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美团“服务类亚马逊”的资本故事讲得通吗?

刘远举 / 2018-4-18 10:29:24

美团四面出击,收购摩拜,进入网约车市场,同时,也腹背受敌,饿了么并入阿里新零售版图。这种局面之中,有一种说法,美团是Groupon+Yelp+lyft,是服务的亚马逊,是中国版的亚马逊。为了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下一代王者,美团正与中国规模最大、资金实力最雄厚的科技公司,包括阿里巴巴和滴滴出行,展开激烈竞争。

显然,这是一个向资本讲述的故事。

Amazon自主创新能力极强,云计算世界前列。其估值主要来自电商,市占率极高,正现金流很强。而且,亚马逊的交易闭环,产品协同性强,有规模效应。相比之下,美团的主业外卖缺乏规模效应,协同性弱,天花板明显,且在中国长期人口结构变化中,成本会越来越高。更重要的是,美团业务模仿度高,各业务之间,缺乏阿里那样的核心技术、核心优势进行串联。而且,在阿里的新零售布局之下,阿里、饿了么、盒马鲜生、实体商超的联手之下,外卖缺乏产业链的优势。

更重要的是,所谓时也运也,很多事情,过了就是过了。

马云在1999年的时候成立阿里巴巴,2003年的时候开启淘宝,是基于他对技术与商业趋势的判断。京东商城改版的时间是,2007年,战略觉醒的时间晚了,就只能选择B2C的模式,虽然自建物流也杀出一条血路,但是,无论如何,一旦错过时机,现在从体量,还是实力来看,都比阿里系要弱得多,寄居于腾讯之下。这就是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结局

亚马逊,就其商业模式来说,并无太大的门槛,但是,在从做出战略选择的时代背景看,对技术与商业趋势的判断,这就是亚马逊的门槛。亚马逊,成立于1995年,是美国最早,也是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一开始只经营网络的书籍销售业务,现在则扩及了范围相当广的其他产品。所以,这就是所谓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某种模式的领先者,只能从特定的时代阶段中来,一旦错过,这种模式就无法在自成体系,自成巨头。8年前,也就是2010年效仿团购网站Groupon创立的美团,已经错过了以团购、外卖这种商业模式成为巨头的机会。比起京东与淘宝,迟到得更久了。

美团,从百团大战中生存出来,一方面,证明了其地推、营销等方面的实力,但另一方面,既然是百团大战,也就意味着,并不具备独特的战略觉醒、战略选择的意识与技术能力,不过是当时Copy to china的一员。而在如今这个中国成为互联网商业模式全球创新高地的时代,需要的是创新能力、技术实力、规模效应,以及建立这些基础之上,对传统产业链的再造能力、对传统模式的改造能力。阿里也是这么做的。在这个大局前,收购了百度外卖后的张旭豪有着市场份额的优势,仍然选择了做一个识时务的人。

美团做不到这一点,只能拿来主义。

其实,如果阿里收购在前,美团进入网约车在后,舆论就会大不一样。但实际上,对于几家的高层,前期的接触、意向、流言肯定早就有了。阿里与饿了么也不是一天就做出决策。所以,这几乎可以看做同时发生的。那么,也就可以说,是阿里收购饿了么的意向与传言,让美团嗅到了死亡的危险,逼迫美团进行业务上的扩张,险中求胜,赌一把。所以,美团快速激进地进入网约车战场、重金收购摩拜,加到自己的团购外卖主业中。

虽然眼下比较流行讲究场景的链接,讲究生态,但是,在每一个场景下,却仍然要做到极致,起码在专业程度上,不能差对手太多。但是,不管是网约车,还是外买,美团的对手都做得更极致,更专注。美团没有核心的技术串联场景,改造产业链,剩下的就是走资本决战的老路。不过,这条路的难处是明显的,钱不够,恐怕是一个绕不过去的难题。

根据20175月公布的30亿美金到201710月宣布融资40亿美金,美团的资金储备为70亿美元。

根据《财经》杂志去年11月的报道,美团在外卖战场上每个月要烧3亿人民币,11个月就是33亿,折合5亿美金,在南京烧了一年,按照上海的一半力度算2亿美金。那么美团的账上实际上应该只有63亿美元。

今年1月和2月,美团分别投资了印度尼西亚的Go-Jek5000万美金,还有印度最大的外卖平台Swiggy,大约投了5000万美金,那么,美团还剩62亿美金。

美团以27亿美金收购了摩拜,其中35%是美团股份,65%是现金,那么现金部分就是接近18亿美金,除此之外,还有摩拜10亿美金的债务,也就是说美团账上能用的其实只有34亿美金。

现在美团主要花钱的地方有三个,与滴滴在网约车市场的烧钱,与滴滴、饿了么在外卖市场的竞争,以及摩拜需要的开销。

在外卖领域,竞争激烈。有与阿里整合后的饿了么;盒马生鲜放话要把美团估值打掉一半;还有滴滴的缠斗;以及口碑的围堵。在阿里的新零售体系的支持下,饿了么的优势很大,正因为如此,张旭豪才在市场份额领先的前提下,全面倒向阿里。这种优势,意味着烧钱的效率更高。这些暂且不提,按之前的算,每个月3亿人民币,一年6亿美金。

共享单车方面,根据之前媒体披露的数据,摩拜每个月运营成本4亿,收入1亿,净亏3亿,一年也是6亿美金起步。

34亿再减掉12亿,还剩22亿。

再说网约车市场。按照上海的打法,一旦补贴3040,一天30万单,一天在上海就要烧掉900万,一个月就是2.7亿,一年5亿美金。这个力度,美团的数据是拿下了三分之一的份额,而滴滴则说只有15%。美团之前说拿10亿做打车。这个钱也就够两个一线城市烧一年。但实际上,北京、成都这些城市的订单规模都两倍于上海。全国10个城市,综合下来就得烧掉40亿美金。考虑到后面美团的补贴力度可能会下降,减去一半,打车也要烧20亿美金。

算下来,美团的钱也够,不过,经受不住一点风吹草动。这个账简单明了,大家都算得过来,投资人算的过来,竞争对手也算的过来。当所有人知道紧绷的资金链的时候,预期与残酷的算计就会出现,就可能会改变上面的账单,一切就会加速、紧逼。这个时候,账可能就算不过来了。

显然,美团的对手,不管是阿里,还是滴滴,都很强大。阿里的实力就不用说了,单看滴滴,估值560亿美金,现金储备远超美团,超过120亿美金。他们的现金与实力,足以让他们在看到美团紧绷的资金链之后,进行这种残酷的算计。

在黑客帝国中,先知告诉Neo,不要转身看后面,neo下意识转身,瓶子被碰到地上摔碎,先知笑笑说,如果我不提醒你呢?预期,会改变预期本身,算账,会改变账单本身。这恐怕是美团面对的一个陷阱。当然,美团有腾讯的支持,腾讯能让它活下去,但是,一直靠输血,恐怕很难活好。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汪晖:中国征地制度——理论、现实与改革进展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