但该模式或将导致地方政府制度套利与博弈行为。”董登新表示,从地方本位而言,为了让本地企业少缴费,也为了节省本地财政对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补贴,地方政府可能会想方设法优先花掉基金结余,最终将较少的基金结余移交给中央统收统支。

实际上,现在浙江和广东早已将企业缴费从全国标准20%降至14%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聂日明指出,对较发达地区来说,充沛的净流入劳动力,可以保证低缴费水平,对发展经济、吸引更多企业及劳动力具有很大优势,一旦养老金全国调剂,将会引起上述地区反弹,出现减弱扩面征缴力度、降低征缴费率等现象。

因此董登新建议,要尽可能缩短中央调剂金这一过渡期,尽早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全国统收统支,过渡模式的最后截止期可以确定在2020年底之前,这亦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国家战略部署相一致。

时代财经 | 2018-06-16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曹远征:从金融体制变革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