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观点

盗版伤害了中国软件,却撑起了那时的中国经济

刘远举 / 2018-4-29 23:27:47

十多年前,多媒体电脑初起,家里买给我买了台电脑,配置是CPU是奔腾MMX 200Mhz,内存16MB,硬盘3GB,显卡2MB,显示器15寸CRT,当时的价格大约9700元。组装机要装系统,windows95,毫无疑问,是盗版的。

有了电脑后,周末我经常去电脑城去买CD光盘,价格记不太清了,好像是15元一张,当然,也几乎全是盗版的。在网速是33.6Kbps的时代,光盘是电脑里的信息的唯一来源。内容五花八门,有帝国时代、红色警戒、星际争霸、古墓丽影等游戏,还有各种小说,甚至还有美国独立法官斯塔尔的报告,当然,也有各位老师。这些盗版甚至有了自己的品牌,现在还记得有一个叫做“藏经阁”的,有一系列光盘。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些盗版,给中国人打开了面向真实而丰富的世界的一扇窗。

其实,盗版软件打开的窗,又何止于游戏、软件、还有老师们呢?当时,有不少电脑培训,培训的内容很简单WORD、PPT、EXCEL,别小看这些技能,在当时可以让一个本来去流水线上打工的孩子,可以进到办公室,帮助一个底层孩子实现岗位飞跃、阶层升级的机会。

软件行业,是一个有着巨大外部性的行业。

所谓外部性,是一个经济学概念,由马歇尔和庇古在20世纪初提出:“某种外部性是指在两个当事人缺乏任何相关的经济贸易的情况下,由一个当事人向另一个当事人所提供的物品束。”简单的来说,外部性是指行为使得无关的旁人受益。教育是一种正外部性。教育系统收学费,培育出人才。人才会对社会作出贡献,这个贡献远大于教育本身的收费。这就是外部性。同样的,软件行业,收费提供软件产品,但通过软件行业,人们极大的提高了生产力,从而使整个社会都受益。

其实,现在也仍然如此。比如,设计行业、影视行业的软件都非常昂贵,一套几千上万都很正常。如果全部都是正版,会极大的加大这些行业的学习成本,运行成本,最终,缩小行业规模,甚至导致下游产业受损。如果没有盗版的premiere,那些年轻人就会交更高的学费。一方面,这会使得一些人放弃学习,降低技能,另一方面,学习技能的花费,企业办公软件的花费,都最终会推高行业价格,减少行业规模。

前段时间,由于一个项目的需要,我涉及到不少机械设计、非标自动化的东西,需要用到ProE、solidword等软件。设计师发给我文件,我就去网上找一个盗版的。当然,设计师本身,乃至中国广大的中小企业,都不可能用正版。中小企业占中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创造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60%以上份额。所以,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些盗版软件,默默的发挥着作用,承载着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

从这个角度,盗版软件或许冲击了中国的软件行业,但是,却极大的刺激的中国的生产力发展。即便这不是资本家主动的慈善,也可心存感激,那怕不心存感激,也不必做出受迫害的样子。从更大范围来说,全球化下的技术、文化的交流会受益于普通人,反过来看,某种程度上,独立自主,会耗费财政收入,给普通人带来不便,但却会给特定行业的人带来好处。

实际上,盗版猖獗,从来就不是软件企业所愿。从1992年微软在北京设立办事处开始,盗版问题就开始困扰了微软,但一直收效甚微。

盗版的重要原因,还是因为太贵。以windows98系统标准版为例,上市之初该产品在中国的售价为1998元,这相当于普通中国市民的一个月工资。所以,盗版难以避免。

WINDOWS的反盗版措施,在WINDOWS98的时代,的确非常的弱,只需输入一串代码,就能毫无障碍的用,和正版功能一样。在我的印象中,windows需要激活,大概是windows vista时代出现的。当然,这并没有难倒中国人,或者说全世界的黑客们。其实,即便今天,苹果会被越狱、PS、XBOX会被破解、安卓会被ROOT,各种游戏都会有破解补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破解总是存在的,厂家因此蒙受损失,起码,不能把被破解都说成是故意打压对手。

除了技术上的办法,微软不是没想过法律维权行动,可更是四面楚歌。

最著名的就是“亚都事件”。1999年,微软起诉亚都科技公司失利,是微软在中国反盗版标志性挫折之一。当时,微软向法院举报亚都科技公司50台电脑安装了盗版微软操作系统软件,要求给予150万元的赔偿。当时,刚刚是南联盟中国使馆被炸事件之后,美国人宣称是误炸,亚都公司则对外宣布,是“误用”了盗版软件。最后,由于一个法律技术上的原因,微软的诉讼请求被法院驳回。当时有观点认为,“微软应该注意到中国的经济承受能力和国家利益”——同样的词,可以在历史场合中不断出现,虽然,含义截然相反。

