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城市的吸引力在排行榜之外

刘远举 / 2018-5-7 10:33:22

大城市一直是年轻人的向往之地,到底在哪里打拼奋斗、安身立命,一直是一个困扰年轻人的问题。与此同时,在北上广深之外,准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的概念也一直很盛行。

2017年6月,中国社科院发布了《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2017》,2016年综合经济竞争力指数排名前10位的城市分别是深圳、香港、上海、台北、广州、天津、北京、澳门、苏州和武汉。

最近,新一线城市研究所的《2018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新鲜出炉,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根据自己的算法,这份报告对中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进行了排名,评出了15个“新一线“城市排名。对这个排行榜,有的城市深以为然,有的城市则表示不服。

事实上,中国城市的等级分布,还是遵循了城市发展的规律。

关于城市人口迁徙,有一个著名的ZIPF法则。该法则认为,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城市人口与其城市大小排名之间存在简单的相关关系。一个国家最大城市的人口数量为第二大城市人口数量的两倍,是第三大城市人口数量的三倍,以此类推。但是,中国的情况还有所不同。第一,我国有户籍;第二,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根据ZIPF法则的补充规则,像我们这样的国家,会有更多的地区性大型中心级城市。这其实也就是准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的理论基础。

不过,按照一些榜单的设计,目前我国的“一线城市”实际上达到了19个。无论如何,19个并列第一名,或者15个并列第二名,有些让人感觉“泛滥成灾”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排行榜的指标,存在一些明显的问题。比如,一个消费指标,往往由网购活跃度、海淘活跃度、外卖活跃度、观影频次构成。在这个指标体系中,仅采用了互联网企业提供的数据,但却没有采纳更权威更关键的人均GDP、人均收入、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指标。

这样的指标体系虽然新潮,但却有一些明显问题。比如观影频次指标,就是一个具有明显“口红效应“的指标。所谓口红效应,是指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人们的收入会降低,对未来的期待也会降低,随之而来的就是大宗商品销量的下降,比如房子、车子、金银珠宝等,但转而会把钱花在一些价格低廉,但又并非生活所必需的小物件上,比如口红就会在这时走俏,它能满足女性爱美的需求,“女为悦己者容”,让自己更快乐。

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却是好莱坞最辉煌的年代。影院里卓别林、秀兰·邓波儿的电影轮番上演,让人们在笑声和歌声中暂时忘却了经济窘迫的烦恼和忧愁。那么,观影频次高的城市,是不是意味着消费特别旺盛呢?起码,这没有人均社会消费品总额这个指标来得权威、直接。

各种各样的排行榜,是舆论的一部分,很重要的;城市的营销,是城市发展的一个方面,也很重要。但是,在这件事上,重要的是要基于事实与客观叙事,而不能玩弄数字游戏。更重要的是,这种排行榜是否会刺激各城市之间的攀比,从而制造出各种各样的排行榜?

人心聚,则事业成。其实,对于地区经济发展,人民安居乐业来说,外部制度很重要。筑巢引凤,所谓巢,就是好的外部制度,完善的法治、廉洁的行政、好的营商环境,长期来看,只要把这些搞好了,何愁人才不来。

刊于《经济观察报》 | 2018-05-05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茅明睿:城市治理中的数据科学和公众参与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