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淘宝的界限

傅蔚冈 / 2013-6-4 11:39:41

5月20日,淘宝网宣布与挂号网达成合作,推出一款生活应用医院挂号,虽然这一合作遭到北京市卫生局的质疑和反对,但并不妨碍我们对类似预约挂号平台的功能进行分析。

为何三甲医院总有那么多患者?普通的解释认为优质医疗资源过分集中在大城市,医疗资源和行政体制紧密联系,行政层级越高的地区就拥有更多的医疗资源。

同时,作为“公共服务”的一种,医院的床位数和医院数量是和当地户籍人口紧密相关,但患者却可能是来自全国各地,这也会使大城市中的三甲医院特别拥挤。

到医院排队尽管看起来公平,因为大家都只能在这个窗口获得医生就诊的机会。不过细细深究,这样的排队机制问题多多。如前所述,到一个医院就诊的病人并不一定是当地的患者,这就意味着他在见医生前面对很多不确定性的等候时间,从而耗费大量的资源。同时,由于操作规则等问题,“号贩子”问题层出不穷,很多时候优秀的医疗资源成为了少部分人的生财之道,资源分配的不公平暴露无遗。

与此相比,尽管网络预约平台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医疗资源供给不足的问题,但是非现场挂号能让患者根据挂号来安排自己的行程,从而节约不少资源。同时通过淘宝网和支付宝的数亿实名认证用户,将有效帮助医院防范黄牛和促进分时就诊。

而网上预约平台出现的最大意义是缓解了当前普遍存在的医疗资源不对称问题。网络预约平台的出现,减少了地理空间在就诊上的阻隔——只要有一根网线和电脑,那么身在异地的患者就可以和当地的患者一样享受同样的服务。

不过,变革总是会有阻力,尤其是当互联网在挺进医疗市场等受政府高度管制等领域时更是如此。因为这些领域的改革,由于牵扯各方面的利益,其改革往往是由政府主导;但互联网的本质则是用户导向型,不同的利益取向意味着改革会格外艰难。几天前,谷歌创始人佩奇接受采访时表示,“尽管互联网是个大变化,但依旧有很多人没用上网络。而在医疗领域技术也进展缓慢,这主要是政府体制问题,技术对体制帮助不大,技术只能做1%。”

回到本案中来,预约挂号平台的出现只是互联网挺进医疗领域的第一步,但就是这微小的一步就引发了监管部门的激烈反对,这可能是公众所想象不到的。不过目前为止淘宝网和其他省份医疗机构的合作还在继续,而且北京也只是叫停了淘宝网与挂号网的合作,而淘宝和其他医院的直接合作还在继续。

从这个意义而言,北京市叫停预约挂号平台是让决策者和公众反省互联网和医疗体制的绝好机会:互联网介入医疗的形式有哪些,它的界限何在?互联网公司该如何平衡其营利性和公益性?这些深受政府监管的领域,各种新技术的使用和探索都值得赞许,毕竟政府监管是为了更好的服务,而不是相反。

刊于《21世纪商业评论》 | 2013-6-4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孙明春: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的投资机遇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
  • 李步云法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