也有一些趣事,微软当时的维权,通过市面上的宣传去找。开始做宣传意味着这家公司开始赚钱,至少融到钱了,没钱的公司打了没用,收不到钱。2002年,网游繁荣,盛大网络日进斗金,微软找上门来,要求盛大就侵权赔偿。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很强悍,不服微软关于侵权的认定,到北京来找记者想办法。记者没有想出办法,倒是陈天桥自己想出了办法:说动时任微软中国区总裁唐骏加盟盛大。唐骏加盟前,盛大盗版事件已经大事化小。一年多之后,盛大赴美上市,陈天桥登顶中国首富,唐骏也赚得250万股。

不过这种游击式的打法终究不能改变总体局势。此后,微软把华为、北大方正等多家中国知名企业列入调查名单,但均无功而返。后来,微软把市场重点收缩到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并在这些城市成立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盗版监督机构,但均收效甚微。在这种情况下,微软向普通人维权,显然,在经济上、公关上、道义上都毫无可行性。2004年,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中国的盗版率达90%,2006年这一比例有所下降,但仍然达82%。那么,这种局面下,是否有打压对手、培养用户的考量呢?这种诛心之说,很难否认。不过,客观的说,当年的中国软件产业,特别是操作系统,还不值得微软考虑“打压”两个字。

这是因为,盗版对中国软件业的伤害更大。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市场环境,不会定向爱国。在盗版微软、Adobe的同时,并不会放过国产软件——即便不盗版国产软件,也是的国产软件没有被盗版的必要。

国产软件,即便功能、性能稍差,如果这个市场是收费的,那么国产软件仍可以以低价获得一部分用户,从而获得生存与发展。但是,如果这个市场,最好的产品,都被盗版,价格为零,那么,国产软件,就不会在生存的可能,缺乏资本积累的国产软件业,很难发展壮大。

软件行业有一个特征,那就是研发费用高、投入大,但边际成本却极低。所谓边际成本,就是每多生产一份的成本。开发软件需要很大投入,但复制一份,却只需一张光盘钱。国外软件有外国市场可以取得利润,在中国市场上,即便颗粒无收,由于研发费用已经在欧美市场收回,在大陆市场耗费的不过是几张光盘,不会伤筋动骨。但是,没有国外市场作为战略纵深的中国软件,却不得不依赖中国市场的销售收入,与盗版搏斗,甚至于做出了很多极端的反抗行为。这其中,最著名的是恐怕就是“江民逻辑炸弹”事件。

当时,由于需要定期升级病毒库,这就使得用户对软件商有依赖,这使得杀毒软件销售情况比较好。为了防止盗版,甚至防止经销商盗版,江民公司在软件内放置了逻辑炸弹,一旦发现有破解操作,就会锁死用户电脑硬盘。这个行为本身,构成制造、传播病毒,后来被公安机关处罚。

从这个角度,真正打压了国产软件的,不是微软,而是中国落后的知识产权保护。

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进入21世纪,中国加入WTO后,逐渐改善。2002,微软和发改委签下了62亿元的合作协议,微软承诺向中国国内企业提供出口订单、人才培养、输入资金和管理经验、技术转让、产品本地化和开放源代码。2005年,中国政府推动软件正版化工程,各级政府当年采购了超过15万套的微软产品。此外,2006年4月,微软分别同同方、TCL、方正等国内电脑制造商签署了软件销售协议。2006年,胡锦涛参观美国微软公司总部时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在立法和执法方面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今后也将认真兑现许诺。

再后来,微软引入低价格策略,把win7与office的低端版本的价格大幅度降到300元水平。与此同时,组装机减少,笔记本、平板、一体机厂家都会预装windows,再加上应用商店的出现,安卓与苹果的崛起,微软甚至提供了win10的免费升级。至此,虽然仍然存在一些盗版,但中国操作系统盗版的现象改善很大。

虽然,如今随着商业模式的改变,软件从收费走向了免费,转而用增值服务赚取利润,但即便如此,知识产权保护仍然非常重要。前段时间,不少创业公司抱怨,被大公司抄袭,但是,除了在舆论上哭诉之外,他们没有任何拿得出的法律意义上的证据。他们本该有的。软件的知识产权保护分为两种,一种是著作权,即基于代码的保护;一种是专利权,保护的是算法、流程。简单的说,用c语言写的软件再用JAVA写一遍,就不侵犯著作权,但是,却仍然在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内。

创业者薄弱的知识产权意识,反映的是中国知识产权体系的落后。保护、繁荣中国的软件产业,政府的扶持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目前,中国已经走过了简单模仿、逆向工程的经济发展阶段,创新逐渐成为驱动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这个时候,只有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才能发展国产软件。

刊于腾讯《大家》 | 2018-04-28

  • 平台城市•城市峰会
  • SIFL年会2017
  • 【鸿儒论道】邵宇:贸易战vs金融战—逃逸三重修昔底德陷阱
  • 上海社会认知调查
  • 研究员评论